你懂的小说合集 - 二次人生(婚后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新婚之夜,子聪得以破了处男之身,一连操了怀著姦夫野种的妻子那宽鬆的骚穴三回后,才在这肮葬的新床上搂著臭哄哄的妻子沉沉入睡。极之满足的他一夜无梦,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床上也只剩他一人,子聪闻著自已身上那股恶臭味时,皱了皱眉后,转而起身向卧室裡的卫生间而去。

    卫生间裡淋浴的子聪回想著重生后,他同妻子、姦夫三人间的经历时,他认为这些年来他所经受的这些屈辱事已是一个绿帽夫所能达到的极致了,可是十数天后,他又被大的屈辱感笼罩著,那是在姦夫的别墅,浴室的浴池裡。

    三人中,正熊的家势最差,可前世却是混得最好的一个,这世仍是如此,对数字、股票之类极有天份的他,在子聪码字赚到过百万时,正熊的资产早是他的几倍了。

    新婚夜后,也就是一週前夫妻俩搬入正熊的住所,同时三人禁欲,等待著预产期将至的刘叶就在这生产。

    十数天后,氧气瓶、潜水镜子聪穿好潜水所需的一身装备,跃入只一米来深、能容纳七、八人的浴池后,潜伏在池底的一端一动不动乾等著。片刻后,一男抱著一女走入池中,男人在下,女人在上,池子的另一端,在那两人一上一下迭坐好后,水底的子聪才向著这两人游去。

    高氵朝生产,水底的子聪分开妻子的两腿,用力按住她的两个脚踝,不让生产中的妻子下身乱动后,就在这池底看著姦夫双手不断游走、玩弄、揉捏著妻子的奶子、阴户等等敏感部位,同时也看到妻子胯间那根竖立的大肉棒龟头的一部份不时地会突入进妻子的屁眼裡

    刘叶前世是妇科医生,正熊在她这次怀上孩子后就早早开始学习如何助产,子聪则是一月两回带著妻子去医院检查,确保妻子腹中胎儿的健康。搬入了别墅后,在知道姦夫和妻子有这种在家产子的想法后,他也花了精力、时间,卖力地恶补了这类生产的知识,以策万全。

    水底下按脚、被羞辱、亲眼看著自已妻子产野种的子聪,只听见水面上妻子小声的呼喊声,而水面上在刘叶杀猪般的惨叫下,掩盖著正熊越来越重、提拉产妇的奶头、阴蒂等敏感部位的举动。

    不时中,正熊还会把嘴凑近产妇耳边,大声对她喊道:骚货,用点力,你行的产子的剧痛、敏感位的渐痛,两种疼痛令到刘叶脑裡几乎一片空白时,剧痛下一股异样的快感正逐渐而来。

    水底的子聪在听著妻子小声的呼叫,看到妻子奶头、阴蒂、臀肉渐已被姦夫用手玩得红肿青紫。

    这般许久后,妻子的阴道口扩开的速度加快,之后撑成了一个正圆形状,一个婴儿的头部从中渐显,弹出,片刻后是婴儿的身体直至整个婴儿产生,浮出水面。

    产下野种后,妻子是子聪照顾,孩子交给正熊来管。孩子浮出后,正熊托起刘叶,把她放坐到一旁后,直起身子,抱起婴儿离开护理;子聪则脱下所著的潜水装备,用清水洁净妻子污秽的下体后,抱著妻子回到这裡两人的卧室中,拿出早已备好的药品,为妻子的骚处上药、护理。

    老公,你会不会嫌弃我生下野种的骚穴,它很难看吧别说话,在平躺著的他脸上,缓缓坐下。

    别开灯,熊哥叫我来的。张开嘴,他让我这样,说你会喜欢的妻子说完后片刻就坐到了子聪的脸上,骚穴正对著他的嘴巴,她的骚穴中缓缓流出大量腥臭的液体,让他舔吃。

    他心知肚明妻子骚处流出的是什么液体,可却异常兴奋的努力舔吃著。

    第二天,上午,机场,子聪抱著妻子和姦夫所生的野种,目送著那两人慢慢走远,直至他俩的背影消失,这才返家,过起了老婆和姦夫去渡蜜月,绿帽丈夫独守空房兼带野种的苦逼生活。

