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 - 第六卷、古族女神萧薰儿 第四章、天墓胁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在无尽的黑暗中,萧薰儿浮浮沉沉,最终缓缓降落,她下意识的用手找寻着身边的鸡巴,真开眼,却在自己的床上扑了个空。

    萧薰儿在床榻上扭动着,随时醒了,但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呼……天呐,这梦太真实了吧,我竟然……”萧薰儿吐出一口浊气,发现自己全身是汗,大腿间一片滑腻。

    “怎幺会梦到那样的事情!”

    呆滞了几秒,想到那个长达七天的梦境,萧薰儿头皮发麻。整整七天,自己几乎一刻不停的和各种男人做爱,最后居然沉迷在欲望里,爱上杨皓,还给翎泉当了性奴,各种配合讨好,想想就恶心。

    “就算是噩梦,也太可怕了。”萧薰儿想到自己的言行,心里仿佛被巨石压着一般难受,自己骚浪的样子,简直是不堪入目,下贱至极。

    难过了好一阵,对于梦里的绝望感,以及自甘堕落后的兴奋感,萧薰儿还是觉得记忆犹新,揪心不已。不过还好,梦中的细节伴随着清醒就慢慢淡去了,就算仔细去回忆,也记不起来。

    萧薰儿叹了一声气,心情非常低落,可来不及惆怅,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

    “薰儿,为父来接你了。”

    古元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惊得赤身裸体的萧薰儿炸开似的弹了起来,迅速披上一件锦绸长裙,收起凌乱的床单,拢了拢散乱的秀发,红着脸走到了门口,真好撞见准备推门的古元。

    “父亲。”

    “薰儿受苦了吧,咦,你的脸怎幺这幺红。”

    “哦,薰儿高兴嘛,走吧父亲,带我离开这个地方。”萧薰儿强颜欢笑,挽住了古元的手臂。

    父女二人离开这里,出现在大阵之外。外面已经恭候了很多人,萧薰儿在其中也看到了翎泉。翎泉的目光像是已经把自己看透一般,在他的视线下,萧薰儿感觉自己没穿衣服似的,真空的衣袍里嫩穴开始瘙痒,似乎在渴求那人赐予的快乐。

    “怎幺受到噩梦的影响了,我想多了吧……”萧薰儿快步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最近大陆上流传着萧炎的光荣事迹,这也是萧薰儿出关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一想到自己的萧炎哥哥已经成长为这样的强者,萧薰儿心里就美滋滋的。

    “萧炎哥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萧薰儿托着香腮,满意的说着。

    自从做了那个疯狂的而又沉长的梦,萧薰儿一直苦修精神力,她想抹除梦里的细节。她不敢见到翎泉和杨皓,因为一见到他们,自己居然就会不自觉的开始火热,出关这幺久以来,她一直调息,就是为了平复这种情绪。

    萧薰儿也扪心自问过,难道自己的内心深处真的是淫荡的吗,不然为什幺会做那样的梦,那梦中的滋味为什幺又那样清晰,梦中沉沦的自己简直是太可怕了。

    不过最后萧薰儿还是恢复了清雅出尘的气质,出关后,调息精神力之后再也没有做类似的梦了,而且梦毕竟只是个梦而已,能持续影响一个人多久?

    近期,传说中的天墓即将开启,萧炎也是接到了古族的邀请,这幺多年来一路披荆斩棘,终是进入了古界。

    刚进入古界,就听到前方的轻柔声音呼唤:“萧炎哥哥。”

    萧炎满脸惊喜的抬起头,站着几个人影,那当先一人,身着淡雅青衣,娇颜如花,清丽绝美的脸颊上挂着轻柔笑容,三千青丝被一条淡绿色的发带随意束着,如同瀑布一般的垂落而下,蔓过纤细柳腰,轻风拂来,青丝飘动,那般风采,仿若落下凡尘的谪仙。

    萧炎上前,不顾众人的眼光,将萧薰儿重重的搂住,薰儿绝美的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柔和弧度,轻轻的将脸颊靠在萧炎的肩膀上,略有些贪婪的吸收着那阔别许久的熟悉味道。

    自从上一次的分别到现在,足足三年时间,因为她身怀古族神品血脉,在未曾达到斗圣之前,根本不能随意的离开古族,为了能够最大安全的保存血脉的延续,她只能忍耐着内心那种苦思的折磨,拼尽全力的努力修炼,所为的,也仅仅只是能够达到那种境界,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自由。

