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子开张了by吃肉长高(H) - 分卷阅读21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情人节第二天的凌晨,h市一处六星级酒店的套房内,古色古香的中式布置。

    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壮年男人刚刚穿戴整齐,一米八六,身高壮阔。做工考究的意式袖口,硬朗粗犷的脸部线条。没有年轻男人的张狂,透着股成熟男人沉稳。

    壮年男人别了下袖口上袖扣,看了眼套间内凌乱的大床。

    洁白的羽绒软塌,两米多宽的柔软大床。床是仿明代的雕龙木床,四角树立着四根深褐红色的梨花木床柱。

    大床上,铺着中式的鸳鸯锦被,锦红色中透着豪门大户才有的雍容华贵。

    而那红锦上瘫软着一名身材修长的少年。

    一丝不挂的少年似乎神智飘到了遥远的时空,双眸迷茫失神,啊……哈……的起伏喘息着。

    身前一对不大的椒乳,乳头红肿,水湮湮的乳晕挂着一小片口水。椒乳下方起伏的小腹上,呈喷射状的几波白浊,零散分布。

    半曲起的一条细白大腿,另一条无论的瘫软在一侧。

    “哈……啊——哈……啊——哈……”

    耳际只有自己的喘息声,身子里还能感受到绝顶的快感余韵。

    “嗯!——”

    床上的少年突然眉头一皱,一丝不挂的身子轻促的战栗了下。

    喉头发出一声含着媚色的娇吟,疲软肉棒掩护下的小淫穴内,涌出了一股潺潺的白浆……

    “嗯——……哈、啊——……”

    接着,一股又一股还残余着男人温度的浆液,缓缓从被插成莹润嫣红色的小肉孔内,徐徐溢出。

    “呜——……、哈……啊、……”

    喉头蹦出几声难耐的娇喘,少年半阖的眸子望着头顶挂着琉璃方灯的吊灯,眸色愈加迷蒙。股间随着身子里浆液清晰流淌而过的触感,敏感的战栗、筛抖。

    稀疏的阴毛下,那根寻常男子大小的肉棒,呈浅棕色。“小嘴儿”在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激烈性交中,爽的口吐白沫。此刻“嘴角”还挂着一滴白沫瘫软在卷曲的毛丛中。

    “嗯!……”

    股间一大股白浆猛的从嫣红的穴口涌出!刺激的少年蓦然见仰起脖子,十指抓着身下的锦被扭做一团。

    眼眸里已经没有一丝神智,雾霭和幻觉一样的迷雾。

    被男人插成“o”字型的股间淫穴,现在呈半阖状。穴口有些红肿外翻,娇润莹滑,平日里被自己的淫液滋养,现在被男人的精液滋养,无比的滑嫩娇软。

    昨晚,男人插在那里,爽的喘着粗气,要了他整整一个夜晚。直到凌晨才从他灌满浓精的淫穴内抽出,抽出时,因为长时间的抽顶,肠道内被抽成了真空状。男人爽的糙脸通红,欲熏着双眼,用了点狠劲,才能少年的娇嫩穴眼儿中抽出。抽出时,发出“啵—!”的一声,离开了那个湿润火热的紧致小穴。

    穿戴整齐的男人,来到床边,俯下身,在还神志不清,沉沦在退却欲潮余韵中的少年额头,轻吻了一下:“爸爸晚上再来接你,饿了叫酒店送餐。”

    接着拿起旁边的鸳鸯锦被,盖住了儿子昨晚被他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身子。儿子嫩穴的销魂还清晰的印记在脑海中,胯下的壮屌依然燥热。

    男人离开时,少年还瘫软在大床上,淫穴一股一股的往外涌出着阳精。一丝不挂的身体在锦被下细微的战栗……

    神思渐渐恢复清明,昨晚爸爸用给他的春药还起着作用。少年揉着自己的奶子,回想着昨晚爸爸在他体内强猛的冲撞!淫荡的挺伏着前胸娇吟。

    夹紧泥泞不堪的股间,回想着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爸爸是怎么插入他的小骚穴,撞进他的骚心,顶着他的淫核磨的他淫叫不断的。大张着双腿,承受着爸爸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凶狠的肏干!