    蜜月期间,夫妻俩都没有联繫对方,到期满时妻子如期而回,子聪抱著孩子再接回了她。

    三人一婴出了机场时,正熊向这一家挥了挥手,就坐上了早等著他的专家离去,子聪则抱著孩子、搂著一月未见的妻子,回到了属于他俩的爱巢。

    三个月,两夫妻如胶似漆,晚晚挑灯夜战。又三个月,两人性趣大减,每週只有区区一两回激情。

    再三个月,两人只在翻看这些年姦夫淫妇拍下的片子时才有些激情,两人到了他俩的边上,把他那还软了吧唧的大肉棒插入到夫妻两嘴中间的空位上,然后露出贱笑说道:吻吧

    夫妻俩怔了片刻,还是交吻了起来,子聪感受到了香甜的妻子小嘴,刘叶感受到了丈夫厚实温润的大嘴,两人却不可避免地忽略亲吻的感觉,反而可耻的在舌吻时感受著脸侧卵袋和嘴裡那根火热腥骚的肉棒的滋味,夫妻俩心中有数,他俩的夫妻关系间一直就横著这根性器,从未消失。

    你的绿帽老公愿意做我的绿奴,你这淫贱妻子愿意做我的性奴吗嗯愿意。

    刘叶两世为人,从没亲眼看过男同间的情爱,可她现在眼前呈现的就是这令她兴奋的重口一幕。

    她和丈夫都蹲趴在餐桌上,那个本该插入她身体内的肉棒,现在从丈夫身后直入到他的体内抽插,姦夫的耸动、丈夫表情的狰狞,扭曲、光洁的下体、半软的肉棒、下方装著子孙的丑陋卵袋一甩一甩的景像,让眼见觉得刺激的她脑裡一阵微眩。

    一个大男人在妻子的面前被爆了菊花,还被操至后庭高氵朝,被姦夫操到尿了,这给子聪带来的屈辱感令他不知如何形容。在他尿了后,姦夫又转到妻子身后,把那根刚从他屁眼裡抽出的大肉棒,又一次插入到他的最爱、两世妻子的骚穴裡。

    看著姦夫在耸动、妻子骚浪地呻吟,白花花的臀肉和奶子在他眼前剧烈晃动时,仍蹲在桌上的他,也许是觉得极度兴奋,也许是觉得极度屈辱子聪突然觉得身子不稳,整个人在桌上显得有些摇晃,如喝醉了一般。

    这天后,正熊隔三差五的就会来夫妻俩家,子聪和叶子也很自觉,为了不受影响,一到傍晚他们就会把孩子送去保姆那,让她带,然后晚上做好迎接正熊的到来。

    每晚上正熊来时,有许久能令他兴奋的事:公狗的跪接,并且把他穿了数天的内裤套到头上,爬行著领他进入夫妻的卧室;床上,母狗主动下贱地奉仕,舔他的龟头、含他的肉棒,吞吸他的卵袋。玩起重口时,两夫妻还会让他捆绑、鞭打、滴蜡直至满身伤痕,而后或迭或趴,让他进入夫妻俩的身体内,轮流操著他俩。

    两年间,三人的口味越来越重,几乎每晚都沉沦在变态的欲海当中。为了能好的调教这对贱奴,正熊叫刘叶去上了环,不想她怀孕打断他们的极端性趣。两年后的那天深夜,三人变态的性事后,躺在夫妻中间的正熊向一旁仍处在骚穴高氵朝和后庭高氵朝的两夫妻说道:我的公司要搬了。