    “萧炎哥哥,我好想你。”

    “薰儿,我也是。”

    两人的亲密自然是被众人看在眼里,人群中翎泉残酷的笑着,眼中嫉妒与不屑的光芒暴涌。

    萧薰儿微微一笑,柔软的纤细腰肢轻扭,脸颊带着一丝绯红的轻靠着萧炎的肩膀,美眸微闭,呼吸着那种令得她心安的温暖气息。

    望着怀中玉般的人儿,萧炎心头也是泛起一股温馨,手臂轻轻的环住那柔若无骨的纤腰,也是将头埋于前者柔顺的青丝之中,嗅着那淡淡的清香,仿佛这些日子的疲惫,都是悄然消逝了一般。

    二人缠绵了一会,萧薰儿带着萧炎来到特意为他安排的住处落脚,在等待天墓开启的日子里,萧薰儿带着萧炎游遍了古界,那进入天墓的日子,也是终于到来。

    “天墓开启的地点,在古圣山脉的深处,那里一般算是古族禁地,寻常时候不允许人进入,只有着在天墓开启时,方才会开放。”

    “天墓之中,也是拥有着危险,那里埋葬了无数远古强者,虽然他们的灵魂早已消逝,但由于天墓之地的神奇,因此他们生前的能量,则是化为了他们以前的模样,这些能量体,都是拥有着极强的攻击力,而且他们还懂得生前的斗技,颇难对付”说起天墓之中,薰儿的脸颊也是略微有些凝重,道:“所以,若是遇见太过强大的能量体,尽量还是避开,据说,一些生前实力超强的强者,即便是他们的能量体,都是拥有着一些属于它们的智慧,甚至,它们已经能够算做一种奇异的生物!”

    薰儿的话语刚刚落下,那虚无的空间,猛的爆发出一道惊天巨响,旋即,一道足有千丈庞大的空间裂缝,直接从天空上蔓延而开,而在那空间裂缝的中央之处,一团银色光芒,逐渐的浮现,最后化为一扇百丈庞大的空间之门,而那种莽莽,古老的气息,则正是从这之中散发而出。

    在众人的注视中,萧炎和萧薰儿携手踏入天墓。进入的天墓的一个月后,萧炎陷入突破,这时,魂族来了。

    两道全身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影踏着虚空,然后缓缓的落在距离萧薰儿不远处的地方,那领头一人微微抬头,露出一截苍白的年轻脸庞,赫然便是那魂族的魂崖!

    “魂崖,你可真是好大的胆!”

    薰儿目光冰冷的盯着魂崖,缓缓的道。

    “呵呵,这有什幺有胆没胆的?你的身份对于我来说,没半点的威慑力,其实,我倒是挺想知道,若是你这位拥有着神品血脉的族人出现了什幺意外的话,古族会暴动成什幺样?”魂崖笑道,声音充斥着阴冷。

    “就凭你?”薰儿眸中,金色火焰缓缓跳动,声音平淡的道。

    “我知道对付你有些难度,所以我这次另有方法。”魂崖笑笑,手指却是陡然指向正在闭目突破之中的萧炎,阴声笑道:“你十分重视这个人吧,我看看你能有多喜欢她,抓住了他能让你为他做些什幺呢?”

    萧薰儿冷笑:“你来试试!”

    “如你所愿。”魂崖微微一笑,苍白的脸庞上划起一抹森冷弧度:“魂厉,一起动手!”

    “嗯。”

    闻言,那魂崖身旁的黑袍人也是缓缓点了点头,手掌扯开头顶上的斗篷,露出一张布满着伤痕的脸庞,在那众多伤痕下,一对漠然无情的目光,盯着不远处的薰儿,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后者那倾城容貌而有丝毫的波动。

    薰儿缓缓的自巨石上站起,金色火焰,一瞬间便是将其双眸所缭绕。

    “嘭!”

    在薰儿双眸被金色火焰所缭绕的那一霎,那名为魂厉的男子,脚掌猛的一踏地面,其身形直接是快若闪电般的出现在薰儿面前,弥漫着森冷寒气的拳头,直接是毫无花俏的对着薰儿修长的玉颈轰了过去。

    面对着魂厉这般攻势,薰儿眼神一冷,玉手快若闪电般的自洞穿虚空,在其拳头刚刚轰出之际,便是重重的拍了过去。

    “轰!”

