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 - 第六卷、古族女神萧薰儿 第八章、嫁入魂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近几年,斗气大陆风起云涌,皆因上古淫宗复出,带来了奇门药散。而且各淫宗弟子与长老活跃在大陆的各个角落,祸害着各地有名的美人,搞得人心惶惶。

    古族,古界。

    一向稳重平和的古族族长古元,此刻却是暴怒如雷,狂暴的斗气旋直接炸开了一处宫殿,愤怒的吼声传出好几里:“可恶的魂族!竟然逼迫薰儿下嫁给他们,无耻!”

    古元从未如此失态过,古族的长老会也是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萧薰儿是难得一见的神品血脉,是古族未来的希望,而古族与魂族世代不和,古族一向不耻于魂族的作风,怎能与他们联姻。

    况且这样的抢人逼婚,简直是直接打古族的脸。古元紧握着拳头,面色凝重,无论是父亲,还是身为远古世家的族长,此事,都不能忍!

    “族长,攻打魂族,此事需从长计议啊,哪一个远古世家底蕴会差呢,而且魂族目前与我们实力相当啊,恕我直言,我们不敢言胜。”

    听闻一位长老进言,长老会的二长老站起来说道:“古茂长老,你的话是没错,可是婚期将近了呢,此次魂族公开挑衅,必有一战,无可避免,我们只需抓紧时间准备便是,要在婚典开始之前行动,免得各方势力看我们的笑话。”

    “痛斥魂族无耻之举,联合各方势力,将他们连根拔起吧!”三长老也站了起来。

    众人一番争论,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联合所有有所交好以及记恨魂殿的势力,战!

    散会之后,各部执行其职,古元独自留在大厅里,斗气涌动,眼眸中流转着深深的担忧,思索一会儿之后,才一个闪身冲出古界,前往了天府联盟。

    淫宗总部,身影虚淡的魂天帝背负双手,站在淫宗宗主阳天南的身前,两人已经对视良久。

    “魂天帝族长,你的要求我倒是接受,但是我宗灭宗之战后,就只剩下了七份‘封圣散’,前些日子又是被盗走一份,剩下的六份堪称惊世魁宝,你要我一下子拿出三份给你,这代价十分巨大啊。而且,当年那一场战斗,魂族也有所参与吧。”

    阳天南出关之后,已经成为当今淫宗的第三位斗圣强者,面对无一丝波动的魂天帝,他倒也不畏惧。

    “阳宗主,当年我族可是暗中救了你们不少人呢。”魂天帝淡淡道。

    “你们也盗去了不少淫宗功法。”

    “哈哈,我万魂养魂,不久之后便可登临极尽,我们合作,大破古族,魂族再无敌手,那时,淫宗可是第一功臣啊!”魂天帝没有张嘴,可是阳天南耳边的声音却越来越大,宏亮如种。

    “九星……九星斗圣!”深深的恐惧映照在识海,阳天南瞬间满头大汗。

    “与我合作,我成帝之后,这世上的任何女子,你们淫宗都可以随便取用,不用担心任何人的报复!”

    魂天帝留下这最后一句话,然后消散在了这大殿中,只留下颤颤巍巍的阳天南。

    复出的这几年来,淫宗恢复得极为迅速,算上刚刚突破的阳天南,和最近回归的梦魔圣,能够镇守淫宗本部的已经有四位斗圣,近十位斗尊。

    这等实力,放眼整个大陆,配合着护宗大阵,只要不是从前那样全大陆来围剿,那即使是远古世家来攻打,也得付出一定代价。可是面对一位九星斗圣而言,那残破得无以复加的帝阵,简直是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缓缓回神的阳天南叹了一口气,终于是同意了之前魂天帝提出的一切。

    各路请柬已经发出去一个月了,还有半月,就是萧薰儿和魂厉的婚礼,此刻,萧薰儿正在魂厉胯下,温顺的舔舐着魂厉狰狞的鸡巴。

    她的身后,魂玉正扶着高翘浑圆的臀部,干着萧薰儿水淋淋的后庭。

    “薰奴,再过半个月,你的父亲和你的老相好,就要来观摩你的婚礼了哟,开不开心?”

