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npH) - 婚后日常:难忘中秋(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乔桥拧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流哗啦啦流淌进宽阔的浴缸,冲起大片轻盈的白色泡沫。

    浴室里热气蒸腾,大理石地砖上铺着做工考究的防滑垫,浴缸边还有简欧风格的小几和置物架,上面点着正散发柑橘香气的蜡烛。

    一切都布置的简单而温馨,如果恰逢外面阴雨连绵,窝在浴缸里赏雨更是再好不过了。

    可惜乔桥今天没时间好好享受,秦瑞成把她从宋祁言怀里拽出来后,勒令她半个小时内洗漱沐浴且换好衣服,否则就要直接上来抓人。

    而秦瑞成的抓人,一般还掺杂着‘别的’意思……

    唉。

    这一天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抬腿迈进浴缸时又扯到了昨晚被过度使用的小穴口,说不上来是刺痛还是酥麻,总之是酸爽极了。

    照这个频率,自己有朝一日一定会被做死吧?

    就算没有被做死也一定会力竭而亡吧?

    会的吧?会的吧?

    所以当初为什么要同意跟六个人结婚啊!女人果然是听觉动物,甜言蜜语轮番轰炸一下智商就唰唰地掉,导致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乔桥泄愤似的抽打水面的泡泡,抽了一会儿觉得这泡泡还挺有灵性的,她脑子里正想着程修呢,泡泡上就映出来了。

    等等……

    乔桥后知后觉地扭头,还没看清人就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猛地从背后抱住,水花四溅,健硕结实的男性躯体贴上乔桥后背,与厨房里如出一辙的拥抱方法,唯一的区别是这次下半身连裤子都没有。

    乔桥简直要哭出声:“……我明明锁门了呀。”

    “门锁对我没用。”程修的大手将她两只小乳完全覆盖,不轻不重地揉搓着,“况且我也没走正门。”

    行了,乔桥也懒得问他到底怎么进来的,反正程修总有办法,这家里就没有能困住他的地方。

    后颈处梁季泽留下牙印的地方一痛,程修原样将齿印覆盖掉了,只是这一口更用力,似乎把皮都咬破了。

    家里男人们永远都醋得莫名其妙,这么多年乔桥也麻木了,咬就咬吧,要是咬一口就能保住屁股,还是值当的。

    “我给你擦背吧?”乔桥弱弱捞起毛巾,“你健身完也没洗吧……”

    “不。”程修看都不看将毛巾利落地扔到一边,“不需要。”

    男人眼里的欲望赤裸得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乔桥却瑟缩着只能回避视线,若是平时程修这么看她,乔桥半推半就做一次也没什么,但今天小穴好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程修太大了她承受不来啊!

    那个粗度就连在全盛状态下插入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自己还是个‘残血’,穴口充血肿胀,连穿内裤时布料的摩擦都受不了,真插进去不要了她老命啊!

    “那个……秦瑞成还在外面等呢,来不及的。”

    程修充耳不闻,头埋在她的肩窝处吮吻着突起的肩骨:“我很快。”

    你不快你不快!你个大骗子你以为我会信吗?!

    热热硬硬的东西已经完全抵在了乔桥股缝处,温热的水流充当着润滑剂,偾张勃起的茎身有一搭没一搭地挤蹭着两瓣浑圆的屁股,它只要一进,乔桥头皮就一炸,就算只是在大腿根和股缝里抽插,可那个夸张的尺寸还是叫她心惊胆战。

    皮肉之间密切贴合,连‘那里’的形状都可以清晰地勾勒出来。

    更不用说‘头部’因为兴奋正在弹跳,随着男人呼吸的频率微微颤抖。

    “程修……”

    “乔桥。”男人的手指探下去,顺着肋下摸到小腹,拨开稀疏的毛发,缓慢却坚定地抚上那个小小的、敏感的软粒,常年握枪的手指并不柔软,反而带着一层粗糙的枪茧,然而当他摩擦那里时,这种粗糙又能带来异样的刺激。

    乔桥高高地仰起头,呼吸困难似的重重喘息着。

    身体、身体真的受不了了,连一滴水都挤不出来了……

    快感神经尽职尽责地向大脑传递情欲信号,但疲惫的身体却做不出该有的反应,乔桥绝望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心想还好这是在浴缸里,如果在床上被程修发现自己干得像沙漠似的,一定会气炸吧?

    不……气炸是秦瑞成才能干得出来的事,程修的话大概只会默默停手。

    “不想吗?”

