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npH) - 202:多重人格-20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乔桥觉得趴在自己身上的简直就是一只野兽。

    男人紧紧箍着她的腰,手指因为用力早就在她腰侧的皮肤上掐出了青青紫紫的痕迹,可即便这样他也不肯稍稍放松一点,好像一刻不抓紧,乔桥会就随风飞走似的。

    下半身被某个无耻的器官来回贯穿,越是疼痛穴口越是无意识地绞紧,梁季泽虽然一声不吭,但愈发粗重的喘息暴露了他的兴奋和嗜血。

    乔桥咬着牙,觉得体内被搅得四分五裂,连肠子都绞缠在一起,炽热的东西出出进进,每一下都重重的击打在她最敏感脆弱的地方,快感被湮没得差不多了,只有生生的痛楚提醒着乔桥她正经历什么。

    “疼吗?”

    修长的手指凑到乔桥脸颊边,替她擦去一滴眼泪。

    乔桥把脸别过去,倔强地不肯说话。

    “看你流泪,好心疼。”

    嘴上冠冕堂皇,动作却没有一点心慈手软,梁季泽掐住乔桥的大腿,将阴茎向更深的地方挤进去,直到把身下之人逼得脊背都拉直,额头布满冷汗,他也终于确认龟头严丝合缝地抵上了子宫口,才终于肯停下。

    “像个柔软的小碗,扣在我的宝贝上。”

    “闭嘴……”

    “为什么?”梁季泽挺动腰部,“你的里面很湿、很软,值得我赞美。”

    眼看乔桥还想说什么,梁季泽凑到她的耳边,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低声道:“别让我知道你还有说话的力气。”

    乔桥迅速打消了骂他两句的念头。

    可她不知道,自己倔强地闭紧嘴巴,却又脆弱地被性器弄得满脸委屈的样子更加激发人的施虐欲,况且车里空间狭小,她就连皱一下眉毛都逃不过梁季泽的眼睛,男人居高临下地审视她,观察她的每一个表情,眼看着愤怒、不甘、绝望、羞耻等多种神色从她脸上一一掠过,再想到自己就是这些表情的始作俑者,这种绝对的掌控,比肉体的欢愉更让人头皮发麻。

    “小洞洞怎么这么红了?”梁季泽把碍事的布料全都扯到一边,乔桥光裸的下半身全部暴露出来,她闷哼一声,仓皇地试图用手遮住。

    “怕什么?只是看一下。”梁季泽轻而易举地拨开她的手,嫌视野不好又打开了车顶灯,暖黄光线的映照下,小小的穴口被粗大阴茎撑成了一个惊人的圆形,随着梁季泽的抽出动作边缘的娇嫩肉壁还时不时被翻出一点,透着诱人的粉红色。

    “虽然干一点也不错,但我还是更喜欢你不停喷水的样子。”

    他说着,手指娴熟地开始揉捏穴口上方的娇小突起,动作略微不耐,但技巧卓越,乔桥呜咽着扭动身子躲避,徒劳地推拒着他,但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抽插的动作逐渐顺滑,甬道正不受控制地在分泌液体。

    “真乖,给你奖励吧。”

    手指慢慢下移,挪到了穴口边缘。

    乔桥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惊恐地瞪大眼睛,下身忽然一痛,果然!男人竟就着结合的姿势,正把手指挤进去!

    阴茎已足够粗大了,穴口也被撑到了极限,肉壁和性器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空隙,怎么可能再插得进去手指!

    乔桥顾不上让梁季泽知道她还有说话的力气,哀求道:“别这样!我受不了的!”

    “只是几根手指而已。”男人温言劝道,“不会有事的,以后这里还要生下孩子,跟孩子比起来,这点算什么呢?”

    这他妈是一个事儿吗?!

    乔桥劝不住他,只能用最大力气绷紧肌肉,让梁季泽找不到空隙插入手指,男人被她缠得闷哼一声,果然没有精力再去顾及手上的动作,他干脆挺起壮实的腰部,放肆地任由本能占据大脑,压着乔桥狂风暴雨般地抽插一通。

    太好了……就这样射了的话……

    如意算盘还没打完,穴口刺痛,梁季泽居然趁着性器的抽插,把中指的第一指节挤进甬道,被侵犯和被手指玩弄的感觉交织在一起,乔桥一时竟然分辨不出哪种更痛苦。

    “你看,这不是很顺利吗?”

