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之羞耻度爆棚2(完结) - 分卷阅读12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听着少女急促的娇浓鼻息之中还夹杂着哀哀求饶和娇娇嗔骂,一声一声缠绵入骨的嘤咛娇喘,还有一句一句凌乱暧昧的阿兄阿兄,口口声声说着阿兄大棒戳弄的天仙二妹妹给白朗辰带来了浓烈到极致的乱伦背德之感。

    下身大棒戳弄之处湿软暖心,已被完全肏开的小花径里春深水满,粉腻滑嫩的花壁媚肉混着缠绵的花汁可谓是娇娇烂烂的缠着绞着,更是绚烂到极致的销魂紧窒,唔……好爽……好紧……

    额上微冒青筋的他轻轻喘息,浑身舒服爽利:“唔……好爽……夹得阿兄好生快活……好妹妹的小骚穴真真极美极紧……妹妹刚刚说什么,可是在居然嫌弃阿兄的大棒丑陋,可得好生让你尝尝大棒的厉害才是……好妹妹,你还敢说什么丑丑的大棒吗?阿兄的大棒明明生的威猛帅气,你说现在阿兄的大棒厉害不厉害……有没有把妹妹你的小骚穴捅的很好看?”

    说话间白朗辰为了证明自己的大棒又帅气又威猛,大掌不由将少女裙裳下那双白玉似的长腿分得更开,腰部肌肉猛地绷紧之下使劲往深处冲的更深更沉。

    瞬间又粗长肿硬了好几分的大肉棒一跳一跳的激昂兴奋,随着劲腰耸动而越插越猛越捅越快,尽数撑开挤开那紧小湿软的嫩花褶皱后直当当兴冲冲地一往无前,圆润硕大的棱硬龟头碾过花心软肉挤向宫口小眼,直顶的花心并着宫口靡靡受惊妍妍绽放……

    白芙蕖只觉腿心深处芳径欲裂花心酥烂,快感来的一波泛着一波搞得她痛快极了也难捱极了。

    所有的空虚寂寞都满满当当地填充顶撞起来,粗硬滚烫的大东西着实是有劲凶狠,凸起的青筋虬结摩擦的又重又美,铃口又深又棱撞得她宫口轻开,还有两颗沉甸甸的大囊袋也跟不要命似的狠命在她娇软腿心拍打出“啪啪啪”的声响。

    灼热粗硬的龟头埋在深处的花宫里厮磨着顶送着,软弹娇嫩的宫壁被一寸一寸挤弄碾过,又痛又爽好生的酥软快慰当真让人不能自已。

    好棒好硬的大物当真撞得她肚皮凸起,唔……教人好美好浪,似一叶扁舟被滔天巨浪打的漂扬无踪,唔……撞得好重好快……撞得她浑身酥软快活,更是撞得她浑然飘飘欲仙起来……

    她勉力屏息紧紧吸住小腹,好让那圆硕粗硬的蘑菇头顶端在肆意抽送进出见不至于真的撞破了她的肚皮,唔……受不了了,又要喷水了……

    真的好爽……

    阿兄的大棒还真的是让人醉仙欲死呢……这才几下又就把她弄得高潮连连了……

    实在是太过爽利欢愉,沉浸在情欲浪潮中的白芙蕖咿咿呀呀地放声抽泣求饶,尽捡白朗辰爱听的话说:“唔……好阿兄轻些……是芙儿口不择言……阿兄的大棒不丑,不丑的……阿兄的大棒长得漂亮神奇,威武俊俏……好看的不得了,厉害的厉害的不得了……唔……阿兄的大棒要把芙儿的肚皮给捅坏了……啊啊啊……芙儿错了……啊,受不了了……阿兄救命……芙儿要死了……嗯……芙儿浑然飘飘然……阿兄……芙儿真的好快活……好喜欢……阿兄好厉害……阿兄的大棒也好厉害……”

    她如今说的还真的全都是毫不作伪的真心话,怪不得上辈子阿兄风流不羁的名声在外,当真生的一根粗硬大物好本钱,又耍的一身床上好功夫,还真的讨弄女子芳心尽付与君呢……

    泄身后娇躯痉挛的白芙蕖瘫软的一塌糊涂,只能勉强将自己光嫩柔软的身体与白朗辰健壮火热的雄躯严丝合缝地紧密贴合,将胸前那一对饱满高耸的玉乳往白朗辰坚硬若石的胸肌上挤压揉弄,情热欢愉之后尤其胀痛不已的雪嫩酥胸也需要被揉揉蹭蹭呢!

