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npH) - 婚后日常:难忘中秋(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嗯……程修……慢点!慢、慢点!”

    乔桥被顶得词不成句,说话破碎不堪,男人也就理所当然的置若罔闻,双手紧攥柔软的臀瓣,柔韧的腰腹用力,把刚才憋着的欲火狠狠地发泄出来,直操得乔桥眼角淌泪,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唇边流下。

    剧烈的摩擦让穴口未化开的沐浴液挤出越来越多的泡沫,直到把整个缸面都填满,程修不耐烦地将争先恐后涌向两人的泡沫撇开,贪婪地注视着乔桥因为情欲和热气泛起红色的身体。

    只是这种程度,根本不够。

    “啊!你……”

    天旋地转,乔桥被男人就着结合的姿势从浴缸中托举起来,这具历经战火洗礼的强健体魄,托举她时甚至连一丝颤抖不支都没有,好像只是抱起了一个人形玩偶,或者举起了一根轻盈的羽毛。

    程修抬腿跨出浴缸,抱着乔桥大步走出浴室。

    每走一步,小花穴就在惯性和重力的作用下深深坐到粗壮的阴茎上一次,而害怕掉下去的恐惧又使得内壁紧随其后地疯狂绞紧,一边走肉棒一边顶撞,双重刺激让乔桥像动物似的只能紧紧搂着男人的脖子呜咽,而程修也在走了十几步后便不得不停下来,临时改变了把乔桥抱到床上去操干的想法。

    “你自找的。”

    低哑的嗓音从乔桥耳边响起,不等她浑浊的大脑反应,她就又被男人托着转了个180度。

    阴茎在甬道内旋转,膨胀龟头下的冠状沟紧紧‘抓’着穴肉内的褶皱,每转一度乔桥都有清晰的内壁被拉扯之感,蜷曲的神经被迫抻开,每一寸都被顶弄碾磨,快感如同爆炸一般沿着脊柱直冲天灵盖,前所未有的体验让乔桥在短短几秒之内就攀上了高潮。

    她尖叫了一声,被程修调整成后入姿势的身体软得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跪趴在厚实的地毯上,绵绵地撅高屁股,意识还停留在高潮的余韵中,穴口连同大腿根部的嫩肉一抽一抽地发颤,晶莹剔透的体液顺着毛发点点滴落。

    “有水了。”

    程修没急着插入,而是用食指不轻不重地探入穴口,只是轻轻一刺,饱满的汁液便迫不及待地从甬道中挤出,将整个手指沾得一塌糊涂。

    乔桥疲倦地闭紧眼睛。

    偷偷擦沐浴液的事果然瞒不过他。

    “准备好了吗?”

    男人的手掌覆在乔桥的两瓣臀肉上,不等她回答便再次狠狠顶入,阴茎青筋暴起,每一次抽插都狠狠顶在最深处的宫口,风暴一般地抽出,插入,抽出,插入。作为乔桥唯一支撑的小凳不堪重负,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程修胡乱抹一把额头的汗,俯身就着插入的姿势啄吻着乔桥的脊椎。身下的这具身体温暖、娇小,也只有抱着她的时候,才能有‘活着’的真实感。

    确实憋了很久了,自从上次离家去南美洲执行任务,已经足足三个月了。

    三个月,都不能拥抱她,亲吻她,看着她,甚至连想她都不行,只能用国家荣誉来麻痹自己,强迫自己习惯。所有人都以为程将军铁血冷面,以完成任务为最高准则,但只有自己清楚,任务若是再延长哪怕半个星期,他就要疯了……

    不过好在,现在她属于我。

    程修迷恋地一寸寸舔舐过乔桥背部的肌肤,他能感受到阴茎正被对方的身体妥帖地照顾着,泛滥的汁水和乔桥最细微的失神表情都堪比最顶级的催情药,其实他根本无需插入,只要乔桥肯说爱他,就足够射精了。

    甬道再次猛地绞紧,这是她第三遍高潮了,其实这种程度的快感对程修来说起码可以再坚持半个小时,但看乔桥眼神都因为短时间内多次高潮而涣散,腰肢更是软得不像话,程修心有不忍,不再忍耐,一次深深的顶入后,龟头撬开宫口,将积攒了三个月的十几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乔桥体内。

    乔桥脸朝下趴在地毯上,穴肉收缩,男人的东西即便射过一次仍然硬得吓人,但程修把阴茎缓缓拔出来了,这就是放过她的意思。

    好累啊……

    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

    “早点回来。”

    乔桥听见程修在她耳边低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两支胳膊温柔地将她重新抱进浴缸中,替动弹不得的她清理身体。

    等到乔桥被程修扶着出了浴室,秦瑞成早就面色不善地等在门口了。

    “我就知道。”秦瑞成冷笑一声,一副捉奸在床的样子,“行啊,临走了还要截胡,要不是看在你三个月没回家的份上,我早进去把人扛走了。”

    程修表情坦然,把累得晕头转向的乔桥交到秦瑞成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言不发地走了。

    “操。”秦瑞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低头看看怀里满脸通红,眼里泛着泪光的人,下半身竟然也不争气地抬起了头。

    “秦秦……”乔桥软绵绵地靠在他胸膛上,“对不起。”

    秦瑞成面色几番变换,最终还是叹口气:“行了,偷吃就偷吃吧,不过今晚你得伺候好我。”

    “啊?”乔桥下意识缩了缩,她现在真的一点‘性致’也提不起来了啊!全被榨干了啊!