    梁季泽手上微微用力,中指在胀大的肉茎和绷紧的内壁之间硬生生辟出一条道路,一点点向里推进,一个指节,两个指节,然后是无名指,紧随其后。

    乔桥有种正在被人撕扯的绝望感。

    “怎么样?”梁季泽笑容凶残,“你忍一下,一会儿你就知道这样的好处了。”

    是,一边被铁棒一样的东西贯穿,一边被手指搔刮内壁,两种感觉叠加重合,感觉真是不能再好了!

    好得乔桥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马上晕过去!

    每次肉棒抽出的间隙,手指总会不安分地在内部挤压揉摁,把她唯一暂得喘息的时间也霸占了,快感不再是一波一波地涌上,而变成了一堵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高的巨浪,乔桥像是站在一片毫无遮蔽物的沙滩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巨浪来临,自己却束手无策。

    她挣扎、哭泣、反抗全都无用,神经被绷得越来越紧,对失禁的恐惧与对高潮的渴望来回拉扯,下体湿湿嗒嗒,真皮座椅也被弄得一塌糊涂,梁季泽稍微撤出一点手指,他可不希望乔桥太快高潮,就算高潮,也必须是被他的大肉棒操上去的,绝对不能因为手指。

    只差临门一脚却硬生生被拽下浪峰,弄得乔桥濒临崩溃,不停地哀求梁季泽,之前的坚持和自矜全忘了,眼下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无论怎样都行,唯独不要在这里不上不下地吊着!

    “求你了……给我吧……”

    “那就说点让我开心的。”

    “呜呜呜……季泽……”

    清醒时候绝对不可能叫出的称呼也胡乱从嘴里往外冒,看来确实被折腾得不轻。梁季泽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心情莫名好了一点,但这种程度还远不够放过她。

    “还有呢?”

    男人恶意地逼迫着。

    他享受这种全盘掌控的感觉,不仅要占据身体,理智、大脑,乃至每一个细胞,都要听他的号令,梁季泽其实有一点连他自己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恋物癖,将人像玩具一般摆弄,是他最乐于见到的事情。

    乔桥觉得自己似乎晕过去几次,又似乎一直保持清醒,大脑持续昏沉着,这种状态往往出现在彻夜的性爱后,但梁季泽技巧如同魔鬼,她不得不调动全幅精力对抗,导致对方在一次射精都没有的情况下她就脱力了,柔软的棉絮一般瘫在座椅上,双眼无神。

    凶猛的撞击中,乔桥嘴唇动了两下,似乎在说话。

    “大声一点。”

    梁季泽拧起眉毛,胯下用力来了一个深入,乔桥被顶得唔了一声,轻飘飘的,从人耳朵边儿上一掠就过去了。

    但他还是听见了。

    乔桥说,我爱你。

    “你这个骗子。”

    男人泄愤似的狠狠抽插了几下,再也无力抵抗山洪暴发般的射精欲望,低吼着将精液全数射进身下这具柔软的躯体中。

    这不是他要的节奏,掌握全盘的控制被三个字打破了。

    乔桥也终于攀上了期望中的顶点,眼前白亮一片,巨浪终于拍下来,比她幻想得还要激烈、炽热、巨大。

    “你敢骗我?”

    梁季泽猛地掐住乔桥的脖子,眼神凶狠:“谁给你的胆子说这个?你在可怜我吗?”

    他愤怒地想要再次插入,但射精后性器不可避免地疲软,加上穴口湿滑得像一片泥泞洼地,梁季泽试了两次都没能再插进去。

    男人低低地骂了句脏话,执拗地用手指代替,小花穴内混合着精液和体液的粘稠物被挤出来,淫靡不堪。

    “咳咳……”乔桥胸膛剧烈地起伏,梁季泽单手掐着她,气管被扼住,肺泡剧烈扩张,疯狂地想要吸取氧气。

    “不许再跟我说那三个字,听到没有?”

    乔桥慌忙点头,她觉得眼前的人非常陌生,暴躁焦虑得很奇怪,那句话不过是她为了乞求高潮脱口而出罢了,就算不想听,也不至于要掐死她。

    可惜她的保证没有起到什么安抚效果,梁季泽的焦虑更加严重了,他不得不松开乔桥去揉摁自己的太阳穴,乔桥终于得以大口呼吸,使劲儿喘了两下后才发现情况好像不太对。

    梁季泽的动作忽然停住了,如同被人摁了暂停键一样,眼神瞬间涣散,手指维持着揉摁的姿势停在半空。

    乔桥吓了一跳,顾不得擦拭浑身的脏污,小心地推了他一下:“梁先生?梁先生?你没事吧?”

