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子开张了by吃肉长高(H) - 分卷阅读22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h市郊外的一处大宅内

    “嗯啊……嗯啊……啊啊……”

    少爷的房间里,传出阵阵诱人心魄的呻吟声。

    高中生模样的少年跪趴在床上,脸庞迷离的仰着,白皙的大腿上淌着几道淫靡的白浊,股间的嫣红嫩穴里,湿漉漉的插着一根黑色的假阳具,那黑色的假阳具上水光光的。

    少年瘦白的手指,伸到身后握着插在自己后穴里的假阳具,来回抽插着,房间里回响着抽插大量润滑剂的声音。随着抽插的力度,少年自己的淫水也被插了出来,混合着之前的润滑剂在小穴里发出黏腻浓稠的咕叽、咕叽声。

    “呜啊——还不够……还要更大、更粗的进来……”

    砰砰砰的敲门声

    “少爷……有什么事吗……”

    门外传来管家一贯冷淡又关心的声音。

    “哈……没……没事……”

    少年慌忙捂住了嘴,倒在了床上。

    “少爷早些休息……老爷明天回来……”

    听到门外脚步声渐远,少年才松开了紧紧捂着嘴的小手,放松下来。一放松下来,后穴里的酸痒感又朝全身袭来,眼眸里又染上了迷蒙的情欲。少年的手指又握住了还插在他小穴里的假阳具,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小肉穴很紧,即使里面饱含了大量滑腻的润滑剂和浪汁,抽插的时候也遇到阻力。

    “嗯……啊……好难受……唔……干的好深……小穴要被大肉棒干穿了……唔嗯……再深一些……啊……哈……要被干死了……”

    管家站在昏暗的走廊里,听着少爷屋里传来的呻吟娇喘声,窄边眼镜下的细长眸子里依然冷冷的,似乎没有波动。

    第二天,伺候完少爷起床,似乎昨天晚上玩的有些晚了,少爷有些神思倦怠。手指摸到少爷细滑的肌肤,给少爷穿好了衣服。

    傍晚,老爷回到宅邸,已经半年没有见到父亲的少爷迎了上去,老爷抱着少爷转了几个圈,两个人用过了晚饭,早早的睡下,遣开了佣人,今天晚上不用侍候。

    夜晚,少爷的房间里,昏暗的室内,只开着一盏台灯。暖色的光束将卧室内那张柔软的大床染上暧昧的色调。

    少爷跪在床上,挺翘的臀部高高的翘起,纤腰凹进去一个诱人的弧度。少爷前后晃动着,迷醉的小脸上,嘴角流出透明银丝的小嘴里,不断的发出令男人血脉迸张的呻吟声。

    “啊……哈……爸爸……再深一点……”

    少爷白色的睡袍凌乱不堪的挂在身上,露出大半个光滑白皙的脊背。脊背线条优美,凹进去的纤腰,翘起的嫩臀,白皙的肌肤上,已经渗出了细密晶莹的汗珠。

    身后的男人一边干着少爷的骚穴,一边趴在少爷的背上,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少爷的肌肤,少爷迷醉的张着眼眸,小嘴里不断随着男人的动作,发出激起男人兽性的呻吟、浪叫声,就像是一头只知道交合的淫受,性感的让人发疯。

    “嗯啊……好深!……好粗啊……爸爸……快点插骚儿子……啊!……骚穴好舒服……骚儿子被爸爸干的好舒服……啊!!又干到花心了……啊啊!!……”

    “骚儿子……爸爸这次要干上你三天三夜……爸爸每天都在外面想着骚儿子的嫩穴……哦……好爽……这骚穴夹的爸爸爽死了……骚儿子……肏死你……肏死你!……”

    身后的男人粗重的喘息着,不断摆着雄腰,狠肏着儿子的小骚穴,那幼滑紧致的嫩穴,就像是专为自己定做的肉套子似得,里面的媚肉层层叠叠的吸裹绞缠上来,一开始涂上去的白色润滑剂,就像是被内射的精液似得,吸着自己黑红色的大肉棒,淫靡不堪,那些白色的润滑剂随着自己的抽插,流出来,顺着儿子的大腿根淌下。

    “啊、啊啊!!……好激烈……爸爸……爸爸……不要……太激烈……儿子会被肏死的……受不了了……啊啊——”

    太久没被大肉棒干的少爷,被老爷才干了半个小时,身前的小肉棒就颤抖着喷射了出来,高潮中的肉穴收缩绞吸的更紧。

    “骚儿子……还是那么骚……那么浪……这骚穴怎么那么会吸……”

