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之羞耻度爆棚2(完结) - 分卷阅读12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好妹妹赶走了店家之女,那阿兄今夜又该同谁玩游戏呢午夜三更时分。

    外面还是淅沥沥的下着疾风绵雨,风声猎猎,还有雨水从屋檐落下滴答滴答作响,而心事重重的白芙蕖这会儿躺在床上夜深难寐辗转反侧。

    以往的这时候店家女儿总会悄悄敲开隔壁白朗辰的房门,投怀送抱红袖添香,也不知今日她是否还能进得了门上得了床?毕竟这可是关乎她的勾兄大计是否安然顺遂的进行下去……

    白日她假借游戏之名勾的白朗辰上床欢好缠绵,阿兄情热难耐缠着要了她许久许久,最后甚至弄得她力尽晕厥过去,最后她醒过来之时阿兄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她衣衫完好浑身酸痛地躺在自己的房间里。

    而她下午悠悠转醒时,白朗辰身边平素伺候的小厮便静候门外。

    听见她起床的动静后立马敲门,十分恭敬殷勤:“二小姐您醒了,少爷出外办事,特地命小的在门外等小姐起床,小姐可是腹中饥饿,小奴特地为小姐准备了饭菜充饥,还有热水沐浴……”

    小厮一改先前冷漠,殷勤备至地送来清淡精美白粥小菜以及一大桶热腾腾的还漂浮着玫瑰花瓣的洗澡水。虽然白朗辰安排的十分妥帖,可白芙蕖终究感觉摸不清楚这个男人的套路谋划。

    她心里虽然是对自己这副销魂蚀骨的名器身子骨自信满满。可她醒来后并没有第一眼就瞧见白朗辰陪在身边对她满目爱怜疼惜,白芙蕖终究还是害怕这男人太过风流太过无情,若是阿兄尝过了甜头便将她抛之脑后,那她对嫂嫂对继母的复仇计划岂不是要就此夭折?

    一个时辰前她便听到了白朗辰回房关门的动静,这人终究回来后没有第一时间来找她这个好妹妹。

    难道这厮吃干抹净就不想认账了吗?

    还是说当阿兄理智回笼之后觉得和亲妹的不伦畸恋应当就此中止?

    现在她难道就只能被动地等待着店家女儿来到,再看看她究竟是被喝退还是被迎入……

    若是被喝退,或许也只是因为白日她要的太多太狠,白朗辰已经没有精力体力了……

    若是被迎合,或许也只是因为白朗辰无法忍受自己对亲妹妹做出如此下流龌龊之事,特地想再寻个女人欢爱一番好彻底摆脱她的影响?

    所以说无论店家女儿被如何对待,都无法证明白朗辰对她的心思何如?那她究竟要如何才能彻底俘虏了这个好阿兄呢!

    等等,她似乎是想错了什么!

    等待,从来只会等来忧心忡忡的恐惧与神秘莫测的未来。

    与其浮想联翩,不如主动求证,主动创造将来。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上辈子的她懦弱可欺,这辈子她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白芙蕖相信白朗辰此刻也该同她一样辗转反侧深夜无眠。

    他身上已然背负了同血脉相连的妹妹背德交欢的重担,正该是爱欲交织坠落深渊之时。

    她现在更应该迎面而上。趁着白朗辰矛盾挣扎还未摆脱情欲束缚之际,用女儿家特有的“化骨柔”勾的他无力思索诱的她无力挣扎,就此沉沦其中堕落黑暗谷底,直至万劫不复之地!

    与其将主动权放在白朗辰手中,等待白朗辰对店家女儿的喝退或迎合,不如由她自己将一切牢牢地掌控在鼓掌之中。

    山不就我,那就我来就山。

    毕竟她,她白芙蕖可是白朗辰最天真无辜不知世事的嫡亲二妹妹,懵懂烂漫的小孩子不懂事又直白坦率,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值得被原谅的呢!

    这样一想,白芙蕖掀开织花薄被踩上脚踏。

    散着一头如瀑青丝穿着一身素绫亵衣,还赤着一双雪白玲珑的脚丫走到了隔壁房间,房间内还有着晦暗不明的烛火隔着纱窗摇曳出斜斜暗影。

    小姑娘软声细语地叫起门来,声音透着急迫热切:“阿兄,芙儿知道你还没睡……阿兄,你快给芙儿开门,快点快点……芙儿找你有事!有要事!你快给芙儿开门!”

