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娇宠(H) - 【皇帝篇21】潜龙在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自从被江太傅收为弟子,景琛在课业之余,更多了许多要学的东西。江太傅想要交给他的,不仅是君子处事之术,更是帝王治国之术。

    他如同永不饱和的海绵,不断地吸收着新的知识,又如同璞玉,渐渐被雕琢成重器的模样。

    江太傅曾告诫景琛,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退也是进。他进得太快了,已经招了他兄长们和背后势力的眼,所以景琛收敛了锋芒,开始学着韬光养晦。

    他变得‘平庸’起来,不再事事争先,每日除了上课,便是回到自己宫中闭门不出,长此以往,宫里宫外对他的赞叹渐渐销声匿迹,他又成了一个无人重视的皇子。

    容妃将他叫过去训了几顿,景琛只明面上诺诺而应,转过身却照旧不误,将容妃气得摔了好几个杯子。

    但如今景琛大了,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再惩治他,只好将目光暂且放在其他人身上。

    而景琛呢,开始变得更悠闲自在起来。

    每日除了完成江太傅布置的课业,便是和楚娇厮混,胸无大志的模样让楚娇怀疑他以后是怎么成为皇帝的。

    不过当隔了好一段时日,楚娇听到太监们私下里的闲聊时,才知道她的少年并非只知道贪色。

    四皇子在某日骑射时被摔了马,骨折了大半年才好全;五公主弄破了皇上要献给太后的万寿图,被罚禁足三个月不能出门;三皇子偷溜出宫被皇帝知晓,引来帝王的猜忌。

    除了因公主禁足而未被召进宫伴读的云婉,所有那天让楚娇受伤的罪魁祸首,都受到了惩罚。

    没有人想过幕后主使是景琛,在宫里,杖责一个小太监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件事,而且距事件发生已过了快半年,更是无人联想到这件事上。

    只有云婉隐约猜到,这些都是六皇子的手笔。

    那一日她偷听到江太傅与六皇子的谈话后,便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不甘心只在后宅的一方天地,她更向往权利。她的父亲威远侯靠着从龙之功一路顺遂到现在,到如今,烈火烹油,而她兄长又是那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她得早早为自己打算。

    四皇子虽为表兄,却太过莽撞,不堪为继,原本她觉得三皇子不错,但如今观察了六皇子一番,云婉却更觉得此子奇货可居。

    相貌丑陋又如何?

    云婉想起自己那些喜好皮相的小姐妹,个个都向往才子佳人。她对着镜子抚摸过自己的容颜,微微勾唇,这世上皮囊再好也会老去,到那时,良人变怨偶,倒不如权利在握,永不背叛。

    更何况她年幼时也不是没见过六皇子那半边脸的模样,虽然仍令她厌恶,但只要遮住了,倒不是不能接受。

    此子被江太傅看好,自身又如此有城府,在她看来,是下一任帝王的有力人选。

    如今潜龙在渊,正是示好的良时。

    *

    五公主解了禁足,云婉也再次被召入宫。

    她故意在一日下学后借口回去拿东西与五公主分开,撞见了正准备回秋夕宫的景琛和跟在其后的楚娇。

    【皇帝篇22】吃飞醋

    “六皇子。”

    她冲景琛盈盈一拜,行了一个礼。

    景琛如今知礼,也不想小时候那样不想理的人就不理,还是淡淡地冲云婉颔首以示尊重,“云姑娘。”

    想到上一次阿娇受伤其实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景琛面具后的眼微眯了眯。

    云婉十分乖觉,见景琛不欲与她多言,也没有攀扯别的,反而一脸关心地看向坠在景琛身后提着书袋的楚娇。

    “这位小公公,上次受的伤还好吗?”

    她一脸悔意,从荷包里掏出一盒药膏,真心实意地冲着景琛道歉,“上次皆因云婉之过才害这位小公公受伤,本想找机会将这伤药给六皇子送来,但恰好又遇上五公主禁足,才拖到现在。”

    短短一席话,就将自己的立场道了出来。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上一次是五公主景雅之过,她也算是受害者,但这么一说,即向六皇子和楚娇表达了友善,又令人心生好感,无可指摘。

    “多谢云三小姐,小饺子皮糙肉厚,早就好全乎了。”

    云婉是侯爷之女,她这般示好,楚娇立刻识趣地谢恩。

    “就算伤好了,一定留疤了吧,”云婉眉头轻蹙,像是为她心疼一般,将手中的药又递上前了些,露出一截皓腕,洁白无瑕,“这是我们云家祖传的雪肤膏,疗效极好,药到疤除的。”

    楚娇张口想拒绝,她不知道女主打的什么算盘,不料景琛却先她一步接过了药,声音多了些温度,“多谢。”

    楚娇抿了抿嘴,没再说话。作为奴才,可不能和主子对着干。

    心中却有些不舒服。

    “既然药送到了,我便走了,五公主还等着呢,”云婉冲景琛和楚娇腼腆地笑了笑,“若用完了我家里还有,六皇子捎句话就好。”