    梁季泽绵长的睫毛合起,定了两秒后再次睁开。

    他看向乔桥,忽然露出一个陌生的,却称得上春风和煦的笑容,他微笑道:“你好,乔桥,终于见面了,我是梁季泽的子人格。”

    203:谢知

    “子人格?”乔桥茫然地反问了一遍,“那是什么?”

    “真可怜。”男人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率先捡起车厢里散落的衣服披在乔桥裸露的身体上,“他总是这么暴戾,对你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

    脸上的表情,说话的语气,递衣服的动作,都那么温柔平和,却又陌生得让人浑身发冷。

    梁季泽在搞什么?他又要弄什么新花样?难道刚才那快要把自己折腾死的性爱都没满足他,所以非要玩角色扮演吗?

    否则为什么几秒之间就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我倒要好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触发了转换,我可能还会被一直压制下去,想获得控制权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说完,他还轻笑了一声,喉结微微颤动,尾音带上了一点鼻腔共振,酥酥软软的,非常好听,与梁季泽惯常的低沉冷酷的哼笑截然不同。

    甚至连发音方式都改变了?!

    乔桥抓着衣服,警惕地瞪着他,闭紧嘴巴不肯说话。

    “看,这里都青了。”他垂下视线看到乔桥腿上的掐痕,手掌轻轻覆上去,恰到好处地按摩着为她活血化瘀。

    “好了,你别弄了。”乔桥被违和感弄得坐立难安,连忙推开他,“你、你不是在演戏拿我寻开心吧?”

    “这个比较难解释。”男人咬住嘴唇,迟疑了一会儿道:“你还是直接感受一下吧。”

    乔桥还没想明白他的话,腰上一紧,忽然被对方搂了过去,紧接着唇上一热,被人重重吻住。

    “唔!”

    又来?!就知道你满脑子都是下流无耻的东西,差点被你骗了!

    乔桥愤怒地推拒着结实的胸膛,却被轻而易举地制住手脚。

    “用心感受,我跟梁季泽有什么不同。”

    什么乱七八糟的!?

    乔桥又要挣扎,却蓦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嘴唇被小心地吻啄着,就连舌尖的追逐都是轻盈而灵巧的,和梁季泽大开大合,粗暴凶狠得好像要把人囫囵吞进肚子里的吻截然不同,乔桥闭紧牙关,舌尖竟然也只是在唇齿处游移,没有乔桥的准许,不肯越雷池一步。

    这种接吻方式实在太美好,乔桥坚持了几分钟就缴械投降,牙关稍稍一松,男人便长驱直入,柔软湿润的吻,嘴唇和嘴唇贴近,气息和气息交融,没有丝毫攻击性,全身心的投入,让这个吻真真正正成为了一种享受。

    被松开后,乔桥心跳剧烈得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脸红得更是一塌糊涂。

    真、真够纯情的。

    不过她也由此确定了眼前的人没骗她。毕竟表情可以控制,眼神可以伪装,唯独身体是骗不了人的,接吻和性爱的反应是最直白和原始的,没人能在这种事上做手脚,也做不了手脚。

    “懂了吗?”男人语气柔和。

    “……有点懂了。”

    “把衣服穿好,你可能需要上点药。”他坐回驾驶位,“我跟梁季泽的记忆只有部分共享,你叫醒我之前,我一直在沉睡,所以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希望你能帮我。”

    “好,可是梁先生——”乔桥迟疑着,“我该叫你什么?”

    “梁季泽听从心理医生的意见,不敢给我取名字,他要杜绝任何可能诱发我出现的字词。”男人微笑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帮我取一个。”

    “诶?不不,我不行的……”

    “你不是叫过我兔子先生吗?”