    很快紧闭的房扉后就被打开了,白朗辰同样一身雪白亵衣,额发微湿身上还有氤氲的水汽似是刚刚沐浴过后,看见白芙蕖后他眸光低垂略显窘迫,压低声音问道:“芙儿怎么这么晚还不曾就寝,且小声些,切勿惊扰了其他客人……找阿兄有何要事?”

    白芙蕖哪里会有要事?她的要事就是进了白朗辰的屋子,躺了白朗辰的床铺,上了白朗辰这个男人,让他永永远远地痴迷她怜爱她舍不得她……

    “门口不方便的,我要进去说!”她小嘴一撅,不管不顾地推开白朗辰挡着门的高大身躯。

    莲步快速迈进屋里,小手拂开纱幔,最后大剌剌地坐在白朗辰刚换过崭新铺盖的大床上。

    她一脸阴谋得逞的娇俏模样看着转身关门走过来的白朗辰,不等皱眉的白朗辰说话,她就先行开口:“其实阿兄我没什么要事,我就是嫉妒,就是小心眼的……阿兄,我不管啊……你今个儿白天可是答应我不再和店家小姐姐玩游戏的嘛!我怕阿兄说话不算数,趁着芙儿睡着了偷偷和小姐姐玩游戏!”

    她看着有些生气的白朗辰驽了弩嘴,拽着他的衣襟摇了摇撒娇道:“阿兄不要生气嘛,芙儿不管,芙儿就得在这盯着看着,省的小姐姐又和前两天一样在夜里偷偷进门和阿兄玩耍……我的好阿兄只能最喜欢芙儿一个人的,只能和芙儿一个人玩耍玩游戏的……芙儿是小心眼小气鬼,我就你一个好阿兄,可你除了芙儿还有两个亲妹妹,现在又来了一个小姐姐分芙儿的阿兄……不要嘛,不要……”、

    不管白朗辰要如何对待店家女儿的投怀送抱,她都不会让投怀送抱的事情发生,哪怕事实真的如她最坏的打算,白朗辰多情到舍不得店家女儿那样的开放娇媚风骚入骨。

    可是有她这个“二妹妹”随时随地黏在身边,她不给店家女儿进门的机会,言不正名不顺的店家女儿哪里又能进得了房勾搭的了人呢?

    正说话间,此时门外又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似是推门抖觉门已上锁,惊诧下敲门声乍然响起,还有一个娇媚的声音轻道:“白公子,怎地今日未给小女子留门,公子可是歇下了?奴特来伺候公子就寝……”

    白芙蕖站起来垫脚凑到白朗辰的耳边,如兰芬芳的吐气低呓:“我就知道小姐姐又来了,她果然是想抢芙儿的好阿兄,不行……阿兄你快拒绝她嘛,我不要她和你一起玩游戏啦,你只能和芙儿一个人玩的……”

    白朗辰身躯高大,白芙蕖玲珑浮凸的小身子踮着脚咬耳朵都是十分艰难,她话音未落身子已经站立不稳,歪歪软到了白朗辰火热坚硬的怀里,白朗辰被芬芳柔软如温香如玉的小姑娘扑了满怀,又哪里瞧得上门外俗艳风骚的普通女子?

    他对着门外的女子声色俱厉:“不必了!夜深了,姑娘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就寝吧!鄙人就寝自己一人即可,尚不需要旁人伺候……姑娘家清白名声为重,还请回去吧!”

    言及至此,门外的店家女儿心知自己是攀不上这富贵公子做妾室通房了,向来识时务的她自然转身离开,心中暗忖还好之前也拿够了金子银子倒也不甚吃亏,而且这公子长相俊美大物粗长还真的有些舍不得呢!

    白朗辰看着怀中依偎着的小美人,眸光熟悉闪过一道同烛火一般晦暗不明的神采,他故作狐疑:“好妹妹,你既赶走了店家之女,不让你的店家小姐姐陪阿兄玩游戏?那阿兄今夜又要同谁一起玩耍才好度过这漫漫长夜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