    男人敏锐地捕捉到了乔桥片刻的走神,手上的动作顺势停下来:“你累了,休息吧。”

    “那你怎么办?”

    毕竟屁股缝里这跟又大又热的肉棒一时半会儿好像不会消停。

    “我去冲个冷水澡。”

    程修说着冲水中站了起来,阴茎直直地挺立着,挣脱水面的瞬间还弹了一下,‘啪’的一声打在了结实的块状腹肌上,两腿间的囊袋也饱胀浑圆,一看就是憋了很久没有释放过。

    是了……程修不常回来,况且没有自己在身边,他也绝对不会偷偷发泄的,禁欲得像个苦行僧。

    这么一想,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丈夫们中除了时不时玩失踪的简白悠,唯有跟程修亲近的机会最少,就连对方好不容腾出了中秋节来休假,也因为乔桥要去秦瑞成家而没时间陪伴。

    唉……结婚时信誓旦旦地保证会一碗水端平,果然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了最不会争抢的那个啊。

    “程修……”

    乔桥拉住即将迈出浴缸的男人的手指,英勇就义似的放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手掌莫名地覆上一团绵软,程修略带意外地回头,却忽然被浴巾蒙住了眼睛。

    “不许看!”乔桥轻咳了两声,“平时都是你伺候我,这次换我服务你吧。不过可能会快点,我不想把秦秦招惹过来。”

    “你……”

    “闭嘴!”

    “好。”男人听话地不再出声。

    乔桥牵着男人坐回浴缸里,矗立昂扬的阴茎也如粗大蟒蛇一般重新蛰伏回了水中,她看着那个似乎比刚才还要更胀大了几分的器官艰难地咽了口唾液,只是视觉刺激,下半身的入口就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幸、幸亏把他眼睛蒙住了。

    乔桥张开嘴,慢慢含住程修的手指。

    “唔……”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男人没防备地哼了一声,视野漆黑一片,但手掌的触觉却忽然敏锐。他能感受到少女灵巧的舌头在舔舐着自己的手指,指缝中间的嫩肉被舌苔温柔地刮过,温暖湿润的口腔包裹着神经分布最密集的指端,深深的吞入和搅动,程修甚至能触摸到乔桥随心率跳动的喉头软肉。

    用唇齿分散程修注意力的同时,乔桥自己也没闲着,她匆忙抓过沐浴液挤出一坨,草草润滑了几下干涩的穴口。

    “我拿开浴巾,你也不许睁眼睛。”

    “嗯。”

    乔桥知道程修只要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所以放心大胆地挪开遮蔽物。果然,男人双目紧闭,尽管兴奋得大腿内侧都暴起了血管,也仍然听话得一动不动。

    被中央媒体誉为‘国之利刃’、‘银星上将’,且杀伐果决立下累累战功的程将军,也只有在乔桥面前才会如此温顺。

    温顺得仿佛手指从未沾染过任何人的鲜血。

    乔桥搂住他的脖子,屈起膝盖对准勃起的阴茎,缓缓地坐了下去。

    硕大如鸡蛋的龟头刚一插入,程修的手就猛地抓紧了浴缸外沿,并随着乔桥的动作抓得越来越用力,直到指节都泛起白色。

    “呼……”

    乔桥顺了口气,有了沐浴液和水的润滑,总算艰难地把这个大家伙吞了进去,可是被摩擦到肿胀的甬道实在太敏感,疼得她止不住地飙泪。

    好在她不动,程修也不动,即便后者已经忍到需要不停深呼吸来平复冲动的地步。

    “再、再稍等一下。”

    乔桥艰难地直起腰,调整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坐姿,她两条腿勾住程修结实的胯骨,确保大肉棒严丝合缝地嵌在自己身体里,然后又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才几不可闻地说道:“你动吧……”

    最后一个音节,硬是被程修忽然暴起的动作弄得变了调。

    男人好像积蓄的能量终于找到了发泄口,迫不及待地抓着她的腰上下操干,没有前戏也不需要前戏,以程修的体力和耐力,足够用一般男人最后冲刺的速度和频率跑完全程。

    浴缸里的水‘哗啦啦’溅得满地都是,每一次动作都有大片水花高高抛起又落下,乔桥像是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船,只靠两条胳膊支撑,被顶得上下颠动,叫都叫不出来。

    结合处鼓出大片泡沫,紧接着又被水花打散,粗大的阴茎无所顾忌地攻城略地,听话的大型犬终于撕下温驯的表皮,展示出尖锐的獠牙。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