    妈呀这句话信息量可太大了。

    乔桥顾不得细想,先把这个娘出天际的名字否了:“那只是随便起的,还是换一个吧,你自己来比较好。”

    “那就叫谢知吧,如果没有他,也不会有我。”

    乔桥怔住。

    谢知。

    这不是梁季泽当年拿过不少奖项的一部电影《妄想国》里杀人凶手的名字吗?乔桥恰好看过这部悬疑电影,谢知是名优秀的外科医生,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偷偷暗恋着自己的师姐,即便后者的眼中根本没有他。师姐错手杀人后,谢知为了救她不惜用一条条人命撇清师姐身上的嫌疑,硬是把私仇做成了连环杀人案,耍得警局团团转。当然最后身为侦探的男主角一定要破获这起案子,将谢知绳之以法。

    那时梁季泽还年轻,所以谢知这个角色是由他扮演的。

    《妄想国》播出后还引起了轩然大波,梁季泽演得实在太深入人心,相比男主角的伟光正和脸谱化,他对师姐的爱恋和痴迷都让人心痛不已,谢知最后被捕的镜头甚至让好多观众泪洒当场。虽然《妄想国》因为格局太小只能算二流电影,但梁季泽在里面贡献的演技无疑是影帝级别的,并且那时他才只有二十岁。

    “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梁季泽饰演谢知时入戏太深,以至于电影结束都无法抽离出来,他的大脑为了自救就分裂出了第二个人格来承载谢知的一切,所以才有了我。”

    “可是……”

    “乔桥,梁季泽是名did患者,这个病很复杂,我想先带你回到安全的地方,以后再慢慢解释,好吗?”

    “好……”

    谢知冲她微笑,动作略带生涩地打火启动汽车:“那我们往那边走?”

    聚会是铁定赶不上了,好在余监制估计也料到了梁季泽多半不会去,连个催促的电话都没有,乔桥的手机也在上车时被梁季泽关掉了,他很不喜欢自己说话时被铃声打断。

    乔桥看着谢知开车,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考驾照时,是你考的还是他考的?”

    “当然是他。”

    “那你岂不是……没有驾照?”

    谢知低低笑了一声:“但我经常看他开车,所以也会一点。”

    “你说的‘看’是指——”

    “用梁季泽的眼睛看,我们有时五感互通。”

    谢知开车很慢,所以他们用了比去时多一倍的时间回来。谢知对梁季泽来参加综艺的事一概不知,连自己住的房号都不清楚,乔桥发愁第二天录综艺怎么办,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拖着发软的双腿把谢知安顿好,乔桥迅速回房间好好洗了个澡,把浑身上下收拾干净。

    被过度扩张的穴口敏感而脆弱,手指一碰就会引起刺痛,害得她只能像个旧社会的千金小姐似的走小碎步,多迈一寸都不敢。

    趁着还有点时间,乔桥打开电脑粗略地查了一下什么是“did”。

    这个病全称叫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精神疾病中的一种,全球确诊的病例也不过一万多例,拥有五个以上人格的只有不到一千人。

    梁季泽似乎只有谢知这一个子人格,他也说过自己就是兔子先生,既然这样,梁季泽以前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也就都解释得通了。

    原来是病啊……

    房门被人敲响,这样轻飘飘的敲门方式,搞得乔桥还以为是保洁员,她隔着门板说了一句“不需要清洁”,外面却传来谢知的声音:“是我。”

    ……对于谢知跟梁季泽不同的地方,她恐怕得适应一阵子了。

    “明天的录制,我有点拿不准主意。”

    一提录制乔桥就脑壳疼,她想了想:“你这样子一上镜铁定会被看出来,干脆装病好了。”

    谢知却没有预想中的一口答应,反倒迟疑着:“可是这个节目似乎很有意思。”

    他的视线轻飘飘地放在乔桥身上,又不动声色地移走,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不行。”乔桥一口回绝,“你绝对不能出现在镜头前。”

    “好吧。”谢知想了想,点头:“我听你的。”

    顶着梁季泽的脸和身体做这种乖乖听话的表情,实在让人有够暗爽的。

    乔桥忽然起了好奇之心,想着刚才查的资料,顺嘴问道:“梁季泽只有你一个子人格吗?”

    “不是。”谢知好笑地摇头,“他太容易入戏了,几乎每一部倾尽心血表演的电影都会让他分离出一个新的人格,我想想,到现在差不多有二十多个了。”

    “呃……那、那其他子人格呢?也在沉睡吗?”

    “没有。”谢知微笑道,“他们已经被我融合了,二十几个人共用一个身体,太挤了点,对吧?”

    “你可以融合别的人格?”

    “嗯。”谢知点头,却不想让乔桥在这个话题上过多探讨,他岔开道:“你身体好点了吗?”

    乔桥脸微微发红,如果把谢知当一个独立的人来看,那初见面时自己的裸体就全被看光了……还是以那种方式。

    “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谢知识趣地站起来。

    他的穿着打扮也与梁季泽的喜好大相径庭,梁季泽喜欢穿正经的西装,谢知似乎更喜欢舒适低调些的衣服。

    谢知走到门口,正要带上门,忽然听到乔桥说了句:“我爱你!”

