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之羞耻度爆棚2(完结) - 分卷阅读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白芙蕖顾不得面上沾染的滚烫白灼,被呛到的她急忙站起身寻到一旁的痰盂,捂着胸口便是一阵恶心的干呕咳嗽。

    还拿了桌案上的一盏浓茶又漱了漱口,却还是觉得口中还残留着几分咸涩腥膻,唔,想吐……

    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白芙蕖抚着憋闷的胸口抬头才看到白朗辰一脸关切歉疚地站在身旁,微微倾身帮着她轻轻拍背缓解不适。

    她努着嘴生闷气,一把甩开了白朗辰的胳膊,自顾自地回到床边坐着,娇嗔含怒地别过脸不过瞧也跟着坐过来的白朗辰。

    白芙蕖心中冷笑道她这无情寡情的阿兄也会关心人吗?呵!上辈子不是对她的惨状充耳不闻嘛!

    然而面上还是低眉敛目,很是矫揉做作地轻道:“阿兄真的讨厌……芙儿好心帮阿兄洗洗大棒,阿兄却急不可耐地非要芙儿玩这什么吹箫的坏游戏,最后还把大物戳的那么深,差点戳到人家嗓子眼,差点呛坏芙儿了……还把那白白的烫烫的腥腥的东西弄到人家嘴里脸上……坏死了……那东西又涩又腥,唔……阿兄坏死了!”

    此时的白芙蕖清丽若仙的小脸晕红艳若桃李,因为眸眼低垂的关系浓密的长睫越发衬得卷翘轻盈,好似翩跹落在花瓣上的蝴蝶羽翼在眼睑下投下淡淡的阴影,美人宜室宜家,静若处子……

    而美人那氤氲着瑰丽桃红色的桃颊并着小巧的鼻尖下颔,都若有若无地沾染上了斑斑白灼,甚至还有额前几缕凌乱的青丝松松垂下,也因为沾上了白灼而黏在蝴蝶锁骨的凹陷处,越发衬得整个人似仙子下凡却被红尘烟火给玷污了一般……

    而这样的仙子是被他这红尘俗人所玷污的呢!由他一点一点地将这样纯净漂亮不谙世事的美人拉下山坳陡崖,他将带着他的好妹妹就此沉沦,沉沦……

    他用指腹轻轻擦去美人脸颊上因他带来的点点白痕,最后点上少女漂亮的鼻尖,语带连他自己都不知晓的宠溺怜惜:“芙儿好妹妹……是阿兄坏,是阿兄不好孟浪了莽撞了,把这难吃的精液不小心让妹妹入了口,当真是大大的不是!刚刚妹妹给阿兄洗大棒阿兄也是猴急了,不过阿兄也是想着与其用什么玫瑰花瓣水,不如用好妹妹香甜的口水来洗一洗不是更妙?阿兄的大棒沾了好妹妹的香津,便就是好妹妹一个人的所有物了,以后只让好妹妹一个人玩耍便是!”

    白芙蕖双手抱胸,她摇头地像只可爱的波浪鼓:“不听不听!芙儿也不是傻的,芙儿可算是瞧出来了,什么吹箫含笛花树弄雪的肯定都是伺候阿兄的大棒,让大棒快乐也就是让阿兄欢愉……阿兄自私,老是要芙儿陪你玩让你高兴欢乐的游戏,芙儿却是一点都不高兴欢喜……”

    她咬着唇儿闷闷不乐,还捂着脸不再去看白朗辰,她怯怯地道:“阿兄最爱花言巧语了,我也不能被阿兄的俊俏面相给欺骗了!阿兄说大棒只让芙儿一个人玩吗?那要说话算话,再不许让别人玩了!不过,坏阿兄怎么不玩些让芙儿也高兴欢喜的游戏,阿兄怎么不给芙儿亲亲小嘴揉揉奶儿,甚至也舔舔……嗯,也舔舔芙儿腿心那里,像芙儿给阿兄咬大棒一样,阿兄也给芙儿舔舔小逼好不好……”

    舔舔小逼?这怎么可以?他一介顶天立地的男儿硬汉,怎可做这等……这等自甘下贱之事?