    拳掌相碰,可怕的劲风,直接是令得两人脚下的巨石嘭的一声爆裂开来,而魂厉的身形,也是蹬蹬的连退了两步,但虽说略占下风,但这魂厉不仅不怒,脸庞上反而划起一抹病态般的笑容,身形一闪,再度状若疯狂般的扑了上去,恐怖劲风,连这片空间都是被震得急速扭曲了起来。

    可就在萧薰儿与魂厉缠斗的一瞬间,魂崖动了,他运转全身的斗气,瞬息而至萧炎身边,一把扣住萧炎的脖子,手中一把药粉拍向不能分心的萧炎,多半是使用了“封尊散”。

    “魂崖,你敢伤他,这天墓,便是你葬身之处!”萧薰儿转身,心中慌乱,杀意暴涌。

    “你这女人,好强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就在萧薰儿分心的时候,魂厉掠到了萧薰儿身后,一把环住了她的双臂。

    萧薰儿也不挣扎,眸中金色火焰暴涌,体表泛起强横的斗气波动,带着丝丝金火,瞬息间烧得魂厉凄惨的大叫,想挣脱都挣脱不开。

    “住手,除非你想他死。”魂崖提起萧炎,手上力道加重,斗气被封印的萧炎无力抵抗,口中渗出丝丝血迹。

    “萧炎哥哥!”萧薰儿心中一疼,连忙降低了些火焰的温度,因为她知道,若是魂厉死了,魂崖一定会杀了萧炎。

    可她并没有一下子放走魂厉,而是故作镇定,冷声道:“你放了萧炎哥哥,我就放了魂厉,若是你再有迟疑,那这魂厉必将烧成灰烬,然后我会追杀你,你绝不可能活着离开天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你现在有多啊担心他,我可是都猜得到,你不乖乖就范的话。”魂崖话说到一半,突然一掌排在萧炎胸口。

    “哇!”萧炎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四肢垂落,被魂崖提在了手里。

    “你!”萧薰儿美眸止不住的泛起泪花。

    “放开魂厉!”魂崖又是一声厉喝,作势要拍死萧炎。

    “住手!”萧薰儿声音有些颤抖,“别伤害萧炎哥哥,我放了他。”

    金色火焰停止,魂厉已经被烧得衣衫全无,若不是几乎拼尽了斗气来阻挡,怕是肉体都要被焚烧得破破烂烂。

    “小贱人。”魂厉一脱困就立马紧紧抱住了萧薰儿,见萧薰儿本能的又要运起金色火焰,连忙在其耳边说道:“你再动,萧炎就一定会死哦。”

    听到这句话,萧薰儿一愣,随即冷冷的看向魂崖。

    “放了萧炎哥哥。”

    “嘿嘿,现在是我说了算,萧炎死不死,就得看你的表现了哦,你要是敢挣脱魂厉,我就立马毙了萧炎。”魂崖阴笑着说道。

    魂厉则是将萧薰儿紧紧抱住,赤裸的男性躯体贴合着妙曼的曲线:“古薰,我们魂族可没有你这幺美的公主呢,你都把我衣服脱光了,是不是也该我表个态了呢。”

    魂厉边说,边吐出一口药粉,喷在了萧薰儿的脸颊,萧薰儿一个不注意就吸入了体内。

    一瞬间,萧薰儿觉得自己体内的斗气全部无影无踪,“混蛋,你做了什幺!”

    “古薰你太厉害了,我不封住你的斗气,怕是仅仅用那个小子威胁你是不够的啊。”魂厉冷冷的说道。

    “卑鄙!”萧薰儿不屑的冷哼。

    “那无所谓,我们现在擒住了你,你们两个都死定了,不过你嘛,我们得先尝尝古族神品血脉明珠的滋味,不知道这小子是否已经尝过?”魂崖一把将萧炎丢在地上,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背上。

    “你敢!”萧薰儿怒急,疯狂的挣扎起来。

    魂崖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笑呵呵的说:“你刚才放弃抵抗,换到的仅仅是他暂时不用死,哈哈哈哈,代价就是你们过一会儿会一起死,而且你会被奸杀。”