    什么时候

    这个月内。

    搬去哪sh。

    那我们王八,你有多久没操过妻子了

    一年多。想操吗不想。为什么

    操多了就腻。

    呵呵那你想保持住这种新鲜感,同时你头上的绿帽常绿不褪色吗想的。

    知道什么是事实婚姻吗知道一些。哦,我想带你老婆去sh。我呢

    在家呆著,带野种。王八,你只能联繫我,除非有事,你俩不能见面或接触。

    那她不回来了

    最少十年,四十岁前我会让她回来,让你留个种的。

    啊不捨得说不上,只是

    那就是捨得了敷衍两家大人的藉口,你们自已想。头一年,母狗是绝对不会回来的。母狗,你觉得呢

    我都听主人你的。

    王八,你呢我也听主人的。

    呵呵

    十数天之后,正熊的公司搬迁之事敲定的那天晚上。老公,操我,这也许是你最后一次

    我会牢牢记住操你穴的感觉。

    射了老婆舒服吗老公。

    太鬆了,不够舒服。

    哦,是不是自已撸管和让主人操你屁眼舒服嗯。

    这根是主人按自已肉棒形状所製的假鸡巴,那个柜子裡都是我和他穿过的骚臭内衣裤、丝袜等等,以后你就自撸、自插吧

    老婆,我有些捨不得你去了。

    别伤感了,绿帽王八,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第二天,刘叶和姦夫走了,子聪过起了有老婆的独居生活。之后的日子裡,他忍著一次都没联繫过妻子,妻子也是如此,一次也没联繫过他。

    他做家务、写小说、带野种,偶而跟几个男性朋友小聚喝茶、喝酒、吹牛之外,大多数夜裡他都是看著老婆和姦夫留下的片子,想像著他俩这时自撸、自插,日子倒也过得波澜不惊,甚是平淡。

    转眼一年,那天下午子聪外出返家,距家口不远时,突然看到了那个离开了一年、异常熟悉之人的背影出现在家门口上。他快步上前,正开门的那人听到他粗重的脚步声后,扭头来看,令急切上前的子聪突然一顿,一脸疑惑张口问道:叶叶子

    怎么才一年没见,你就认不出自已老婆了

    这是我的老婆齐耳短髮,紧身大开领露脐短t,牛仔齐屄小圆裙,黑色诱惑丝袜,快撑爆上衣的鼓囊囊双乳,阔别了许久丰满异常的臀部,笔直的双腿这些都可以理解,可是妻子的容貌仔细一看,很是熟悉的人,子聪还能分辨得出是她,可这模样的变化也太大了吧老公,进去再说。嗯。

    这是我和熊哥的女儿,刚满月,抱回来你带著。你和他又生了嗯,我一去就摘了环。不是你说的吗,我的子宫閒著也是閒著,就多生野种,让你带呗呵呵他怎么肯放你回来了一年了,两家大人该怀疑了,还有女人这事也该圆圆谎。

    哦,话说老婆,你怎么变漂亮了这么多,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去h国微整了些,比原来漂亮多了吧都漂亮。贫嘴。

    回来能呆多久半个月。

    哦

    老婆回来后,夫妻俩又回到了恋爱那时,除了牵手、亲嘴,两人没有进一步的亲密举动。

    刘叶直接说出她现在是正熊的事实老婆,要为他守住贞操,所以能和子聪这名义丈夫做的,只有这些。

    他俩也忙呀带著儿子和女儿去了趟刘叶的娘家,又回了子聪父母那,都呆了几天后返回,夫妻俩又在这城市裡请了他俩相熟的亲朋好友海吃了几晚,目的让许久未露面、怕惹人怀疑的妻子露了脸后,留给他们夫妻俩独处的时间只剩下了区区两夜一日。

    后天就回去了

    嗯这次你跟我一起去。

    啊我能去

    是的,这十来天,我们这对名义夫妻该圆的谎、该做的事都差不多做了,之后就是我和他的那件大事了,这事你必须参与,所以这回你得跟著去。

    老婆,你说了半天,究竟是什么大事

    别急,你先看看这个。

    杨柳你的

    嗯,他託人办的,我在那叫这名字,整容也就为这。

    啊还有户口本。

    齐全著呢这名字的我是个孤儿,他这么做就为著

    这是

    我和他的喜帖,他让你必须参加,亲眼看著我嫁给他,见证我俩成为真正的事实夫妻。

    啊

    惊讶吧还有让你惊讶的,来时的那晚他还说,要我们这辈子就这么过下去,让你这个王八亲眼看著我们成亲,并且要真心为我俩祝福。婚后他理所当然操你的妻子,搞大我的肚子,生出的野种都挂你名下,让你来带。

    咯咯王八,想撸就撸吧

    老婆,我三日后,熊哥和妻子的婚礼现场。熊哥请来的亲朋好友,和孤儿身份妻子在这座城市裡交往的新朋友,全都认定台上那对才是夫妻,而子聪只是熊哥的好友兼伴郎,也是他们这对夫妻能成,起了至关紧要作用红娘的角色。

