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娇宠(H) - 【皇帝篇16】用手舒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景琛并没有考虑过楚娇愿不愿意嫁给他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楚娇既然走进了他的世界,就不要想逃离开了。

    他不愿意,也不允许。

    景琛骨子里一直都有着景氏皇族的霸道与偏执,只不过他还没有意识到。

    当然,他并不是不知道娶一个不明身份假扮太监的女子会面临多大困难。但没关系,他相信总有办法。

    可以说,他努力的目标便是如此。

    这些目标都是长期的,而眼下景琛最想做的,是戳穿他的小太监一直想要隐瞒的某件事。

    楚娇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露馅了。她十分悠闲地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将屁股养好了不说,连脸蛋都因着成天好吃好喝而圆润了不少。

    而另一边,自不小心看到春宫图后,景琛已经连着做了半个月的春梦。

    梦里面,总是会有另一个人出现。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对她做遍了。

    又一次支着帐篷醒来,景琛黑着脸望着冰凉湿润的亵裤,扬声吩咐人进来。

    “主子,您需要什么?”一个轻快的声音随着脚步声临近,景琛连忙扯过被子遮住自己。

    他都忘了,昨日下人便禀报说小饺子好全了,申请回来伺候。

    这半个月楚娇养着病,景琛的日常都是另外一个二等太监服侍的,他让人服侍前还心有余悸地特别吩咐那二等太监脱了衣服,亲自检查了一遍才允许他近身,害得那小太监回去惴惴不安了好几天,以为主子看上自己了。

    “你别过来!”他有些羞臊,怕自己这情形被少女看了去。

    之前将楚娇当做太监,沐浴更衣什么的从不避讳,景琛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意识到小饺子是个女孩,如今两人也不过就差了三四岁,皮薄的少年便在意起来了。

    楚娇其实在交接时已经听下面的人说了,说是六皇子近来常常换洗亵裤,终于‘长大’了。

    她心中好笑,之前世界里,男主都是器大活好知人事,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青涩的时候呢。

    “主子,奴才闲着没事儿,给您缝了件亵衣,您要不要试一试?”

    楚娇没有戳破少年想隐瞒的害羞事,只是很正常地捧着一捧衣物走进房间,站在了床前。

    景琛在床上瞪着自己的老二:往日不是一会儿就好了吗?你今儿倒是赶紧软下去啊!

    然而事与愿违,随着楚娇的温柔声线传入耳中,胯下的东西支楞得更加精神了。

    “主子,我掀开帘子了?”

    楚娇骨子里就没有古代人的尊卑,虽然这个世界里是个卑微的假太监,但景琛待她向来好,所以她对于少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常常无视,总按自己的想法来。

    纱帐被挂在两旁的床柱上,楚娇弯腰将衣服放在榻上,一抬眼便看见了少年那连锦被也掩不住的凸起。

    景琛红着脸:“别看!”

    楚娇心中对少年此时的青涩又是欣慰又是好笑。她伴随着少年成长,看着他慢慢地从一个阴郁的小孩慢慢变得优秀,虽然换到现实世界不过也就是高中生,但景琛周身的沉稳气度和以往世界相处的习惯总会让楚娇会忽略掉他其实不过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如今这副模样,才有了些少年的影子。

    “这有什么的呀,主子,这是一个男人正常的表现。”楚娇浅浅勾起嘴角,觉得自己如同一个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您别害臊,这憋久了可不好,得尽快舒缓了。”

    舒缓?景琛望着面前面庞如玉的太监,顿声:“怎、怎么舒缓?”

    “用手呀。”楚娇坏笑着比划了一下,早已是老司机的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

    景琛脸却又红又白:“你怎么知道的!”

    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知道这种事!?

    楚娇挑了挑眉,并不知道自己马甲已经掉了,抛给景琛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虽然没了把,奴才好歹是个男人嘛,这种事……当然知道。”

    景琛一听,差点手中的被子都捏不住。

    呸!你是个屁的男人!

    这个小骗子!

    一直压在心中被小太监隐瞒的不开心终于浮出水面。越想越生气,景琛干脆靠在枕上,瞪着某个不知大难临头的小骗子:“本殿不会!你过来服侍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