    淫穴都被摩擦的出了火。最后小骚货向后仰着脖颈,双臂无力的搭在、爸爸挽着他双腿的强壮手臂上,自己被爸爸挽着的双腿折起大开,一样无力的瘫软着。后仰着脖颈,向后倾斜着一丝不挂的身子,带着哭腔的浪叫。

    少年独有的略显沙哑的声线格外能勾起男人的欲火。

    被爸爸肏的淫穴突突着痉挛,眼角淌下生理性的泪水。爸爸还在他的小嫩穴冲撞着,似乎永不疲倦似得。

    情人节的夜那一夜,他赤裸着身子被爸爸抱在怀里啃吻着柔软的薄唇,一条细白的大腿被爸爸侧身抬起。爸爸强壮的腹肌挺动,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强劲的往他的小淫穴里狠插。

    少年被爸爸的雄壮插的搂着爸爸的脖子浪喘,受不了的浪叫声都被爸爸堵回了嘴里。口水顺着爸爸啃吻他香唇的嘴角淌下,身前被干射的肉棒颤巍巍抬头,涨的深红,贴在爸爸布满浓密毛发的腹肌上摩擦。

    爸爸的腹肌强劲,沟壑分明,挂着湿淋淋的热汗。

    侧躺抬起一条腿抽插的体位爸爸干了半个小时,在我被干射之后,爸爸突然翻身压下,扛起我的双腿,还在我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

    刚才被爸爸干的受不了的泪水还在不断溢出,爸爸喘着粗气,山一样高大的雄躯再次整个压下。

    “呜!!……”

    我被刺激的大张着小嘴儿,身子猛然间弓起,爸爸插的太深了。

    接着爸爸开始压着我拼命的狠肏!小屁股下的枕头被爸爸的壮躯压的不断扁下去、又弹起来。这样就像是我在主动挺着股间的淫穴,迎合爸爸的抽干似得。

    “呜……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爸爸……爸爸……啊啊啊啊啊啊——!!!!……”

    爸爸像是要把我活活干死那样干着我。我赤身裸体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被爸爸按着被压到头顶的双腿,吭哧吭哧!!吭哧吭哧吭哧!!!!接连不断,像是打桩似得往我的逼里狠尻!

    “呜呜呜——……呜!……呜呜!!……”

    身子还没承受过那样激烈的快感,强烈酥麻的酸胀,伴随着爸爸深插进我淫穴里的雄壮,迅速在逼里堆积。

    “啊——啊啊啊!!……好舒服……好美……哈……爸爸……哈、啊……骚儿子要被爸爸肏死了……啊、啊——啊!……”

    我带着哭腔的浪叫着,逼里舒服的要死了。

    爸爸又在我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爸爸要让我看看他的大鸡巴是怎么干我的骚穴的。

    粗壮黝黑的大屌把我的小淫穴插成了“o”字形,原来一根手指也难以插入的细小穴眼儿,竟然插进去了那么粗大的东西。

    爸爸深色强壮的雄躯上热汗淋漓,那是在我身子上卖力耕耘时出的热汗。

    “啊——!……”

    爸爸的大屌开始在我股间的淫穴里挺动。在我被插成“o”字型的逼里,抽出一截,那根上还带着凸起的游龙状青筋。刺激的我浪叫时,又凶狠的撞入!撞的我逼口深陷、后仰着身子受不了的浪叫。

    “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爸爸……哈……爸爸……啊啊啊啊啊!!!!!……要、要被干死了……”

    我被爸爸干的抽搐着,神志不清的摇着头,白皙的身子上溢出薄汗,染上情欲的绯红,似乎更能激起爸爸的性欲。

    爸爸撑在我的头侧,骑在我对折的屁股上,看着我被他干的神志不清的小脸,强劲的雄腰啪啪啪啪!!!!的往我的蜜汁小嫩逼里狠尻、狠撞!

    “呜!!——呜呜!!——”

    脑海中白茫茫一片,被爸爸硬邦邦的热屌烫的抽抽着收缩的淫穴,突然酸胀到了极限,紧接着什么东西在我的身子里爆裂开来。淫穴似乎被爸爸插在里面,摩擦出了火花。熊熊的欲火浇灭了我的神智,渐渐在爸爸给予我的滔天快感中沉沦。

    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在骚浪的揉着自己的奶子,扭着淫蛇般的身子娇喘着,娇喘着让爸爸插进来。

    爸爸看到我的骚样,没想到只一晚就把我干成了这样。忍耐着要将我立刻就地正法的冲动,抱起赤裸着身子的我,给我喂饭。我依偎在爸爸的怀里,鼻间嗅着爸爸身上特有的男人味,勉强吃了几口。

    爸爸也忍耐不住了,胯下暴涨的巨大鼓的跟座小山似得,顶着我的小屁股,隔着粗糙的衣料也能感受到雄物的炙热,和那强劲的脉动。

    我扭着屁股在爸爸的胯下磨着,磨的爸爸裤子里的雄物又大了些。薄唇微启,带着迷离的喘息:“嗯、哈……爸爸……”

    我搂着爸爸的脖子,一丝不挂的酸软在爸爸的怀里。爸爸看着我的目光越来越炽烈,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似得。