    儿子的嫩穴那么吮吸按摩着自己的大肉棒,男人爽的眯着眼睛,粗喘着,销魂蚀骨的肉穴快要吸的他受不了了。男人咬着牙,挺着胯下的大肉棒,忍受着胯下的酸胀暴涨,雄腰猛摆,啪啪啪的狠命撞击着刚被干射的儿子。

    “不……爸爸……啊!……要被大肉棒肏死了……啊哈……好……好舒服……嗯……啊啊!!……要被大肉棒干穿了……”

    男人肿胀的大龟头被儿子浪穴里面的软滑的嫩肉吸的马眼张开,好想现在就射进儿子的小骚穴里面,可是还想再干一会儿,儿子的小骚穴那么舒服。

    “儿子的小骚穴吸的爸爸的大肉棒爽死了……哦……好紧啊……里面满满的都是嫩肉……一插就出来这么多淫水……下次不用润滑剂了……直接插进去这骚穴也能喷水的吧……”

    “嗯、哈!……啊!……好舒服……骚儿子要被爸爸干死了……爸爸好会干穴……”

    “骚儿子……爸爸不在的时候有没有想爸爸……”

    “啊……嗯……有……骚儿子每天都有想爸爸……”

    “是想爸爸……还是想爸爸的大肉棒……”

    男人说着,用狠狠的往儿子的小骚穴里面,重重的猛插了一下!

    “嗯啊!!……想爸爸和爸爸的大肉棒……”

    “骚儿子……这么骚……今天爸爸要干上你一整夜……明天白天也不让你下床……就这样没日没夜的干着你……把你干到下次一见到爸爸下面就流浪水……”

    “嗯哈……啊啊……爸爸……爸爸快用力……骚儿子还要……受不了了……快干骚心……里面好痒……要爸爸狠狠的干进来……狠狠的磨一磨……用大肉棒给骚儿子止痒……”

    儿子被爸爸干的双腿颤抖,跪也跪不住,趴在了床上,男人伏在儿子白弱的身子上,健硕的身躯,一下一下又重又狠的耸动着!撞击着!儿子已经被干的白弱的身子上泛满红潮薄汗,湿漉漉的短发贴在额前,十指紧紧抓着床单,失神的眼眸看着昏暗的角落,被动的承受着爸爸的肏穴,小嘴里只能发出舒服满足的呻吟声。

    “啊……哈……嗯!……”

    儿子的屁股和大腿上,到处都是被爸爸干出的滑腻的淫水,正好使爸爸趴在他身上,干的更顺利,爸爸结实强壮的身躯压在儿子的身上,强健的腹肌,粗壮的巨屌,还有爸爸那浓密粗硬的阴毛,都在摩擦着儿子柔嫩的肌肤,不止小穴里被爸爸粗嶙的大肉棒摩擦到充血流出淫水,外面也被爸爸摩擦的发红。儿子现在全身都敏感的很,爸爸还一边干着他的嫩穴,一边大手伸到他的胸前,碾着他胸前的小粉果玩弄。

    “哦……好爽……骚儿子……只有你的骚穴才能爸爸插的这么舒服……真想插在你的嫩穴里一辈子都不出来……”

    男人健硕的身躯上,也淌下了豆大的汗珠,深色的肌肤上油光水亮,衬托的更加性感,压在儿子的背上,啃咬着儿子的脖颈,吐出低沉的声音,两个人身上的汗水,淫水交融。

    “骚儿子……你的小骚穴含的爸爸好爽……”

    男人趴在儿子的背上,结实的肉臀带动肿胀的巨屌,抽出大半,又紧接着猛的撞入,儿子挺翘的屁股上肉肉的,柔嫩软滑,自己快要胀到爆裂的大屌被那么两坨弹性十足的柔嫩软肉夹在中间,舒服的男人直想再往里面插的深一些。

    “哈……要被顶穿了……爸爸好会干……唔!……骚心、啊、要被大肉棒磨烂了……”

    爸爸干的没有刚才那么快了,但是又深又狠又重,每一下都似乎是要把自己肏穿的力度。趴在大床上,享受被爸爸干的骚儿子,总有要被爸爸的大肉棒把内脏都顶出来的错觉。

    别墅的昏暗卧室内,下人们都在别院,两父子在里面尽情的交合着。半年没见的爸爸尽情的,用各种姿势干着自己的骚儿子,让儿子在他的胯下遏制不住的娇喘、呻吟、浪叫、挺着诱人的身子迎合自己父亲的干穴。

    男人身上浓郁的雄性气息笼罩着儿子,儿子全身都沉浸在爸爸的气息里,脑子里什么都无法思考,只有爸爸带给他的无上的快感。

    “骚儿子……爸爸受不了了……要射了……嗷……都射给你……射给你……射死你这勾引爸爸的小骚货……嗷……好爽……肏死你……”