    “走吧。”秦瑞成一把抱起她扛在肩上,“衣服我让佣人们放到车里了,节省时间,你路上再化妆换衣服吧。”

    “诶?”

    即便路上紧赶慢赶,等到秦家大宅的时候,也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

    秦母威严地坐在餐桌主位,桌上摆满各色菜式,红酒也已斟满,看得出等了一阵子了。

    乔桥因为自己导致了延误本就心虚,再加上跟婆婆见面次数不多,还有点怕她,所以只小声地叫了一句:“妈,中秋快乐。”

    秦瑞成倒没什么顾忌,大大方方搂着乔桥坐到餐桌上:“妈,路上堵车了,我们来晚了。”

    “知道今天要堵车,怎么不早点出门?”秦母嗔怪道,“行了,寒暄客套一会儿再说,饿了吧?我让厨子特意准备的,先吃点垫垫肚子。”

    乔桥粗略把桌上的菜扫了一遍,果然靠近自己的都是平时爱吃的菜,明显是秦母偷偷记下后指使佣人摆好的。

    唉,不愧是秦瑞成的妈,连口嫌体正直的样子都一脉相承。

    秦家家规森严,饭桌上不能多说话,于是三人安静地吃完晚饭,等佣人把菜盘都撤下去,桌面都收拾好,秦母才清清嗓子,说道:“乔桥啊……”

    “妈。”

    乔桥扬脸露出一个笑容,其实已经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瑞成他,最近休息得怎么样啊?”

    “呃……”乔桥仔细回想了一下,谨慎道:“睡得挺好的,只要我看着他,就会按时休息。”

    “哦,所以你们不是每晚睡在一起?”

    噗……

    城里套路这么深的吗?!

    乔桥求救地看秦瑞成,后者老神在在的一副吃瓜看戏的表情。

    妈蛋!你怎么卖队友的!

    “其实,你不天天跟瑞成在一起,妈也能理解,毕竟你有六个……咳。”秦母轻咳了一声,把那个名词略了过去,“但瑞成他很喜欢你,当初为了你的事跟我们闹得那么大,他从小都没想要什么,唯独你是他斩铁截钉跟我说要娶的,就为了这份心,你也得多照顾瑞成。”

    乔桥汗都下来了:“妈,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多陪他。”

    “怎么个多陪法?”秦瑞成忽然开口,嘴角带笑,满眼冒光,“今天当着咱妈的面你先说清楚。”

    “你……”

    “对,是该说清楚。”秦母赞同地点头,“你就算一碗水端不平,也得先厚瑞成,再薄别人。”

    “……”

    乔桥忽然觉得这个中秋被拉来秦家,是掉进了一个阴谋里……

    答应了一大堆不平等条款后,秦母才终于满意地放人,为了让儿子儿媳妇在这边过得舒心,秦母早早指挥佣人们将别墅二楼最大的主卧收拾装饰好,各处插满玫瑰花,弄得比酒店的蜜月套间还浪漫。

    所以乔桥进去一看,脸都绿了。

    搞这么花哨是在暗示什么啊啊啊啊啊!已经流不出一滴水了啊谁来了解一下!再做要当场去世了啊!

    “乔桥……”秦瑞成一进门手就不老实地放在了乔桥胸脯上,隔着连衣裙使劲儿揉搓着,“终于就剩咱俩了,你今晚都别想睡了。”

    胯部鼓囊囊的东西还色情地顶着乔桥的屁股,唯恐她不知道要干什么似的。

    “秦秦……今晚中秋啊,我们好歹先看看月亮吧?”

    “月亮有什么好看的?”秦瑞成嘟囔一句,搂着乔桥的腰就往床上躺,“真想看我一会儿托人给你录下来,明天回去的路上让你看个够。”

    乔桥心想,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唔……等等,那不一样啊。”乔桥奋力推开秦瑞成压下来的胸膛,“我们两个好像还没一起看过吧?”

    “那明天我陪你看录像行吧?”

    “你……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月亮!不是录像的那种!你不觉得很浪漫吗?”

    “想浪漫?”秦瑞成邪邪一笑,拉开皮带把自己的大宝贝放出来,“你要是肯好好舔舔它,我会觉得更浪漫。”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