    魂崖说话期间,魂厉伸出舌头舔了舔萧薰儿的耳垂,涨大的鸡巴在其臀部磨蹭,一只手也肆无忌惮的握住她的酥胸。这般无礼轻薄,简直是将萧薰儿当成了掌中逃不掉的玩物。

    魂崖看着空中赤身裸体的魂厉挺着粗壮的鸡巴把玩萧薰儿,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一脚踢开半死的萧炎,飞向空中旖旎的二人。

    “萧炎哥哥!”萧薰儿一边挣扎一边惨叫。

    “还没死呢,不过要是我不开心了,随时杀了他。”魂崖飞到萧薰儿面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舔了舔嘴,说道:“真是个大美人,要是你能乖乖做我的玩物,我真舍不得杀你,你说你一个女人能有多强呢,一直都是看起来强而已,遇到更强的对手还不是只有乖乖失身,一会儿让你欲仙欲死。”

    “不!”萧薰儿已经慌乱起来,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他们,萧炎半死,自己斗气被封,家族无法支援,已然是绝境,更可怕的是,擒住自己的人,竟然要玷污自己,一直以来都强势而自信面对一切困境的萧薰儿终于是怕了。

    “以前垂涎你的人,是不是都死了?”魂崖问道,他的嘴唇慢慢靠近萧薰儿的嘴唇。

    感受到魂崖嘴里喷出的热气,萧薰儿厌恶的回击道:“对我无礼人,都唔……”

    就在萧薰儿张开嘴的说话的时机,魂崖一口吻住了她的檀口,舌头闯进充满芳香的嘴里。

    “唔!呜呜……”萧薰儿挣扎,却控制不了魂崖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游走,舔舐着自己的口腔。

    魂崖扳过萧薰儿的脑袋,激烈的索吻,另一只手迅速地撩起她的裙摆,插进修长的两腿之间,大拇指按在那私密的地方。

    萧薰儿如遭雷击,她记忆中从没真正被男人碰过的地方竟然被可恶的魂族之人触摸。

    同时,魂厉扯下萧薰儿的渎裤,使之下体完全暴露,一时间,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着它的大手展示着丰盈和弹力。

    萧薰儿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象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象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突然,一根炽热的鸡巴刺进自己的臀瓣,拂过菊花,抵住阴唇,来回磨蹭在自己胯间,似挑逗,又是挑衅。萧薰儿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难道自己的处子之身就要送给身后的人渣?

    恶心的鸡巴来回触碰着自己神圣的下体,萧薰儿不由产生一股厌恶之感,可以斗气被封,她除了像个小女人一般扭动,激发他们的兽欲,还能做什幺呢?

    就在萧薰儿大脑恍惚之时,魂崖放开了她,捏住她的一只手伸到自己裤裆,用薰儿柔软的小手将自己坚硬的鸡巴掏了出来。

    “对,就是这样,把它拿出来,这就是一会要让你欲仙欲死的东西。”

    几秒之后,萧薰儿才反应过来,惊得一下甩开了手中的鸡巴,素手推着魂崖健壮的身体。

    “该死,催情散吸收了这幺久了,这妮子下面怎幺还是干干的,和那些女人的贱屄不一样啊。”魂厉探索着萧薰儿的颈脖,说道。

    魂崖眼中涌起一抹兴奋,“那是自然,神品血脉的女子,斗圣之前都不能破身吧,估计她还是处子,我们可占了大便宜了,可以通过交合转移她的血脉之力,让我施展一门淫宗的小技巧吧,估计这功法能让她彻底失去防御。”

    话毕,魂崖用额头抵住萧薰儿的粉额,他脑后符文浮现,精神力交织成一把刀。

    “矜持破灭刀!”

    瞬间一股精神力击穿了萧薰儿薄弱的防御,将她变得浑浑噩噩。恍惚间,萧薰儿感到自己还在和魂厉战斗。

    “去死吧,休想动我的萧炎哥哥!”萧薰儿一手金光,化作一杆金色战矛,向前推送而去。

    而在魂厉魂崖面前,却是看到被放开的萧薰儿主动握住了魂厉的鸡巴套弄起来。

    “哇,这要是被古族的人看见,谁都得发疯吧。”魂崖坏笑道。

    魂厉屈身,想去爱抚萧薰儿的阴部,却只见萧薰儿放开鸡巴,反腿一踢,钩在了魂厉的脖子上。魂厉当然也不客气,张口便是含住了眼前的美穴。

    “唔!”

    萧薰儿只感觉小腹被魂崖击中,一阵气血翻涌,她不甘示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