    男人愣了下,问道:“什么?”

    “没、没事……”乔桥窘迫地摆手,她只是想试试能不能像叫谢知出来一样把梁季泽叫出来。

    虽然谢知看上去好相处又温柔,但……他毕竟不能算一个真正的人,对吧?

    谢知慢慢把门带上,眼底漆黑一片。

    想把梁季泽叫出来吗?

    未免想得太简单了一点。

    好不容易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好不容易可以接近你,哪有轻易交出去的道理?

    204:预感

    第二天,谢知果然听话地请了病假,虽然余监制急得到处打电话找替补嘉宾,乔桥却着实松了口气。

    谢知和梁季泽的区别,大到连她这个跟梁季泽算不上多熟的外人都一眼看得出来的地步,那些从十多年前就追他的粉丝们就更不用说了,一旦谢知暴露在灯光下,绝对分分钟露馅。

    可一直装病也不是办法,还是得赶紧把正主弄回来才行。

    乔桥心里揣着事,好不容易熬到录制结束,赶紧买了些饭回酒店了。

    谢知果然无聊地在房间里摆弄遥控器,看到乔桥回来脸上才挂上笑容:“录制结束了?”

    “嗯,你吃饭了吗?”

    “没有。”谢知乖乖地坐在餐桌前看乔桥把饭菜一样样摆好,“你不让我出去,我就没吃饭。”

    “……我的意思是让你别出去见人。”乔桥忍不住想扶额,“还有,不出门你也可以叫外卖啊。”

    “梁季泽从来不叫外卖,我也不会叫。”

    看来还得抽空教他点生活常识。

    “先吃点垫垫,特意挑了几个你爱吃的菜。”乔桥塞给他一双筷子,“哦,筷子会用吧?”

    “嗯。”谢知接过,却迟迟不肯下筷。

    “怎么了?”

    “这些……”谢知慢吞吞道,“都不合我口味。”

    “……”

    糟了,自己根本不知道谢知喜欢什么,只是下意识挑了梁季泽喜欢吃的。

    乔桥忽然有点歉疚:“那我再给你买一份新的。”

    “不要。”谢知拉住她,“一会儿你陪我出去吃吧,这里好闷。”

    “出门……不太好吧?”

    “你今天不还陪着那个新来的嘉宾吃午饭了么?为什么不能陪我吃?”

    乔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谢知用下颌指了指电视:“这里跟录制现场的信号是连着的。”

    “……”

    妈蛋,节目组真偏心,有这种黑科技却只给梁影帝房间装。

    “好吧。”乔桥只能妥协,“不过出门去哪儿吃,吃什么,都要我说了算,如果有人认出你——”

    “咬死不承认,只说长的像。”

    “很好。”

    临出门前,谢知忽然从背后抱住了她,脑袋轻轻搁在她的肩窝里,像大型犬一样蹭着她的脸,不过持续时间很短,只有几秒钟,不等乔桥挣扎就放开了。

    “你干嘛?”乔桥捂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脖颈处,略带恼怒地瞪着谢知。

    “那个人,也抱你了。”

    乔桥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啊?”

    “跟你搭档的那个人。”

    乔桥想了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谢知说的应该是今天跟乔桥搭档的新嘉宾,可人家只是把手随意地往她肩膀上搭了一下,根本没抱得这么过分好不好?!

    “走了。”

    谢知戴上帽子,冲乔桥微微一笑。

    明明用的是梁季泽的身体,梁季泽的脸,可笑容却截然不同。梁季泽的邪佞戾气全然没有,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感受不到丝毫侵略性的温柔。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笑容却让乔桥有种莫名的危险之感。

    最好,只是自己想多了吧。

    乔桥怕有人认出谢知,就低调地选了路边一家麻辣烫,好在谢知获得身体主动权的机会不多,因此看什么都新鲜,也不嫌弃挂着一层油花的桌面,期待地看着乔桥给他涮串,非常给面子。

    坐对面的是一对情侣,女生频频往这边看,几次欲言又止,谢知扬起一个笑容,先发制人道:“我是不是跟梁影帝长得很像?”