    爸爸夹了一个鲍鱼进我的嘴里,我张嘴含住,接着微微挺起头,让爸爸低头来接。爸爸咬住了我嘴外的令一半鲍鱼,吃着吃着把我的小嘴儿含了进去……

    于是,鲍鱼在我们父子俩的嘴里被咬来咬去,混合着爸爸和我的津液,最后被吞吃入腹。

    爸爸吃过了我小嘴的嫩滑,不愿意离开。啃吻着我的唇用力的嘬吸,吻的我有些疼。我疼的蹙眉,发出娇吟,淫浪的身子在爸爸的怀里抖动了下。

    爸爸胯下鼓起的山包已经很硬了,硬邦邦的,跟根烧红的烙铁棍似得。想着等会儿这跟粗壮的雄物,要插进我的逼里,把我干的欲仙欲死。我就更骚浪了,搂着爸爸的脖子送上自己的香唇,小手伸到下面拉开爸爸的拉链,向上摸爸爸蕴藏着无穷爆发力的腹肌。解开爸爸的衬衫扣子,看着爸爸健硕的深古铜色的大块鼓胀的胸肌,是那么强壮有力,看的呼吸不稳,眼眸迷离。

    爸爸也被我柔嫩的小手摸的受不了了,才喂了几口饭,就抱着我倒在了床上。

    被爸爸压着嘬吻,爸爸的吻强势炽烈,吻的我意乱情迷,喘息娇吟。

    爸爸粗糙有力的大手伸进了我的逼里,包裹住了我肥嫩的淫唇,用粗热的掌心揉摸。

    “啊——!啊——!……爸爸……”

    那里是那么敏感,被爸爸那样摸。以前爸爸只是隔着布料摸我的逼,现在脱光了,直接摸,更刺激。刺激的我双腿紧紧夹紧爸爸摸着我逼的大手,蹙着眉头浪叫。要酸死了……

    “啊——……哈——……爸爸……好酸……蚌肉……蚌肉要被摸坏了……嗯!嗯!嗯!……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

    爸爸才摸了几分钟,我就被爸爸娴熟的技巧摸的泄了身。温暖的蜜汁喷涌到了爸爸的大手上,爸爸从我颤抖的大腿根抽出来,手指捻着我逼里的花蜜,粘的能拉丝,还放进嘴里舔了。

    股间滑溜溜的,爸爸越摸越用力,几根骨节粗大的手指分别撑开四瓣肥嫩的大小花唇,夹进指缝里变着花样的碾压。我的逼很敏感,被爸爸那样摸,要舒服死了。

    抱着爸爸吃着我奶子的头,舒服到想要哭泣。爸爸的大手还在我汁液四溢的股间蜜穴摸着。大手像是摸不完似得,那里那么娇嫩、肥润。肉嘟嘟的肉唇、娇润的花蕊,温暖嫩滑的蜜汁。滑溜溜的淫液包裹着娇嫩到极致的肥穴嫩肉,在爸爸的大手里亵玩出各式从未见过的花样。

    逼被玩的火热,从嫩红色完成了深红色,四瓣肉唇战栗着外翻,逼刚才肥嫩了一倍。像是成熟的蚌肉般在灯光下,闪烁着淫靡的莹润光泽。

    里面细小娇嫩的淡粉色穴口,已经饥渴的蠕动着小嘴儿,吐着粘滑的蜜汁,等待着什么粗大的东西插进来,好好的捣一捣,磨一磨。

    一夜痴缠,爸爸强悍的性能力,那一晚我差点承受不住。逼被不断的捣干!插的红肿吃烂,嘬着大鸡巴吸了一夜的精液。

    爸爸吻着我的小嘴,贪婪掠夺着我嘴里的每一滴津液,啃吻着我身子上的每一寸肌肤。

    汗津津的身子上,染上绯晕,留下爸爸的斑斑吻痕。

    爸爸的大手用力揉着我的臀瓣,揉捏我屁股上的嫩肉,抓的都起了红色的指印。爸爸的大鸡巴尻的我很爽,我捧着爸爸的头,看着爸爸的眼里崩显的欲望,主动送上柔唇……下一刻,爸爸便野兽似的狠狠吻了下来,大鸡巴猛的往我的逼眼儿里一插!

    “啊!——”

    我开始抱着爸爸健硕的脊背浪叫,一丝不挂的身子淫浪般起伏。爸爸尻的好深,肥嫩的逼眼儿吞进了那么粗壮乌黑的肉棒。

    强劲凶猛的抽送!野蛮兽性的啃吻!

