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npH) - 婚后日常:难忘中秋(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乔桥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感受到身上的男人正卖力地挑逗着自己,但疲惫不堪的快感神经早就懒得传输任何信号,使得她忽然有了一种皇帝面对娇艳后妃却怎么都硬不起来的无力感。

    怪不得阳痿是天下男人的头号大敌,这不仅是憋屈的问题,更关乎面子啊!

    “少爷。”

    秦瑞成正要扯掉乔桥的胸罩,忽然门口传来佣人的声音,男人眼一眯,语气不善地隔着门板吼道:“滚!”

    “少、少爷……您的朋友来了,在楼下等着呢。”

    朋友?

    乔桥顿时明白,肯定是秦瑞成以前的狐朋狗友们,知道他中秋回家所以特来看望。

    当年跟六位丈夫结婚后,选择在哪儿安家费了好一番功夫,程修和周远川身份敏感,简白悠更是个一举一动都能牵扯到国际关系的敏感人物,新家地址别的都可以不论,但务必要绝对安全。最后是丈夫们共同选定了如今居住的庄园,秦瑞成也选择了‘拎包远嫁’,跟着乔桥来到那座完全陌生的城市,偶尔才回家一趟。

    距离远了,以前的朋友们自然不能常聚,所以每逢秦瑞成回家,他们都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一定会来喊他出去喝酒玩乐。

    “又喝……”秦瑞成埋在乔桥胸口嘟囔了一句,要他放弃在亲爱的小乔身上驰骋有点困难,但跟朋友们也确实许久不见了。

    “难得中秋,我们就不要在家憋着了。”乔桥看出他的犹豫,煽风点火道,“你想做什么,等晚上回来有的是时间。”

    “不行,回去后要把你匀给他们一人两天,我今天必须做够本!

    “啊啊啊!秦秦你……”

    嘴巴被堵住,劝解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乔桥死命拽住自己内裤的边缘,跟秦瑞成在床上展开了‘内裤保卫战’。

    “咦?”秦瑞成玩心大起,“今天怎么反抗得这么激烈?倒是很有情趣。”

    情趣个鬼啊!我是真的不想做啊!

    门又被敲响,这次换了个男声,笑嘻嘻道:“秦哥,嫂子再好也不能忘了兄弟们啊。”

    已经对秦瑞成不下楼的原因心知肚明了。

    “知道了!一会儿出去!”秦瑞成笑骂了一句,到底没再坚持,拽起乔桥给她收拾衣服,确保每寸布料都妥帖地待在原位,一丝多余的皮肤都不会露出来。

    关上门胡闹是一回事,他可没有把小乔给别人看的嗜好。

    “诶?”乔桥被这急转直下的剧情弄懵了,“我也去啊?”

    “你当然得去。”秦瑞成轻哼一声,“今天这一晚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你别想跟我分开一秒钟。”

    “……”

    乔桥被秦瑞成牵着下了楼,楼下站着三个跟秦瑞成年纪差不多的男人,他们也都是世家子弟,是跟秦瑞成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乔桥记得,领头的那个是叫杜飞。

    “来啦。”杜飞嬉皮笑脸地凑上来跟秦瑞成撞了下肩膀,搂着他的脖子压低声音道,“秦哥,回家有的是时间,匀兄弟一晚上不过分吧?”

    “去你的。”

    “我知道了,是不是在家挂不上号,趁着中秋独占啊……”

    “你欠锤是不是?”

    “哈哈……”

    男人们的嘀咕还是被乔桥听见了,她有点尴尬,其实当年她跟秦瑞成提过,对外就说两人是一夫一妻行了,反正乔桥的资料早被军方封锁,只要不是主动说,没人知道她有六位丈夫,但秦瑞成对此事好像并不在意,也没有意瞒过,秦家人和关系好的朋友几乎都知道,当然知道了也不会去胡乱宣扬就是了。

    “少废话,今晚去哪儿?”秦瑞成打个哈欠,“我话说在前面,今天刚回家累得很,喝一轮我就要走。”

    “是累还是精力旺盛啊?”

    “你他妈……”秦瑞成顺手砸过去一个沙发靠垫,被杜飞敏捷躲过。

    玩笑开过,杜飞正色道:“我刚开了家夜总会,秦哥不嫌弃,咱今晚就上那儿坐坐,就当给我热热场子,一切花销我请。”

    有人肯请客其他人当然没意见,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开上车,向杜飞的夜总会驶去。

    既然是老板请来的客人,自然是座上宾,专门有大堂经理将众人领到一处视野极好的半开放包厢,在二楼平台能将台下的表演一览无余。

    虽然乔桥进过的夜总会不多,但也看得出杜飞是很费了些心思装修布置的,灯光和音乐都极具挑逗和肉欲的意味,台上还有热舞表演,将气氛炒到高潮。

    “怎么样?要不要叫人过来伺候?”杜飞笑嘻嘻地给每个人都倒上酒,“我们这儿的姑娘可都是我亲自挑的,一个歪瓜裂枣都没有。”

    他看乔桥一眼:“当然,嫂子想要男的也没问题。”

    “她敢。”秦瑞成搂过乔桥的腰,不动声色地在上面掐了一把。

    喂!我啥都没说呢好吧?