    “好。”景琛惜字如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也看不见了,人都走远了。”楚娇酸溜溜地说道。

    景琛回过神,温声冲楚娇道,“走吧,回去了。”

    两人回到秋夕宫,景琛拉着楚娇的手将药膏塞进了她手中:“用上试试看。”

    他记得少女的小屁股上的确有些痕印未消散,他也曾听闻威远侯家有一雪肌膏很是有名,名媛贵族都抢着要,疗效是极好的。

    “奴才无福消受,”楚娇推开景琛的手,心气不顺,“主子留着自己用吧。”

    景琛皱眉:“为何不用?女孩子不都是想身上没有疤痕的么?”他自责于自己害她遭了罪,所以一直想尽力弥补。

    那云婉还算知趣。景琛心想若这药膏真的有用,他便放她一马。

    不过他却不明白眼前的女孩在发什么脾气。

    “所以说主子是嫌奴才屁股上有疤,碍了您的眼咯?”

    楚娇说完就意识到自己有些无理取闹,简直像一个恋爱中争风吃醋的幼稚鬼。

    “我怎会嫌你,”景琛连忙摇头,“你不喜我扔了便是。”

    老实的模样和刚才在外面判若两人,让楚娇更觉得自己过分了,将少年的一番好心来撒气。

    “别扔,”楚娇又从他手里抢了回来,“我用。”

    “哦,”景琛更摸不着头脑了。都说女人的心,六月的天,说变就变,看来还真是这样。不过没关系,他没再仔细想这件事,反而凑上前搂过小太监的细腰,“那我帮你吧。”

    他的手覆上楚娇的臀,轻轻捏了捏。意味十足。

    楚娇推了推他,“今日份马步主子还未扎呢,快去!”

    “那等晚上!”景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楚娇唇上啄了一口,才往外走去,出门之前还转头跟楚娇约定:“说好了,等晚上我帮你!”

    楚娇看着少年这副猴急的模样,忍不住摇头笑。

    她真是,吃什么飞醋呢,完全没必要。

    【皇帝篇23】被揉大了当天晚上,景琛用身体力行告诉了楚娇他是有多么不嫌弃她的屁股蛋。

    少年正是精旺欲浓的年纪,平日在外面有旁人的地方还会保持着主仆的分寸,但一回到自己的偏殿里,便忍不住腻在楚娇身上,牵着她的手搂搂抱抱。

    楚娇很多次都让他别太过火,宫里人来人往的,担心纸包不住火。但一看到少年那盛满她的眸子,心又忍不住软了,任他作为。

    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唔……嗯啊……主子……别……别咬……”

    罗帐中,正趴卧着两具年轻的赤裸胴体,一人趴卧在下,头埋在锦被中,闷声的呻吟正是从她口中发出。

    而覆在她身上的少年正一手握住她柔细的腰肢,一手捧住她的臀肉,埋头舔咬着。

    “阿娇的一切我都喜欢……”少年的指尖划过那些印痕,舌头在其上划过,牙齿还轻轻地碾磨着,引得身下人一阵战栗,“真想把阿娇整个都吃下肚……”

    楚娇被他舔咬得又酥又痒,故而一边呻吟一边笑道:“唔啊……真当我是饺子呀……”

    “对,”景琛舔玩够了,将身下的人翻了一转,埋头继而开始舔弄她的椒乳:“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小饺子……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我都想吃……”

    他吮吸着少女的乳粒,像在吃一颗樱桃,时而抿舔,时而拨弄,手还驾轻就熟地揉弄起两团软绵来。

    “啧……小饺子,怎么我觉得它变大了些?”

    对着圆润的胸乳捏了又捏,景琛后知后觉道。

    楚娇嗔了他一眼,“天天被你揉,能不变大么!?”这人真是,知不知道她每天绑布条有多辛苦。

    少年眼睛一亮,原来揉一揉也能变大?他抓住少女的手盖在自己的下半身,眼神亮晶晶:“那阿娇也给我揉揉!”

    “噗嗤!”楚娇笑着捏了捏他的硬物,十分残忍地打击他,“主子呀,男人这物件,可揉不大……这是天生的……”

    景琛闻言眼神一黯,不过下一秒又生龙活虎起来,将少女的腿分开:“听说父皇曾一夜御十女……想来我以后也不会差的……”

    楚娇眯眼:“主子也想一夜御十女?”

    再迟钝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景琛连忙保证,“不想!我只想一夜弄你十次……”一边说,他一边将昂扬慢慢插入温暖柔嫩的花园之中,让楚娇无力再追究他的失言。

    “啊……唔啊……慢……慢些……”

    “主子……啊……”

    “小饺子……嗯……我的小饺子……呼……好紧……好舒服……”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嗯……啊……是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沉浸在情欲中的两个人都未曾想到,这句誓言很快便被打破了。

    ————

    记得在八组看到过一个评论,说是男人十几岁真的小狼狗,过了二十五就一天不如一天,三四十岁的男的想要发挥好真的基本都要靠药了,也是有点惨……

    哈哈哈这么一想小狼狗还真的比大叔好233

    好了,炖点肉,继续剧情啦~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