    “啊——!……啊啊啊!!!……爸……爸爸……哈……”

    儿子双腿大开的躺在床上,失神的眼眸,搂着趴在他身上剧烈耸动的爸爸的脖子,说不出的勾人魂魄的性感。爸爸紧紧的压在他大开的股间,结实的雄躯,砰砰砰的快速密集的抽插起来,在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儿子被干的身子在床上小幅度的弹起、落下、弹起、落下……大张着小嘴,被干的嘴角不断溢出口水,却什么也发不出来……

    男人咬着牙,又在儿子销魂的嫩穴里抽插了百十来下,才低吼着吻住儿子的小嘴,胯下重重的顶进儿子已经被肏翻的小骚穴里,大龟头顶住骚心凸起的嫩肉,拼了命的研磨,磨的儿子薄唇大张,又趁势侵入,贪婪的掠夺着儿子身体里的氧气。

    儿子被吻的快要窒息,骚心还被那样的研磨着,饱含淫水,早已被肏的烂熟的小穴前所未有的剧烈收缩。那像是有生命的嫩肉,把男人的大肉棒整个包裹住,不留一分一毫在外面,甚至连外面蓄满阳精沉甸甸的吊起大囊袋,都想吸进去一起按摩吻吸。

    男人上面深吻着儿子的小嘴,恨不得吻到儿子的喉道里,下面深插在儿子的小肉穴里,快要窒息的儿子,身子本能的挣扎,嫩穴剧烈的收缩,爽的男人再也坚持不住,肿胀的大龟头上马眼一酸,随即一大股滚烫的阳精从囊袋里面,瞬间冲出了20多cm唱的狰狞柱身,从马眼里面激射到儿子快被磨烂的骚心上!

    一股又一股、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激射、冲击!……

    儿子被他禁锢着,怎么都逃脱不开,体内被那样强烈的内射着!儿子被刺激的眼眸张的大大的,小手不断捶打推着他结实的胸膛,那种濒死的快感,要承受不住……

    男人深吻着儿子,大肉棒插在儿子的体内,尽情的内射着……,大手伸到后面,一只手按着儿子的后脑勺,以便自己亲吻的更深入,不让儿子逃离。一只手按着儿子的屁股,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胯下,不让儿子因为承受不住自己激射的快感,而脱离自己的掌控。

    昏暗的室内,高大强健的爸爸压在白皙柔弱的儿子身上,抱着儿子的头和屁股,肆意的深吻着,尽情的插在儿子的嫩穴里激射着,外面硕大的黝黑大囊袋,不知道要射多久。爸爸结实的深色肉臀紧紧贴在儿子白嫩的股间,战栗着,爸爸的身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使爸爸刀刻般的肌肉线条更加充满了力量。

    儿子上下两张嘴都被堵着,大张的双腿颤抖着,长大了眼睛,充满了力量的男人压在他的身上,还在持续不断的在他体内,内射着,肚子里面好胀,肠道里面被射满了滚烫的阳精,肠壁都要被融化掉了……

    骚心要被滚烫的精液烫熟了,敏感娇嫩的小穴被大肉棒操完之后,还被精液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爽的要死,被干到爽翻天的小骚穴舒服的不断从更深的地方涌出蜜汁,浇灌着男人酸胀的马眼,里面蠕动的媚肉还绞缠着大肉棒,似乎要吸出更多的精液。

    男人插在儿子销魂的嫩穴里,尽情的射了好久,一直到儿子快要昏过去,才射完。男人粗喘着放开了儿子的小嘴,儿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无力反抗。

    男人眼眸发暗的握着儿子抵在自己胸膛上的手,下身射完精的巨屌却还不抽出来。儿子噙满泪水的失神的眼眸,无意识对上男人涌动着疯狂爱欲的兽瞳,什么都无法思考,下身又传来要把他神智浇灭的快感……男人插在他嫩穴里的大肉棒,射完精还那么火热、坚硬、把他的小骚穴撑的满满的,已经被干了半夜的骚穴特别敏感,现在里面的一点点摩擦,他都要爽到升天!

