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npH) - 分卷阅读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她视野的全部,她尝试着睁开眼睛从眼罩下面透光的细缝里看到些什么,却因为眼罩贴得太紧也只能看见下方的一线沙色的驼毛毯,再多了就真的看不到了。

    可乔桥却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悠哉对手的目光,从上到下,把她像一条红背白肚的鲤鱼一样从‘渔网’里捞起来,剥去她的锁链和眼罩,褪下她的手铐和绞索,把她里里外外扒个精光,就连头发丝也要细细地闻嗅一遍,确保新鲜生动,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始享用她。

    有津液顺着乔桥的嘴角不自禁地淌下来,然后他的一根手指便慢慢摸索上了乔桥的下颌,轻飘飘地给乔桥拭去了。

    第五章明白了的性奴戏

    乔桥还没从这浓情蜜意的动作里回过神来,就猛地被人揪着头发拖离了一直舔弄的男人的性器,又是迅速地不给乔桥发声的机会似的把口塞又塞到了乔桥的嘴里,乔桥气得七窍生烟,剧烈地挣扎着,对方却浑不在意似的抬起了乔桥的一条腿,猛地顶了进去。

    “嗯……”

    乔桥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

    无非是沉沉的肉体交合声中的一声无法自抑的喘息,却让乔桥听得浑身都要软下来,男人确实是喉咙发声,短短的一个单音节都发得那么厚沉且磁性,尾音微微地颤了一下,仿佛一道随着鱼线摇摆的小钩子,在水里晶光光地闪亮,引得乔桥心甘情愿地就上了钩。

    乔桥的腰塌了下去,粗长的性器绞磨得她遍体酥麻,这种痒是从心里一直泛到天灵盖的,躲都没得躲。乔桥吱吱呜呜的哼了一声,男人的手终于吝啬地扶住了她的腰,温热的手掌带着点硬茧,采用着后背的姿势一下下顶弄着乔桥。乔桥那孩子般萌芽似的乳包却得不到照拂,在空气里随着男人的节奏上上下下地颤动着。

    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她就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男人技巧卓群,饶是从业两年的乔桥也倍感吃力,她多次试图把意识抽离出去想点别的什么好浇灭体内的泼天大火,可次次都轻而易举地就被男人拽了回了这销金蚀骨的肉欲洪流里,揪住她头发的指,扶住她腰身的手,体内辗转抽插的性器,甚至是对方不经意间溢出的气息,都足以掌控住乔桥,让她欲罢不能。

    到底、到底是谁??

    花穴里的快感持续堆积,油光水滑的龟头撑开层层褶皱直抵最深处,敏感点被一再摩擦,乔桥身子抖个不停,她想开口求饶,奈何口塞塞得很紧,尝试了无数遍也只能发出含义不清的低泣。

    别……别再继续了……

    乔桥被他抱着翻了个身子,又压在墙上狠狠顶弄了起来。

    也不知这么往来了多少下,渐渐男人的喘息声粗重了点,身前的男人似乎也处在了关键的边缘,他总算丢掉了他一直以来的闲适和悠哉,在最原始的性欲面前败下阵来,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乔桥,扭过她的脸,在她布满泪痕的脸皮上印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几乎与此同时, 男人的性器狠狠撞进了乔桥的宫口。

    极致的温柔与极致的残暴就这么浑然天成的融化在了一起。

    乔桥尖叫了一声,她的身子重重弹跳了一下,花穴中一下子冒出了汩汩的液体,直直浇在了男人的深埋在乔桥体内的龟头上。

    “你好烫……”

    男人咬住乔桥的耳垂,低低笑着地说了自两人开始拍摄以来的第一句话,声音一如乔桥想象的那样性感,她直觉这句不是台词,于是少见地红了脸,感受到男人埋在她肩窝的下颌扎扎的,应该是些短短的胡渣。

    乔桥忽然就觉得胸中之前仅存的那点闷烦之气也一并烟消云散了。

    她把身子软下来,用小穴层层绞紧了男人的阴茎,仿佛一圈圈勒住的肉筋,男人叹息般长长舒了一口气,猛地拉开动作再不保留地抽插起来,快感顿时如千斤巨浪掀得乔桥几乎眩晕过去,汁水四溅,肉色翻飞,男人情动之时一口咬住了乔桥的锁骨,用后槽牙重重地碾磨,几乎咬出血来。

    直到导演喊了结束,乔桥仍然浑身颤抖地侧躺在地毯上,她还没有从这场癫狂的单方支配的性爱中回过神来。

    工作人员帮她解开了手铐和眼罩,乔桥重获光明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张望,然而扫视全场她也并没有看到那个跟她合作了二十分钟的男演员,倒是看到了坐在门边的秦瑞成,似乎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了。

    淡淡的粉色顺着乔桥的脸颊爬上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竟然觉得非常难为情……这明明是正常的工作呀。

    看到乔桥被缚得胳膊无力,腰都直不起来,秦瑞成叹了口气,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毛毯,大步流星地走过去,轻轻包住了身无寸缕的乔桥。

    乔桥抬起眼睛来看秦瑞成,水汪汪的眼睛,哭了的原因泪痕还没干透,在脸上结出了几道泛白的水渍,仿佛冬天窗玻璃上的剔透霜花。

    “下次我可不来看了。”秦瑞成直接把乔桥打横抱起来,半真半假地说道。

    乔桥没说话,只是仰头看着他,用眼睛在问为什么。

    “你猜。”秦瑞成低头笑了笑,他的胸膛很宽阔,乔桥老老实实地蜷缩在他怀里,任由对方把自己抱进了浴室。

    “你自己好好洗洗,多泡一会儿,如果需要拿衣服你就叫我一声。”秦瑞成把乔桥放进浴缸,里面已经早就放好了热气腾腾的热水。

    乔桥细如蚊喃地应了一声,秦瑞成转身便打算离开,虽然是产业,但男女演员毕竟在工作外都是同事关系,还是应该回避一下的,然而秦瑞成一步还没迈完,乔桥却又叫住了他。

    “……他是谁?”

    秦瑞成仿佛早就预料到乔桥会有这么一问似的,他侧了一下头,却并没有转身:“梁季泽。”

    顿了顿,又补充道:“你别靠近他。”

    秦瑞成说完便走了出去,浅碳色的西装被浴室里蒸腾的雾气多染了一层浓深,看起来背影异常冷硬和萧肃。

    梁季泽。梁季泽。

    乔桥慢慢把身子沉进温热的水流里,任由水线直漫过脖颈和嘴唇,只留上半脸露在空气里,活像是小心翼翼从草丛里探出脑袋的小兽。

    她不是没听说过梁季泽,就连她这样边缘化的演员都听过的,如雷贯耳的名字,只是乔桥没想到竟然会让自己碰到了。

    梁季泽不是正统的演员出身,正相反,他是实打实的娱乐圈影帝。

    早在公司刚建立之初,梁季泽就已经凭借几部实力电影拿过国内外各大奖项了,他的演技极其精湛,在其代表作《素海》中的一段长达十二分钟的长镜头至今也仍被业内人士拿出来当做范本进行讲解剖析,梁季泽是真正愿意去理解电影精髓的人,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先驱者。

    在外界有响当当名头的他踏足界的原因也很简单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