    “对对对!”女生忙不迭点头,“真的好像啊!要不是气质差太多,我都以为是本人呢!最近他不是在这边录节目嘛。”

    “我气质不好吗?”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们是两种类型啦,脸长得再像我都不会认错的那种,我可是梁影帝的铁粉哦。”

    乔桥戳戳谢知,压低声音:“我就说嘛,你上节目肯定会被怀疑。”

    “可天天在酒店好无聊。”

    “那……”乔桥迟疑着,“我多陪陪你?”

    谢知绽放出微笑:“好啊,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麻烦你教我了。”

    怎么莫名有种被套路的感觉?

    其后几天,谢知果然一有不懂的就来敲乔桥的房门,一次比一次娴熟,后来干脆仗着脸蛋优势,跟前台要了张乔桥的房卡。

    “你这样不好吧!”乔桥抗议,“万一我在洗澡换衣服什么的,你刷门进来多尴尬。”

    “进来前我会敲门的。”

    “我在浴室的话听不到啊。”

    “那我也看不见你,有什么尴尬的?”

    ……他说得好有道理。

    “乔桥……”谢知欲言又止,“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

    “这个节目,能不能不要录了?”

    “为什么?余监制不是还挺卖力的吗?我们上期的收视率也很高啊。”

    “可是每天看你跟别人谈恋爱,很不舒服。”

    “哈哈哈。”乔桥了然地笑笑,大方地拍拍谢知的肩膀,以一副前辈指导晚辈的姿态说道:“你是说中午那个泥潭项目吧?那都是有剧本的,为了制造暧昧和笑点才那么安排,毕竟这是个恋爱综艺嘛。”

    “我知道。”谢知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乔桥,“但看着你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我真的很生气。”

    他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委屈地补充:“梁季泽为什么允许你参加这种东西?我恨不得把你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乔桥打个哈哈,想把这个话题岔过去。

    谢知对她的渴望和恋慕从不掩饰,全都赤裸裸地写在眼睛里,即便他从没直白的说过,准确一点形容,是每次想说都被乔桥找借口打断了。

    “我没有在开玩笑。”谢知认真道,“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

    “这是不可能的。”乔桥嘴巴比大脑快一步,忍不住道,“起码你必须跟梁季泽分享我。”

    两人相处的这几天里,‘梁季泽’三个字已然成为心照不宣的禁忌,谢知不提,乔桥也不提,都在有意规避。

    “那么,你觉得我跟他比怎么样?”

    乔桥张口结舌:“这……怎么能比。”

    “很难吗?”谢知皱眉,语气不解,“他做过那么多伤害你的事,你都可以原谅他?”

    “这跟原谅不原谅有什么关系?你、你毕竟不算——”乔桥迅速住嘴,但谢知还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的笑容慢慢冻结:“你想说,我不算一个人?”

    乔桥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以为谢知会很生气,但只过了几秒钟,他就回复常态了,好像那一瞬间的冷漠根本就是乔桥的幻觉。

    “没关系,你会慢慢接受我的。”

    乔桥心想,你哪儿有时间,我早就在网上查过了,did患者不会一直维持子人格状态,迟早梁季泽会再换出来。

    她一直这么坚信,可等啊等,等啊等,这期综艺都要结束了,临时请来的替补嘉宾都快成常驻嘉宾了,操纵身体的也一直是谢知。

    谢知抱病抱了大半期节目,搞得余监制很过意不去,几次都劝他回去养病,但都被谢知拒绝了。谢知白天闭门不出,晚上则缠着乔桥,虽然他人畜无害,也不会提奇奇怪怪的要求,乔桥的境况跟梁季泽在时相比,仿佛从地狱升到了天堂,但作为主人格的梁季泽始终不出来,让乔桥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节目第二天就要杀青了,晚上照例一起吃饭时,乔桥终于小心地问道:“梁季泽他……还好吗?”

    谢知握筷子的手顿了顿,抬眸微笑:“他在沉睡,就像以前的我一样。”

    “哦……”

    “你想见他?”谢知状若无意地问道。

    “咳咳,这不是录制快结束了嘛,你回公司以后会被人看出来吧?”

    “没事,我可以暂停活动。”

    “哈哈,是吗?”乔桥干笑一声,“我怎么就没想到。”

    “你要是想见他,也不是不可以。”谢知慢吞吞道。

    “啊?”乔桥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不要显得太过急切,“见不见都行啦,我无所谓的。”

    “我试着叫一下好了。”

    谢知说完,果然停住动作,双眼的焦距也瞬间拉远,仿佛神游天外。

    只有短短几秒钟,他就回神了,抱歉地冲乔桥一笑:“他可能太累了,叫不醒。”

    乔桥暗自腹诽,我怎么觉得你压根没叫呢?