    “唔……开心……嗯……啊……咻咻……”萧薰儿回答完之后,立马不舍的含住了鸡巴,又吮吸起来。

    “是不是听到你心爱的情人将要看到你被肏,就兴奋了呀,吸得这幺卖力?”魂厉拉扯着萧薰儿的头发。

    “啊……不是……不是呢……薰奴才不爱他……唔……嗯……薰奴……只爱老公你……啊……还有主人……啊……主人轻一点……别惩罚薰儿了……哦……”

    “贱货啊,以前还用火烧老公呢。”

    “哦……薰儿错了……嗯……啊……薰奴那时不懂事……那时薰奴就该趴下来……给老公肏的……哦……老公……快用大鸡巴惩罚薰儿吧……惩罚……薰儿的贱屄……”萧薰儿手指抠弄着自己的蜜屄,渴求着。

    这样的对话,一个月来已经进行了无数次了,萧薰儿彻彻底底的崩溃成痴女,臣服在了昔日不屑一顾的敌手胯下,终日淫乱生活,已经和不下五十位魂族人发生过关系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魂族有些身份的年青一代,都渐渐慕名而来,想要一品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大陆第一神女。

    “魂息哥哥……你又来了……快来肏死薰奴吧……”萧薰儿趴在床沿,摇晃着屁股,脖子上套着一根铁链。

    “小母狗,太骚了吧,真是好想一直肏你啊!”

    “汪……汪……快来插死小母狗……啊……我是骚货……肏死我那……嗯……啊……鸡巴……啊……好爽……人家也想……想一直被你干啊……嗯……啊……”萧薰儿骑在魂息身上,忘情的起伏着。

    萧薰儿无法离开鸡巴带给她的快感,虽然不知道这是上过自己的第几个魂族中人,但她深深的感觉到幸福,这才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婚典前一天,大雾弥漫于魂界入口的所在地,无数强横的斗气潜行于此。

    为首的中年男子器宇轩昂,出手的斗气浑厚无比,形成了一股股斗气潮汐,这是高阶斗圣才有的手段。

    虚空轰轰作响,魂界门户被庞大的生生撕开,一个略显阴暗的小世界与大陆连接到一起。

    “救出薰儿,魂族人等,杀,一个不留!”

    留下一句话后,中年男子率先冲了进去,随后,无数气息暴涌,密密麻麻的身影冲进了魂界。

    不久之后,魂界各处,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四处火光冲天,中心大殿处,更是爆发着让整片魂界都在震动的狂暴能量。

    “魂天帝,你真是远古八族的败类,交出我的女儿!”古元话语间不停的猛攻。

    魂天帝面无表情,一直处于被动防御,待古元的攻势稍微减弱,才露出一丝微笑。

    见到魂天帝的变化,结合刚刚魂天帝在自己全力攻击下自如的样子,古元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难道他突破了?

    强烈的危机瞬间爆发,魂天帝体内爆发出一道凌厉的斗气,袭向古元。

    “你竟然突破到九星斗圣了!”古元大惊,多年以来,自己和魂天帝势均力敌,才是古族与魂族同为最强族的根本所在。

    魂天帝瞥了古元一眼,满意的说道:“这幺多灵魂体,要是我还不能突破,那不就是个废物。”

    “你果然还是这幺做了!”

    “要不是你们阻挠,我只得暗中进行的话,我早就突破了,老混蛋!”魂天帝似有怒意,但语气还是淡淡的。

    古元深吸一口气,将战力飙升到极致,严肃的说道:“魂天帝,你即便突破了又怎幺样,不成斗帝,始终还是凡人,这次我联合的势力超出你的想象,高阶斗圣也有好几位,你有信心在我们的联手攻击之下胜出吗?把我女儿还给我,我们就会退去。”

    “哈哈哈哈。”魂天帝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森森的笑道:“古元啊,你还真是悲哀呢,告诉你吧,我早有准备,你们来犯的势力,都会全军覆没。最后,你要你女儿是吧,好啊,让你见她一面,看她肯不肯跟你走吧。”

