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npH) - 婚后日常:难忘中秋(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卧室要修在二楼啊!为什么!

    乔桥颤巍巍地扶着楼梯扶手小步小步地往下挪,腿肚子打转,腰也酸得直不起来,平时短短几十阶的楼梯今天看起来格外漫长,偏偏佣人们昨晚就都放回去过中秋了,偌大个房子连个能搭把手的人都没有,要不要这么凄惨。

    等等,程修今天休假在家,不过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健身房……

    “小乔?”

    楼下传来略带惊讶的男声,周远川外套搭在臂弯里,抬头看着她,眉毛微蹙:“你们怎么这个点才起床?”

    “呜呜呜……”

    “你呀。”周远川叹口气,认命地几步上楼,将乔桥一把打横抱起,“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胡闹到太晚,你怎么就是不听?”

    乔桥委屈地搂着男人的脖子,任由他轻松地把自己抱下楼梯:“我让他们停了呀,可没人听我的……”

    “梁季泽就算了,宋祁言怎么也跟着乱来。”

    “对对,回头你说说他们。”

    “说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宋祁言手肘撑着二楼的护栏,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人。

    身体记忆再次被翻出来,乔桥畏缩地往周远川怀里躲,一声不敢吭了。

    “你们也不要太折腾她。”周远川把乔桥放下,指了指被他放在一边的文件袋,“乔桥上个月的体检报告,我回来时候顺便取了。”

    二楼的男人立马直起腰:“有问题?”

    “睡眠不足,有点亚健康。”

    “我这就联系医生。”

    周远川好笑地摇摇头:“那倒不用,但平时要早睡早起,更要吃早饭。”

    最后一句话微微加重,宋祁言听懂了他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了。”

    客厅里,两个男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又在谈什么,乔桥将面条扔进锅里,撒上一把葱花,又打进去几个鸡蛋。

    乔桥做饭的水平只能说一般,面条也就会个清水煮,吃起来其实挺没滋味的,但家里的男人们出奇一致的对这面条非常推崇,搞得乔桥开始怀疑自己味蕾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否则怎么完全尝不出有什么好吃的。

    她系着围裙正忙,忽然被人一搂,纯正阳刚的男性气息眨眼把她包围,后背也贴上了正在微微起伏的,火热结实的胸膛。

    程修把头蹭到她的脖颈处,轻轻印上个吻:“好香。”

    “锻炼完了?”乔桥头也懒得回,干脆顺势靠在他身上,正好缓解腰酸之苦。男人全身只有一条运动裤,光裸的上半身挂着一层细密的汗水,搂着乔桥的胳膊也肌理分明,血管凸起,显然刚结束一场剧烈的运动。

    程修轻嗯了一声:“我去洗澡。”

    “吃早饭了吗?”

    程修看了眼锅中尚还翻滚的面条,喉结微动,不易察觉地咽了下口水。他早上当然吃了饭,但乔桥亲手下的面条他也不想错过。

    “吃了一点,但又饿了。”

    “哎呀,那我下少了,以为就我们几个吃呢。”乔桥手忙脚乱关火,“那我再加一把好了。”

    “嗯。”

    男人虽然嘴上说要去洗澡,可搂着乔桥的胳膊迟迟不肯松开,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活像只大型树袋熊。

    他这是在撒娇吗?

    还、还蛮可爱的……

    只是不要被仰慕他的那些军人们看到,有损国家形象……

    程修一本正经地抱了一会儿,在乔桥几次挣扎下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

    “你不出去吗?”

    “我在这里等。”

    乔桥轻咳一声,脸颊不自觉地红了。她知道程修是想多看看她,两人见面机会不多,今晚她也不能在家陪着他,确实要珍惜每分每秒。

    “可惜简先生回不来。”

    “少爷在欧洲有事。”

    “我知道啊,但还是觉得少点什么。”乔桥微微叹气,“中秋不就该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吗?”

    程修点头:“我会多劝少爷的。”

    “……不不,我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啊!你千万不要告诉他!”

    下再多面也架不住人多,况且中途还有梁季泽临时加筷,荷包蛋也不够分,乔桥忍痛把自己的那个拨到宋祁言碗里,但转头又被对方拨了回来。

    “昨晚辛苦了。”男人搅动着面条,“以后会给你好好补补的。”

    喂,你为什么不说以后不折腾我了?