    杜飞给经理使个眼色,不一会儿就有一排姑娘被领了过来,果然个个妆容精致,长相都在普通人之上。

    秦瑞成当然不要,杜飞和另外两人各挑了一个看着顺眼的陪酒,剩下的全遣走了。

    “快到时间了。”杜飞看一眼手表,神神秘秘地说:“你们看好了,马上就是重头戏。”

    果然,没一会儿台上跳热舞的妹子便全撤了下去,舞台下方缓缓升起五根钢管,每根钢管上都悬挂着一位身上仅用薄布料遮挡了重点部位的漂亮舞娘,她们如有飞檐走壁之功一般攀附在钢管上,有的倒悬,有的秀一字马,但共同点都是相当漂亮。

    台下瞬间被点燃,音乐也切换成了有节奏感的舞曲,酒精味与女人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真变成了一个享乐的天堂。

    “你还搞了这么多花样?”

    “嘿嘿。”杜飞笑笑,“这才只是开头呢。”

    舞娘们开始在钢管上翻飞,饱满浑圆的胸脯随着动作上下颠颤,别说男人,乔桥看了都有点流口水。

    “羡慕了?”秦瑞成趁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击中在台下,不动声色地把手从乔桥上衣下摆伸进去,隔着胸罩揉捏小乳包。

    “你在干嘛!”乔桥下意识看了周围一眼,确定没人注意到后才稍稍定下心,但也奋力反抗道,“发情也得分场合!”

    “这地方就是来让人发情的,我冲着你发情有什么不对?”秦瑞成压低声音,“你动作别太大,不然要被看到了。”

    秦瑞成你个王八蛋!

    乔桥和秦瑞成坐在沙发末端,乔桥旁边就是杜飞,两人之间不到半米的距离,只要杜飞心血来潮一扭头,就可以将他俩看得一清二楚。

    “你看人家的胸,再看看你的。”秦瑞成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你说怎么我们几个天天摸夜夜揉,还是不长呢?一定是我揉得不够用力,来,背挺直了,我今天非给你把这对小b揉成大d。”

    “……秦瑞成!”

    乔桥又气又急,偏偏还不敢大动作挣扎,但衣服里这两只罪恶之手又弄得她相当难受,重点秦瑞成还演技拔群,手在衣服下都放肆成那样了,脸上的表情却很正经,在一位侍者无意间经过时还面带微笑地冲他点了下头。

    “诶,都看掉魂儿了,酒也不喝了?”杜飞第一个举起酒杯,在他视线从舞台上挪开的瞬间,秦瑞成就飞快地把手从乔桥衣服里撤了出去,也跟着举起酒杯。

    乔桥胸罩扣子全开,现在只松松的挂在肩膀上,好在上衣比较宽大,包厢里灯光也昏暗,不会引人注意。

    几人喝了一轮酒,台下的钢管舞娘撤下,换了一群肌肉涂得油光闪亮的男人,每人仅穿堪堪兜着性器的小丁字裤,对台下大方摆臀扭胯,性感又色情。

    乔桥一口水差点喷出来,暗道这个杜飞真是个人物,男人女人都照顾到了,生意不火才怪。

    啊……这种半露不露真吊人胃口,丁字裤什么的,果然是情趣利器。

    是了,秦瑞成也穿过。

    乔桥脸一热,不由自主地想起来去年自己生日时秦瑞成送她的惊喜,薄得像纱一样的一片布料,兜着雄赳赳勃起的大肉棒……

    就因为被丁字裤蛊惑,那晚自己被迫‘骑’了一晚上……

    “小乔,看别的男人看得这么出神?”

    秦瑞成危险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乔桥一惊,接着一只手忽然钻进她两腿之间,迅速且巧妙地在略微湿润的穴口摸了一把。

    “好啊。”男人声音冷得像寒冰,“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在卧室怎么亲你小小乔都干巴巴的不肯吐出点水来,现在看着别的男人跳舞,你居然湿成这样?”

    “没有!我不是!我刚才是想……”

    “想什么?”秦瑞成把被淫液浸湿的手指亮出来给乔桥看,“铁板钉钉,我看你怎么圆。”

    “我是想着你才会这样啊……”乔桥欲哭无泪,她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的黑锅砸中了,这种事怎么解释得清楚啊!

    “哦?你的意思是你看着别人,脑子里想着我,所以湿了?”

    “我知道这听起来挺扯,但这是真的啊你要相信我!”

    “看来,我们六个平时对你太好了,搞得你看着锅里,吃着碗里的都不够,还时不时想打野食。”

    “我——”

    “杜飞。”秦瑞成放开嗓音,杜飞疑惑回头:“秦哥,怎么了?”

    “给我间大点的、玩具多点的包厢。”秦瑞成将乔桥一把扛在肩上,“我要上家法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