    爸爸越插越快,此次连根捣入!直撞骚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哈……啊……啊啊啊……”

    我被爸爸捣的大张着红唇,口水不断溢出,肥润的逼眼儿里、淫液想捣糨糊那样被捣的越来越粘稠。肥润的逼唇被大鸡巴插的陷进去,又随着大鸡巴的抽出鼓起。接着再被尻到陷进一个肉坑,爸爸插的狠了,还会扑哧一声,随着被插爆的淫液外翻,让大鸡巴的根部也捅进去。

    要被活活干死了。

    我被爸爸干的在床单上激烈的起伏,肥润的逼眼儿被粗黑的大鸡巴狂捣,一直呈现“o”字型,被干的嫩红的血肉带出带劲,逼唇被摩擦的火热,变的通红。像是我第一次吃爸爸的大鸡巴。脸发烧似得通红似得。

    爸爸被我娇润紧致的穴眼儿吸绞的极致销魂,紧紧禁锢着我比他小上三四个号的娇躯,发狠似得疯狂往我的蜜汁小穴眼儿里尻着。尻的我大张着嘴巴,被爸爸趁势侵入的更深,大舌头都勾住了我喉头的嫩肉。要被爸爸拆吃入腹了。

    第二天一早,爸爸穿戴整齐,我被爸爸插了一晚,还欲求不满,溢满精液的肥逼里还酸的我发骚。于是我跪在床边,勾下爸爸的脖子,跟爸爸舌吻,吞吃爸爸的津液。抓着爸爸的大手揉我的奶子。

    爸爸被我勾引的胯下支起一顶硕大的帐篷,我舔着嘴角,拉开爸爸的拉链,用牙齿咬着爸爸的内裤下拉。

    里面粗壮硕长的乌黑巨屌,瞬间弹了出来,弹到了我的小脸上,在我的脸上拍出清脆的声响。

    咸醒的味道,我的小手握着爸爸的大鸡巴,像是舔棒棒糖那样舔。舔着爸爸肉棱上的沟壑、凸起的青筋。从下往上细细的舔舐,还把爸爸鹅蛋大的大龟头包裹进柔润的小嘴儿中,含着嘬吸。

    我用力一嘬,就看到爸爸呼吸不稳。吐出爸爸的大龟头,又开始舔那根一只手握不住的大屌,爸爸的精囊藏在黝黑浓密的阴毛里,小舌头舔不到,我只能下手伸进去轻抚。我摸爸爸精囊的时候,爸爸也很舒服。

    我想舔爸爸的精囊,那把我烫的神志不清的精液的所在地。我想解开爸爸的皮带,把爸爸的裤子脱下来,好好舔一舔把我肏的欲仙欲死的大鸡巴,爸爸却示意我住手。

    爸爸的大鸡巴已经在我的手里膨胀了数倍,我不信爸爸能忍得住。我把爸爸已经溢出腺体液的大龟头重新含进小嘴里,爸爸的大龟头比刚才更大了。硬、鼓、烫热,里面溢出的腺体液是咸腥的味道。用小舌头细细舔吻爸爸明暗的大龟头,舔的我的小肉棒也立起来了。

    我含着爸爸的大龟头嘬吻,口水染上了我红唇的薄唇。我抬起水雾弥漫的小脸,仰头看着穿戴整齐的爸爸,无言的勾引着爸爸。

    尝试着深喉,松开娇嫩的喉咙让爸爸插进来。一个又湿又热的娇嫩小嘴儿,还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屋子里弥漫起淫乱的氛围。

    爸爸抬起我淫乱的小脸儿,我含着爸爸的根,松开喉咙,又吞的更深了些。粗壮的雄根插进我的喉咙,噎的我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我见犹怜。

    爸爸看到我那副不堪蹂躏又淫乱的模样,呼吸不稳,我缩紧喉咙,用力一嘬!爸爸爽的眯着眼睛低吼了一声。

    爸爸穿戴整齐,只拉开了拉链,掏出了大鸡巴,而我一丝不挂的跪在床边,含着爸爸的根,卖力的吞吐着。爸爸似乎嫌我吞吐的不够舒服,抱着我的头,开始挺动雄腰。爸爸的力气很大,被爸爸抓着头,用力往里一插!瞬间有喉咙要被插烂的错觉。

    紧接着,爸爸把我的小嘴儿当做飞机杯那样疯狂的抽插,插的我干呕。生理性的泪水不断从眼角溢出,被插成红润的柔唇,频繁没入爸爸腥臊的浓密黑森林中。

    口水顺着唇边溢出,爸爸插的很狠,我的柔唇都含到了爸爸的根部,可见爸爸的大屌插的有多深。

    渐渐我有些受不住,刚才还骚浪的勾引爸爸的我,现在开始在爸爸身下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