    “哈……啊……爸爸……”

    “骚儿子……你的小骚穴里面现在都是爸爸的精液……可还是吸的这么紧……是不是还没吃饱……”

    “嗯、哈……呜……”

    满胀的快感冲击着儿子眩晕的大脑,太舒服了,好满足,骚穴里面被撑的好满,爸爸的大肉棒好热、好硬。

    “爸爸……哈……给我……”

    刚才被内射到快要窒息的儿子,现在又发骚的主动勾住了爸爸的脖子,小屁股挺起迎合着爸爸在里面的搅动,里面被内射的满满的阳精,被大肉棒搅得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声响。温暖的阳精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溢了出来,两个人的交合处,现在都是滑腻的淫水和浓稠的乳白色精液。

    随着男人的抽插,还在两人的交合处拉出似断不断的淫线。

    儿子的小骚穴肏了这么久,还又嫩又紧,里面滑嫩绵软,入口处紧紧的箍住,弹性十足。像是有生命力似的穴内,自动收缩蠕动着,绞吸着男人的肉棍,吸盘似得,要把入侵的大肉棒吞进去。男人缓缓的抽顶着,握着儿子的手,看着儿子被自己肏穴时的神情。

    刚射过精的大龟头还很敏感,被骚心那么按摩着,爽的男人粗喘着,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腹肌上硬胀的沟壑更深,豆大的汗珠从上面滚落……

    一连几天,两父子日夜浸在淫欲中,一天只让下人们送两顿饭。

    有一次管家来送饭的时候,少爷正被老爷后入式的抬起一条腿狂干着,少爷平坦的小腹上,不断顶出大龟头的形状,可见老爷干的自己儿子有多深、有多狠!

    少爷的小肉棒被老爷干的乱甩着,而少爷的大腿根部满是淫靡的痕迹,那不断淌下的白浊,老爷看来已经在少爷的嫩穴里内射了多次了。

    正被老爷干着的少爷猛然见到来送饭的管家,被外人看到的刺激感,刺激的少爷后穴内猛的收缩夹紧,老爷猝不及防被吸的射了出来。

    少爷就那样正对着管家,大张着小嘴,迷离的在老爷的怀里颤抖着,身后的老爷插在他的小穴里,战栗着射精,射的少爷小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

    在管家面前,少爷被老爷干到了射,还被老爷内射到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敏感骚浪的嫩穴还本能的裹吸着迸张抽搐的大肉棒,想要把里面的精液都吸出来。

    虽然已经被爸爸干了两三年,但是从来没有被下人看到过,被下人看到的羞耻感,使身子更加敏感。

    “骚儿子……被人看着被干是不是很爽……”

    “啊!……不是……爸爸……不……不要……”

    “还说不要……瞧这骚穴吸的……被人看到你喜欢被爸爸干是不是更爽……”

    爸爸竟然当着管家的面,把他以婴儿把尿的姿势抱了起来。他白嫩的股间,淫靡不堪,到处自己的淫水和爸爸内射进去的精液。小小的嫩穴插着那么大的黑红色狰狞巨屌,那巨屌在他的嫩穴里不断的进出着,他竟然比刚才更舒服,酸胀麻痒,被视奸的快感。

    “是不是想要管家一起肏你……吸的这么紧……”

    “哈……啊……不……不要……”

    “还说不要……不要这里面怎么紧成这样……”

    爸爸说着,有狠狠的撞击了几下儿子那酥软麻痒的骚心,儿子被干的浪叫出声,身子在自己怀里骚浪的扭动着。

    “要不要……”

    男人抱着儿子,狠命的向上狠肏着儿子的小骚穴,还抱着儿子向上抛起,黑红色的巨屌拖拽着紧滑的软肉,直到大龟头被卡在嫩穴口,又狠狠的再次把儿子的小骚穴拉回收紧,挤开还没来得及闭合的肉穴口,以像是要把儿子肏死的力度贯穿到底!

    肉棒从湿漉漉的嫩穴里被拽出,又狠命的肏入,直戳骚心!

    “啊!……啊啊!!……啊哈……啊!……”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狂野凶猛,就像野兽般,儿子被抛起顶撞,小骚穴,身子里的内脏,似乎都要被男人肏穿了!灭顶的快感在体内翻腾,儿子紧张的抓着男人的鼓起的股二头肌,刚被干射的小肉棒又颤巍巍的被肏的直挺起来。要被肏熟的骚穴紧紧裹着箍着不断跳动脉动的大肉棒,温顺的吮吸着肿胀充血的大龟头,里面绵软紧致的嫩肉紧紧的吸着爸爸的大肉棒,似乎不想要那给予他快感的阳具抽出。

    “哈、嗯……啊、啊啊……不……不要……”

    男人亢奋的抽插着,野兽般的猛顶猛撞,儿子在他胯下被干的身子上下晃动,这种骨肉撞击的快感,很快把儿子干的只知道淫欲,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着儿子自己怀里迷醉的骚浪模样,男人吩咐管家“来吸吸你骚少爷的骚乳头……”

    “是、老爷”

    管家约莫27、8岁,胀的也是强健有力,脱下衣服也都是健硕的肌肉。管家解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