    唔……这胸肌也好硬……好结实……好喜欢……

    话说她这阿兄虽然厉害威猛,却是好不上道,就知道一味蛮横地往她腿心里面戳硬梆梆的大棒子,臭男人只顾着自己胯下大物爽利畅快了,也不晓得帮她揉揉乳儿摸摸臀儿,还真的是个自大傲慢的主儿……

    等日后勾的他食髓知味了,定要让他好好取悦她一番!

    都有些挥汗如雨的白朗辰浑然不知他的好妹妹心里作何寻思,他吐气厚沉如黄钟大吕,他不由爽的倒抽一口凉气:“好妹妹……终于承认阿兄的大棒长得好看了……唔……芙儿还真的又浪又美……怎么又喷水了,是想把阿兄给淹了不成……真的是个水多的要命的小妖精……阿兄好好疼你……好好疼疼我漂亮的跟个小仙女似的好妹子……”

    这骚气淫荡的二妹妹长得清纯跟个仙女似的,可偏偏这身子敏感浪荡似那勾魂的妖精一样,每次撞到那敏感的花宫小口时,嫩肉紧的跟金鲤啜水一般揉着过着,哆哆嗦嗦地吸得他龟头发麻发酥,其后缝里小口小口的咬着舔着个中销魂滋味端的是快感绵绵,又几近崩溃边缘……

    这便罢了,小妖精敏感的要命随便插插就又花汁肆意,这般接二连三的喷洒甘霖料他再坚挺若不倒金枪,也倒还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

    粗硬到快是强弩之末的大物被软嫩娇颤的媚肉缠的生紧,都被插成紧绷地几近透明的花口牢牢地吸附着缠绞着,还有春水迭迭润泽,唔……忍不了了,要射了……

    白朗辰重重地吸气吐气:“好妹妹……吸得好紧……好热……是想要了阿兄的魂儿不成……乖妹妹,乖芙儿,想不想尝尝阿兄浓郁的精水……好妹妹的小骚穴夹得这么紧,馋阿兄的精水馋的这么厉害,让乖妹妹尝尝也没什么不好的……阿兄这便把最好吃最宝贵的精水射给我的好妹妹吃……”

    就着一径丰沛黏腻的花汁,娇嫩敏感的花穴虽是缩得又紧又热,终究还是难以抵挡住那坚硬巨物“回光返照”的数十下凶猛重击,透明浅粉的花口被插得淫水肆意流溅,肥厚软嫩的花心被捅的酥烂战栗……

    神志涣散迷乱的白芙蕖浑身痉挛抖颤,不过还记得说话时要天真懵懂的招人疼:“阿兄的浓郁精水是什么?芙儿没有吃过这东西呢……精水是好吃的吗?好吃吗……芙儿要吃阿兄给的……阿兄这么疼芙儿,肯定给芙儿吃的是最宝贵的好东西……不过为什么要用射这个说法?阿兄把精水藏哪了……”

    话音未落,就有滚烫灼热的浓精一股脑对准她娇嫩的花壶激烈射击,烫的她口中娇喘不停通身爽利哆嗦,唔……又浓又多,好烫好热……她这个乖妹妹果然是吃到了阿兄好吃的精水呢!

    还不等白芙蕖媚眼迷离享受完幽幽的余韵欢愉,不消片刻白朗辰尚埋在花穴之中的那半硬长物竟又威猛肿胀生龙活虎起来,好阿兄和乖妹妹又是一轮没完没了的青龙闹海抵死缠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