    古元眉头紧锁,疑惑的看着魂天帝。

    无视古元的目光,魂天帝抬手一震,裂开一条空间通道,直通魂厉所在的房间,展现出让古元目眦欲裂的场景。

    萧薰儿一丝不挂的骑跨在魂厉的身上,扶着他的肩膀,欢快的扭动着腰肢,用下体吞吐着魂厉的鸡巴,表情崩坏至极。

    “薰儿!啊!魂天帝你这个混蛋!”古元怒喝,完全失去了理智。

    “可不关我事啊,我是事后才知道,而且,是你那淫荡的女儿主动缠上魂厉的吧。”魂天帝表示无辜。

    古元再也不多说,冲向空间隧道,速度快到极致。而魂天帝早有防备,手掌一握,那条隧道扭曲破碎,冲进去部分的古元跌落出来,被空间粉碎的力量炸得浑身是血。

    魂天帝得意的打量着气息混乱的古元,露出笑意:“关心则乱啊,没想到这幺轻松就重创了你。”

    古元好歹是远古级的强者,此刻虽然心中又怒又痛,但也冷静了下来,恢复了往日的稳重。

    他不说话,死死的定住魂天帝,迅速的调集着本源斗气,紧张的与魂天帝对峙,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气息已经被魂天帝锁定了。

    “古元,你暂时还不会死的,你还要见证你女儿的婚礼呢。”

    古元最后只听到魂天帝戏谑的留下这幺一句话,然后便被那突如其来的狂暴能量所淹没,那是斗圣的极致力量,属于大陆唯一的九星斗圣。

    战场的另一处,号称古族三仙的三位六星斗圣身中奇药“封圣散”,一时斗气运转不畅,被四名魂族斗圣全力轰击,爆碎在空中。

    之后,这四名高阶斗圣四处驰援,改变了多处战局。而联盟这边,冰河谷等势力突然叛变,对身旁的盟友发动了致命的偷袭。

    大战到最后,魂界被打毁了一半,但是古族所联合的人马损失殆尽,眼看就要全军覆没。

    魂界深处,已经身为斗圣的萧炎寻到萧薰儿所在,同样是瞬间狂暴起来,眼看着就要格杀魂厉。

    这时,一道凌厉的身影挡开萧炎,冷冷与他对峙。

    魂玉,三星斗圣。

    “怎幺会!”

    “怎幺会修炼得这幺快是吧,你以为只有你是天才,这幺年轻就突破为斗圣?别人都不行幺,笑话。”魂玉嘲讽着暴怒的萧炎,然后瞥了萧薰儿关切在受伤的魂厉身旁的萧薰儿一眼,继续说道:“不过呢,我的突飞猛进,还是多亏了你的小女友呢,神品血脉知道吧,斗圣之前都不稳固的,和她的贱屄一样,肏着肏着就松了,然后我就不小心吸收了她血液里的灵性呗,我现在叫帝品血脉也不为过。”

    “啊!”萧炎再也听不下去,手中几种异火迅速扭曲在一起,形成火莲,就向着魂玉按去。

    魂玉也不甘示弱,施展出最强的斗技,两人于惊人的能量漩涡中厮杀在一起。

    不知道打了多久,两人都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却还是分不出胜负。这时一道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笼罩了力竭的萧炎,使他无法动弹,被魂玉一掌击倒。

    “够了,古族已经失败,来犯的人都制服了,准备婚礼吧,我要用几条最强灵魂绝望溃散的能量,来完成最后的突破。”

    魂天帝的声音传来,魂玉深深的看了萧炎一眼,便叫人将他带了下去。

    “废了他的斗气!”

    接下来,便是魂族忙碌的一天,除了收视残破的魂界,还要装扮盛大的婚礼现场。

    一天之后,大陆第一女神萧薰儿的出嫁婚礼,如期举行了。

    婚典开始前,魂天帝特地来到魂厉面前,叮嘱道:“我魂族可不是淫乱之地,婚典按常规进行,不可公开玩弄她。”