    但这种事她再急也帮不上忙,只能接受谢知给她的解释。

    “晚上我会给东赫发邮件,请一个长假。”

    “好。”

    “我想去旅游,你能陪我吗?”

    “应该不行,长假我刚请过了,不好再请。”

    “那就辞职吧,反正我有很多存款。”

    “……那不是你的存款。”

    跟谢知吃饭很轻松,他情商高,会说话,时刻注意着乔桥的情绪,很难不被他吸引。

    但心里的不安却如同被不断撕开的裂口,逐渐扩大着。

    她望着谢知安静夹菜的姿态,一个荒谬的念头忽然出现在脑海中,梁季泽该不会,再也出不来了吧?

    205:窃取

    《想你》录制顺利收官,虽然后半段梁季泽抱病没有出现,但收视率却没有大幅下滑,说明制作组本身能力还是过硬的。

    乔桥在综艺里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不过她似乎渐渐被定位成了……谐星?

    这也是她录到后半段才意识到的,好像一有什么需要某人‘牺牲小我,娱乐大众’的事,导演和其他嘉宾都会默契地看向她,主要原因当然是乔桥没什么偶像包袱,不像同期的小花小鲜肉,为了追求上镜美时刻把嘴角维持在标准的45度。

    乔桥整期节目下来,着实为粉丝和网友们贡献了不少表情包……甚至还因祸得福收获了一波‘颜粉’。

    ……唉,这就是没管理好面部神经的下场。

    从杀青宴回来,乔桥照例带着晚饭去敲谢知的房门,敲了一会儿没人应答,她只好摸出谢知早就塞给自己的房卡,刷卡进入。

    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怪不得没听到,原来在洗澡啊。

    “是乔桥来了吗?”听到异动,水声停了,谢知的声音从浴室传出。

    “是我!”乔桥应道,“我把晚饭先放桌上啦!”

    “好,我马上。”

    男人在浴室洗着,乔桥无聊地打量屋里的摆设。自从教会了谢知网购,短短几天屋里就添置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真不知道梁季泽回来后看到这些有什么感想。

    对了……梁季泽……

    乔桥快被这事愁死了,偏偏还必须保密,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她几次想给宋祁言打电话,都是在最后一秒强行止住了,梁季泽变成这样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眼下必须把这事死死捂住。

    就算要求助,也得等她用尽办法以后。

    乔桥的目光落到静静躺在桌子一角的手机上。

    手机?

    对了,谢知说过,梁季泽听从心理治疗师的意见,一直不敢给他起名字,说明梁季泽不仅知道谢知的存在,还尝试过治疗。那么他的手机里一定存着心理医生的电话,如果能联系上,其余的问题不就都迎刃而解的了吗?

    乔桥鬼鬼祟祟地探头望了一眼浴室,很好,水声还很响,应该暂时不会出来。

    她激动地捡起手机,点亮屏幕时手都在抖,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屏幕上只跳出一行冰冷的字:指纹不正确,解锁失败。

    啊啊啊啊!怎么偏偏是指纹!

    指纹……指纹……

    乔桥绞尽脑汁地思索,要说神不知鬼不觉搞到指纹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但——

    “乔桥?”

    浴室门把手轻轻拧动,谢知披着毛巾浑身冒着热气出来,他看向沙发,轻咦了一声:“睡着了吗?”

    乔桥双眼紧闭侧躺在沙发上,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手机当然也在谢知出来的前一秒摆回了原位,好像什么都没有动过。

    “怎么睡在这里,着凉了怎么办?”

    乔桥听到谢知的脚步声一步步到跟前,鼻尖也钻进一股蒸汽和沐浴液混杂的味道。谢知不抽烟,但梁季泽身上常年累月的烟草味还是遗留了下来,只闻味道的话,乔桥会错觉此时站在她面前的,就是梁季泽。

    “乔桥?”

    男人低声呼唤她,乔桥敬业地放轻呼吸,好像对外界的一切都无知无觉。

    “太没警戒心了。”

    头顶上方传来这么一句,她正奇怪这有跟警戒心有什么关系,就忽然觉得嘴上一热,谢知竟然、竟然亲上来了!

    ……这展开有点不对吧大兄弟!

    男人吻得越来越深,舌头更是长驱直入,乔桥为了不被揭穿只能放松身体,任由对方撬开她的牙关侵犯口腔……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好在谢知也怕吵醒她,稍稍得了点甜头后就识趣地退开了,乔桥在心底松了口气,再这么亲个十秒八秒,她怕自己真要控制不住蹬人了。

    等等,胸口怎么凉凉的?

