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之羞耻度爆棚2(完结) - 分卷阅读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大床之上。不待他直起身子,醉酒之后格外大胆的少女柠已经撅着小嘴爬上了床,长腿一跨,小屁股一沉,径直坐到了霍深的窄腰之上。

    总裁嫂嫂vs秘书弟弟17好热好热,衣服脱掉啦

    没有了身高差距,居高临下的少女柠觉得自己压倒的这个男人有着好看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好看的薄唇,越看越喜欢,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小手指抚上薄唇,喃喃道,“软的嗳……我要吃一口,咯咯……”

    同样意乱情迷的少女柠遵循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直接伏下软软的身子,让自己的小嘴可以直接覆在那好看的薄唇上,伸出丁香小舌轻轻含住那软软凉凉的唇,整个身子也重新扒在那坚实健硕的胸肌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急,隔着丝薄内裤的腿心可能是被那结实有力的腹肌热度给烫到了,紧窄的小花径不受控制的开始收缩,带着里面细嫩的媚肉微微蠕动,一股接着一股的滑腻往外溢,止都止不住。

    楚柠只是轻轻一舔便得到男人如同暴风骤雨般的回应。

    霍深的大手随之搂上那线条柔美的脊背,长指一摸索直接解下裙里内衣的暗扣,薄唇微张,灵活的大舌轻轻松松就“反客为主”,往那温热清甜的小口里进发,勾着那略显笨拙的丁香小舌肆虐扫荡,牵连出条条透明的暧昧银丝,整个房间里一时便只剩下口水交换的啧啧声和急促的喘息声,激烈缠绵,火花迸溅……

    这火热缠绵的激吻不仅没有缓解少女柠体内旺盛燃烧的欲火,反而越发勾起她体内潜藏着的催情药效,小手不安分的乱摸乱动,从衬衫缝隙往里面伸过去,身子也如灵蛇一般扒着那强壮的体魄乱扭乱蹭。

    纤腰轻晃,翘臀微摆,柔软的丰满严严实实的贴在那赤裸结实的肌肉上,短裙和内衣的肩带都软软地滑下白嫩的肩头,露出胸前松散内衣也包裹不住的雪白丰盈,两颗鲜红的圆润樱桃俏生生的充血鼓胀,柔中带韧的磨蹭着那坚硬的胸肌。

    如兰芬芳的体香馥郁动人,萦绕鼻尖,那温软的小身子蹭蹭磨磨,晃晃悠悠,三下两下便点起了火,激起男人小腹下那处火热支起了高高的帐篷,那物什硬硬地抵着裤子,几乎都快要把那处给顶破了。

    “嗯……喘不过气了……好热……”似乎被吻得喘不过气了,少女柠摆脱那紧追不舍的大舌,急促火热地轻喘,细白的藕臂挣扎着蹭到男人肩上位置,有些酥软的身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直起了身子,“热……要脱衣服……还有这里也不舒服,脱掉脱掉……”

    酒醉的少女柠现下已经被药效弄得完全失去理智,只觉浑身如同火烧的她三下五除二便连着胸衣一起扯掉了身上的裙子,而且腿心那处湿淋淋的,包着小屁股的小内裤也黏黏哒哒的,左边的长腿利落往右边一跨,将那湿哒哒黏糊糊的小内裤也从大腿上扯了下去,连着衣服一起丢到床边……

    这边的霍深已经不能满足只是在唇舌檀口间亲吻,正想一路沿着修长脖颈向下,直入那挺耸双乳沟壑,谁知却被陡然打断,呼吸喘息急促火热,几乎简直是要红了眼,发了狂。

    原本被推开无法继续深吻那甜美唇瓣的遗憾,在看到那丰润坚挺的酥白跳脱蹦出时完全消失无踪。弹性十足的硕大雪白乳波荡漾,随着呼吸的急促起伏,颤颤巍巍的满眼雪光,那雪中的嫣红之色,恰如冬日雪中寒梅两点,凌寒怒放,满眼的“乳摇福利”让他说不出话来。

    而接下来当眼前的这个女人脱掉那包裹腿心微鼓小花的内裤之时,如点漆般的黑眸中仿佛是盛着万千璀璨星华的幽黑夜空,深邃到浓黑中渗着一抹深沉的幽蓝,随着女人的动作,眼中的浓色越发幽沉,呼吸心跳也越发难以自控。

    一丛黑油发亮的蓬松柔软下,衬的那白馥馥香软软的腿心越发娇美,中央那朵粉艳小花含着苞儿,微微绽开一条细嫩的花口,露出里面那颗细小娇软的小花珠,花口微微倾吐,有透明黏腻的花蜜从深处汩汩向外流淌,沾染到花蜜湿滑一片的小花朵和露凝香,色泽晶亮,空气中还混着暧昧的清甜气味。

    “嗯……黏黏的,不舒服……”而这边已然被情欲掌控的少女柠被腿心的黏腻给弄得十分不爽,醉意熏熏的她,直接用细嫩的长指摸向腿心小花,细嫩的指尖好奇的摸着那颗颤颤巍巍的小珠子,感受着那娇软软的小珠逐渐发胀挺立,轻轻向外拽,又轻轻往里面推。

    总裁嫂嫂vs秘书弟弟18好大好喜欢,我要把它塞进去

    不过几下毫无章法的触弄,就让小花深处又泌出一股热流,喷了小手一掌心滑腻的温热汁水,芳香清甜。

    被吓了一跳的少女柠收了手,抬头看见衣衫凌乱却尚能蔽体的霍深,半躺在大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坐在他身侧双腿大开的她,她有种奇怪的感觉,那黝黑如墨玉的眸子好像都要冒火了。

    醉醺醺傻乎乎的少女柠不知道什么叫害羞,但是她有些不开心,脾气还很大的她觉得自己浑身光溜溜的,那别人身上也不应该有衣服。

    她不由分说就想伸手扯掉了霍深的衬衫扣子,只可惜手上没力,还头晕眼花的,什么都解不开,小嘴撅起抱怨道,“我衣服都脱光了,为什么你还有衣服……什么破衣服,脱不掉,你自己来……”

    看着眼前的醉酒女人脸上一派清纯娇憨,身上却是未着寸缕,露出白玉一般的身子,高耸丰润的玉乳还随着她倾身的动作晃出诱人的乳波,甚至她还伸手去摸腿心那朵水润盈盈的小粉花。

    手指拨弄间隐约可见那开口的细缝,里面的媚肉粉意滋润,微微轻颤,好像只要有东西贴进去,就流出甜美的汁水,给予最极致的包裹,这场景淫糜妖冶到了极致,诱惑娇媚到了顶点。

    他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看着,任由胯下那物高高顶起,胀的发疼,铃口处似乎都有清爷泌出,双手紧握成拳,青筋脉络都在手背上显了行迹,心里也乱七八糟的在胡思乱想,这个女人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在装醉勾引他……他好久没回国了,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有没有准备杜蕾斯……

    看到那犹自泛着水光的长指在扒扯自己的衬衫,他几乎都能闻到那指尖上带着的清甜淫糜气味,又听到那种他根本不能抗拒的如同撒娇般的抱怨软音,一瞬间脑子绷断了理智的弦,身上也冒出了细汗,管这个女人是真醉假醉,总之勾了他浓厚的“性致”。

    霍深起身下床,背对着大床一把扯掉衬衫,踢掉脚上的鞋子,松开腰间皮带,解下长裤扣子拉链,窸窸窣窣不到半分钟正式回归赤条条的状态,他重新坐回床上,看着出口的声音沙哑干涩,“我已经脱光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