    饭刚吃完,外面就传来引擎轰鸣声,不一会儿秦瑞成那辆标志性的红色轿跑就开到门前,一楼餐厅正对着落地窗,乔桥眼看着他风风火火地下车,满脸喜气。

    “呵。”梁季泽哼一声,“过个中秋,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毕竟能独占乔桥一天一夜呢。”宋祁言优雅地擦擦嘴角,“我都忍不住要嫉妒。”

    话没说完,秦瑞成已大步流星进入餐厅,直奔乔桥:“小乔!想我没有?”

    他一把抱起她,高高举起来,冲着脸颊使劲儿亲了一大口:“快点收拾,我妈在家准备晚饭呢,五点必须赶到。”

    “五点吃饭?”梁季泽幽幽道,“你家的规矩真有意思。”

    “嘿嘿。”秦瑞成人逢喜事精神爽,宽容地摆摆手,“没办法呀,谁让我妈天天念叨着儿媳妇,今年无论如何必须要我带小乔回去过中秋,你们阻拦也没用的。”

    “这是个好办法。”周远川认真考虑了一会儿,“我父母都在国外的话,是不是可以带着乔桥多玩两天?”

    秦瑞成眼睛一瞪:“行了吧,谁不知道你早跟父母没联系了?”

    周远川微微一笑:“如果必要,我可以把他们找回来。或者随便找两个差不多年龄的人代替也可以,反正父母对我而言只有生物学上的意义。”

    “好了好了。”乔桥赶紧打住这个话题,“我都跟秦秦结婚这么久了,去他家过个中秋是应该的,今年就先这样吧!”

    说完,她期待地看向宋祁言,毕竟自己在家没有实权,万事都要他点头。

    男人顿了顿:“可以。”

    乔桥松了一口气。

    “但是,有条件的。”宋祁言不急不缓的说道,“中秋节是团圆的大日子,这一天你都不在家,该补偿一下吧?”

    虽然过分,但乔桥也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了,咬牙点头道:“等回来挨个陪你们一天,够了吧?”

    “两天。”

    “这个好。”周远川笑道,“我支持。”

    “喂。”秦瑞成毛了,“姓宋的你别太过分啊!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要领小乔回家过中秋,趁火打劫啊你!”

    “你觉得不妥,也可以把今天让出来,由我带小乔过中秋,你拿两天的补偿,怎么样?”

    本来秦瑞成还觉得自己吃亏了,一听宋祁言要抢他的‘中秋权’,想也不想就否决:“做梦!”

    “那这就是同意了。”宋祁言双手交叉,平心静气地往椅背上一靠。

    秦瑞成上他的当上多了,看见他那个表情就忍不住要再把事情捋一捋,但宋祁言怎么可能让他回过味来,故意道:“你真不换?”

    “不换,但……两天也太多了吧?就算简白悠不在,一个人两天,我也得等八天才能再睡小乔啊。”

    “乔桥。”宋祁言忽然道,“你过来。”

    乔桥不明所以地走过去,男人轻轻握住她的手。

    “怎么——啊!宋祁言!你干嘛!”

    不等乔桥反应,宋祁言忽然抬手扯开了她的睡衣,轻薄的布料顺着肩膀滑到肘弯,挺翘的两个小乳包暴露在空气中,刚被狠狠疼爱过的胸口上满是吻痕,色情地从锁骨一直蔓延到腹部。

    梁季泽微微挑眉,程修也抬起头。

    虽、虽然都是老夫老妻了,但这样还是很羞耻啊啊啊!

    乔桥挣扎,但宋祁言轻而易举地把她双手反剪到身后,制住了她的所有动作。

    “这么可爱的小东西,让你一整个中秋都独占,两天的补偿,很过分吗?”

    手指轻轻拨弄着小软粒,用指节缓慢捻动着。

    “宋导……”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乞求,“不、不要这样……”

    被他们这么注视着,就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明明羞耻得浑身发红,但这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秦瑞成喉结一动,胯部迅速鼓了起来。

    “还犹豫?”宋祁言微一用力,乔桥顿时失去平衡,仓促地坐到他的大腿上,宋祁言一只手钳制着她,另一只手摁到她的腋下强迫乔桥半转身面对他,然后一口含住就在他嘴边颤动的乳尖。

    那里早被调教得敏感非凡,只是含了一下,就惹得乔桥猛打了个哆嗦。

    “宋导!”声音都变调了。

    “怎么?”宋祁言微笑,“想让我放了你吗?”

    不……想让你更过分一点……

    “两天就两天!”秦瑞成一把将乔桥从宋祁言怀里拽出来,咬牙切齿道,“你可真够卑鄙的。”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