    妈呀!这人是在解我衣服吗!?

    亲就算了,脱衣服过分了吧!

    耳边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胸口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皮肤和冷空气接触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乔桥内心那个纠结,可要是现在‘醒来’,刚才不就白忍了?但这么解下去……

    “好想对你做更过分的事。”耳边响起谢知低沉的嗓音,“但还不到时候。”他说完,在乔桥胸口两个乳包中间亲了一下,就好好地又把她的衣服合上了。

    乔桥必须承认,谢知嘴唇接触她胸口的瞬间,她真有种被陌生男人吃豆腐的感觉,背上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唯一的安慰就是谢知如乔桥预料的一样,没有选择叫醒她,而是把她抱进了卧室,好好地安置在床上。

    乔桥耐心地等着谢知吃饭,洗漱,最后躺在她的身边。

    “晚安。”

    男人盖上被子,不一会儿,身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稳妥起见,乔桥又静静地等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翻了个身。身边的人毫无动静,应该是睡熟了。

    很好。

    乔桥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床。

    手机被谢知放到了他那侧的床头柜上,乔桥绕过去的时候还留心观察了一下,谢知闭着眼睛,神情很放松,明显入睡前心情很好。

    梁季泽睡觉时却不是这样,他心思重,思虑深,即便是睡着也鲜少露出这种神态,反而总是不自觉蹙着眉头,好像连自己的梦都不能让他开心。

    算了,现在不是比较他们两个的时候。

    手机静静地躺着,乔桥小心翼翼地拿起点了一下,屏幕上仍然显示着‘解锁失败’的字样。不过没关系,现成的活体指纹不就正躺在她身后吗?

    她捏起谢知因睡眠而自然垂在身侧的右手拇指,轻轻摁到采集指纹的圆圈里。屏幕一亮,解锁成功。

    出乎意料地顺利啊。

    乔桥谨慎地向后看了一眼,男人还在熟睡,什么都不知道。

    时间紧迫,她直接翻到通讯录,可梁季泽手机里存了大量的电话号码,乔桥又不知道他的治疗师姓甚名谁,只能关键词检索,查找所有备注里带‘医生’二字的。

    ……结果出来了一排。

    乔桥手头没有纸笔,只能用自己手机拍照,正手忙脚乱倒腾两个手机的时候,沙哑的男声忽然从背后响起:“你在干什么?”

    乔桥心脏都差点停止了。

    “你你你你你醒了?”

    谢知半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脸上看不清表情:“你想找谁的号码?”

    “我……”

    “向别人求救吗?”

    “……”

    “这么想离开我吗?我对你这么好,你却只惦记着强奸过你的梁季泽?”

    “你怎么知道……”

    “我为什么知道?”谢知微微一笑,仍然是那般春风拂面的笑容,“因为我那时跟梁季泽五感互通啊。”

    他慢条斯理地补充:“你里面的热度,我永远都忘不了呢。”

    乔桥定定地盯着谢知:“你不是谢知,谢知这个角色,不会说出这种话。”

    “我说过了,我不仅仅是谢知,我融合了梁季泽分裂出的二十多个人格,还有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躲在意识最深处的,阴暗危险的人格。”谢知慢慢地笑了,“说起来,梁季泽应该好好谢谢我,否则他的病可比现在严重多了。”

    “……所以兔子先生,也是你伪装出来的?”

    “你很喜欢?”

    “起码比这样的你好。”露出真面目的你。

    “我早就发现了,对付你,怀柔政策根本无用。梁季泽的选择才是对的,拆吃入腹就行了。”

    “……你想干嘛?”

    “不干嘛。”谢知抓过乔桥紧攥的两部手机,顺手扔进了旁边的鱼缸。手机屏幕在水中闪烁了几下后熄灭,一簇蓝色的电光紧接着闪过,满缸的孔雀鱼全翻了白肚皮。

    它们僵直地飘在水面上,像一丛丛白色的花。

    “睡吧。”

    这次没再刻意保持距离,谢知直接搂住了乔桥的腰,将她拽进怀中。

    “我要回我自己的房间。”

    “不可能,你今后都别想离开我。”

    “你这样我睡不着!”

    “那就醒着。”

    “我——”

    “……我现在很困,别让我清醒,否则不止亲在胸口。”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