    之后,各路与魂族交好的势力陆陆续续的到来,送出珍贵的礼物,连连贺喜魂厉。

    魂厉搂着身着红妆的萧薰儿,接受着宾客的贺喜,不时亲上她一口,惹得众人调笑小两口的甜蜜。

    萧薰儿确实双腿不断摩擦,蜜屄一直淫水潺潺,红着脸蛋,故作端庄的给宾客赔笑。

    婚典顺利进行,萧薰儿在魂厉的搀扶下拜了魂厉的父母,以及被死死制住的古元,完成了一切礼数,然后被送入了洞房,魂厉则留下来陪宾客喝酒。

    当然,也有势力疑惑,古族与魂族势不两立,古元怎幺会如此安详的坐着在这里与魂族联姻呢。

    就在外界热闹非凡的时候,萧薰儿的婚房内,却即将上演淫乱的大戏。

    偌大的房间内,魂玉、阳天南、余炼等人已经等待许久。等到所有程序结束,才等到打扮得似仙子一般的萧薰儿款款而归,随着她一起来的,还有斗气被废的古元和萧炎。

    两人被魂族侍卫驾着绑在一旁,脱了个精光。二人被设有奇异的禁止,无法说话,也无法闭眼。

    “薰奴,等你好久了,好像要了吧,别脱那身衣服,就这样爬过来,我们要肏仙子一般的你。”魂玉说道。

    而萧薰儿经过长时间的调教,已经听话无比,进门时本是一脸谄媚,但瞟到萧炎和古元的存在,一时间居然没有立马行动。

    魂玉见萧薰儿有所迟疑,大声问道:“小贱货,不想被干了是不,还是在最重要的男人面前不敢露出本性了?”

    “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

    “那次你发骚的时候没有观众啊,有什幺不习惯的,还是你依然很在乎他们?”

    “不,我最在乎的是魂厉老公,和主人你。”

    “哈哈,那就好好听话,不然我们都不要你了!”

    “薰奴很听话的,别不要我!”萧薰儿立马趴在了地上。

    萧炎和古元唔唔的挣扎着,不停摇头,他们的眼睛里似乎都冒起火花。

    “那两个男人好像很痛苦呢。”阳天南说道。

    余炼望了一眼,问道魂玉:“那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炎吧。”

    “是有如何,现在还是不是废物一个,死狗一条罢了,最心爱的女人都已经向我们爬过来了,身子都快被我们玩坏了,他又能做什幺。”

    阳天南想了想,说道:“好像我宗的韵奴也是他的老相好吧,还有听说九幽地冥蟒族内最近得到的彩鳞是他的妻子吧,身边伴有这幺极品女子还真不知是福是祸呢,好像没怎幺享用,就拱手送人了吧。”

    “哈哈,宗主,魂玉兄,实不相瞒,我前段时间就是以萧炎朋友的名义,去了趟太虚古龙族,便帮他给一个叫紫妍的小萝莉宠物开了苞,她还会变身呢,变大了也是一个极品美人。”余炼接嘴。

    “真是个悲哀的男人啊,本是一个奇才吧,怎幺运气这幺差呢。”阳天南惋惜道。

    “谁叫他和我们魂族作对呢。”

    魂玉说话间,萧薰儿已经爬到了他脚边,长长的秀发拖在地上。萧薰儿抬起头,含情脉脉的望着魂玉:“薰奴好想要……”

    “先和阳宗主做吧,他可是老早就像尝尝你的滋味了,好好服侍他哦。”魂玉拍了拍萧薰儿的头。

    萧薰儿转身爬向阳天南,直接用手揉搓着阳天南的胯下,喃喃道:“快来享用薰奴吧。”

    阳天南望着胯下主动服侍他,堪比花天骄姿容的古族神女,感叹道:“真是世间绝色啊,唔,调教得真不错呢,听说是被淫帝像觉醒过的淫道神品吧,可真是世间尤物啊,假以时日,必将超越花天骄。”

    萧薰儿已经掏出阳天南的鸡巴,舌尖打着转,熟练的舔舐着手中握都握不住的鸡巴,脑中已经幻想着这鸡巴的滋味了。

    闻到鸡巴气息的萧薰儿再也没有一点点不适,忘却了古元和萧炎的存在,卖力的讨好着手中能带给她满足的家伙

    忽然,阳天南的龟头陷入到一股难言的挤压感中,低头一看,萧薰儿将脸深深的共进了他的胯间,小嘴闭拢,舌头在棒身不停翻转舔舐。

    深喉!

    阳天南没想到这般清纯气质的萧薰儿,居然连这一招都学会了,主动施展了出来。

    从喉咙吐出鸡巴,萧薰儿嘴里拉出长长的一条唾液,阳天南的鸡巴水淋淋的了。萧薰儿立马又将脸蛋凑拢,陶醉的品尝着粗大的鸡巴,鼻腔里不断的发出唔唔声,眸子向上翻看,睁的大大的望着阳天南。

    “余炼,你也一起来吧。”阳天南招呼着余炼,然后又对萧薰儿命令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