    是啊我真是个红娘,亲手把妻子送给了他人为妻,还在他们结婚时上台说出衷心的祝福他们这种下贱的滋味、这样屈辱的感觉,让子聪这场婚宴中一直处于种异样的兴奋当中。

    小聪,你回吧嗯。慢著,再叫我们一回。

    哥,嫂子。

    哈哈,老婆,我们该回去洞房了。嗯。

    婚宴散去,留到最后的是子聪,他一直陪著新婚的两人来到他俩的住处门口时,在正熊的授意下喊出这可耻的称呼两人的言语后,才傻傻的一人慢慢走去所住的酒店,第二天返回了他的所在城市。

    之后子聪的妻子每年只回来三、四次,每次呆个十数天,走个过场,夫妻俩别说是性交,他就连妻子的身子都再无看过。十年间,他所住的地方换了三次,越换越大,这都亏了熊哥种马的外号,按三年抱俩的进度搞大他妻子的肚子,现在子聪带著的野种已有八个,这都已超过了互撸娃的数量了,看情形有向一支足球队挺进的趋势。

    孩子到了九个,子聪已38岁时,刘叶回来了,这次她终于不走了。有想我吗想。天天想天天想。想操我吗不想。

    为什么

    不想让你受累,那时的我都很难满足你了,这十多年,我那个撸得有点所以看看嗯,是小了不少,也不够硬了。

    呵呵。那还想要个孩子吗还是算了吧九个,我都带怕了,不想要了。

    那你找老婆来干嘛既不操又不生孩子。

    找来给姦夫用呀贱老公,真是被他猜到了。

    熊哥他猜到什么猜到你我回来后,你既不想操我,也不想让我怀上你的种了。

    啊

    惊讶个屁你那点贱心思,哪能瞒得过熊哥。

    把这拿去照著读,我拍著,然后本人木子聪,已同刘叶成婚16年,在这期间只与妻子有过67次性交,之后是13年未与妻子有过亲密性事。

    而在此期间,妻子刘叶同姦夫黄正熊性交次数为13743次,两人并育有九名子女,成为事实夫妻。

    有鉴于此,木子聪必须承认他与妻子刘叶的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只成名义,并把妻子刘叶的身体包括口、手、乳房、阴道、肛门等的性交权转交给姦夫黄正熊使用,终身不得染指,同时作出承诺,终于不与妻子离婚,衷心祝福妻子刘叶与姦夫性婚美满,多生野种。

    唸完了现在我问你答。

    老婆你问吧

    我俩是否名义上的夫妻

    是的。

    你是否愿意把我的身体转交给姦夫

    愿意。

    你是否同意终身不与我性交,不让我怀上你的孩子

    同意。

    你是否终身不与我离婚,并且衷心祝福我和姦夫性婚美满,多生野种

    是的。

    那好,这张你拿著,接著读。

    为了保证名义丈夫木子聪终身不出任何意外,或是突然反悔,特让妻子刘叶在其夫同意下,为其注射两针药剂,一为绝育,二为散根,以确万全。

    读完了。你愿意让我为你注射这两针吗

    这两支针裡的药剂是

    顾名思义,绝育注入,你没了生育能力;散根注入,作用是不能操穴,你会变得早洩,还有变成流精。

    我我愿意。

    那老公,我来了。

    第一针是注入卵袋裡啊别叫那么大声第二针注入龟头裡喔喔好了,老公你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没种男人的

    跟著刘叶又问道:老公,老婆的奶子好看吗

    好看,老婆被玩烂的布袋奶,真是

    奶头呢那叫一个骚,比我软了的鸡巴还长。

    呸太夸张了。

    穴呢

    哇你的阴唇都快垂到你这骚洞,比那时生野种

    再看看我的屁眼。

    开著,真像朵花。

    想玩点刺激的吗

    什么

    先让我把你剃成光头吧

    光头

    嗯。

    好了,一个和尚新鲜出炉了,接下来,擦乾净你的光头,再抹上润滑油。不错,来吧,进入你妻子的体内吧

    啊呜老婆,我刚才真挤进去不少。

    那还有假,老婆这都能生出九个孩子,你一个光头还能吞不进去嗯舔乾净了,特别是子宫口,这一月我可是都没洗过,那味道想必你会喜欢的。

    呜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