    白朗辰从未想过自己堂堂候府世子要这样低眉顺眼地伺候女子,甚至为了取悦女子要帮其舔弄花户,真的要如此下作的委屈自己?这,似是……

    白芙蕖从慢慢张开的指缝瞧到沉默不语的白朗辰纠结矛盾的神情,竟然是在考虑思索,没有第一时间便摔门而出。

    看来她的魅力果然极好,好阿兄还真的有点沉迷爱慕于她了呢,向来以自我为中心的世子爷动摇了呢!不过还是不要催的太急太紧了,欲速则不达嘛!

    她歪头凑过去,轻轻啄上白朗辰微抿的唇角:“不过也不急了……芙儿也答应阿兄要陪你玩一夜的游戏了……那劳什子吹箫含笛做完了,那花树弄雪又是什么?这个好玩吗?花树是何物?什么又是雪呢,阿兄快说说这个游戏要怎么玩?芙儿好好奇啊,芙儿既然答应了,不管这个游戏再不舒服,哪怕还要喝大棒那难以下咽的腥气白水儿,芙儿也可以的!谁让芙儿最爱我的好阿兄呢!”

    白朗辰回神看着自己的小妹妹一脸的天真可爱娇羞可人。

    虽然生气了还是要主动讨好他,还记得他随口杜撰的游戏,纵然知晓这巧立名目的游戏是只让他一个人欢喜开怀,却仍然要坚持着陪他玩。甚至连再次吞咽下难吃的精液似也甘之如饴……

    他的小妹妹如此漂亮可人,小嫩逼也是生的得天独厚,不仅漂亮的粉嫩娇盈而且还花汁清香,想来尝一尝也是无甚所谓,到还隐隐有些期待了呢!

    别的女人自然是不能让他屈尊下作的,可他的小芙儿当然是与旁的女人不同……

    他捏捏白芙蕖嫣红的脸颊,笑道:“芙儿也是阿兄最爱的好妹妹……不过给芙儿揉揉奶儿,亲亲小嘴嘛,还有什么舔舔小逼而已,阿兄也想让好妹妹开心欢喜,自然日后有的是时候陪阿妹玩耍!不过到时候阿妹可不许哭着嫌阿兄下口太重了,就跟白天一样说什么不要了不要了哦……现在芙儿好奇,那我们先开始玩花树弄雪咯!”

    说着他的大掌已经慢条斯理地解开了白芙蕖雪白的亵衣系带,拉下了桃红的兜儿绳子,双手包着那袒露跳动的两只肥美硕乳,他低低轻笑出声:“何谓弄雪?便是玩弄好妹妹胸口那两只跟嫩雪儿一样的大奶儿,好妹妹不是想要被揉揉奶儿嘛,咱们玩花树弄雪之前给好妹妹揉揉乳儿恰是正好!下次好阿兄再给我的好芙儿吃吃奶儿,舔舔奶尖儿,让好妹妹爽的不行可好?”

    白朗辰五指成爪将那弹性十足的白嫩乳儿不住揉搓,轻拢慢捻如弹奏古筝一般将滑腻酥润的乳肉玩弄的煞是尽兴,将小美人胸前那一对绵软高耸的乳儿揉的白肉乱颤肿胀难忍,甚至顶端的粉樱果也跟着红肿挺翘硬如石子。

    白芙蕖不禁呻吟出一声带着浓醇鼻息的呓语:“唔……好阿兄……唔……你说了何谓弄雪?那花树呢!花树便是阿兄的大手吗?这也不是非常形象生动啊,难道花树弄雪就如此简单吗?”

    听着小美人细细娇娇的喘息,男人修长健硕的臂膀将白芙蕖抱起让她赤裸的雪背靠在床柱前的大靠枕之间。

    然后白朗辰便将胯下的红紫大棒重新放了出来,大物虽刚刚纾解后可是复又茁壮挺立虎虎生威,他拉着白芙蕖的青葱小手让她捧着胸前沉甸甸的乳儿使劲往中间并拢。

    低哑的嗓音不复清冷,反而透着浓浓的热烈浓情:“好妹妹可要将奶儿捧的更紧更紧些!至于花树嘛!自然是阿兄红彤彤的好大棒啦!这大棒生的粗壮有余尚有青筋盘根错节,不是像极了大树吗?花字本是取巧,不过刚刚被好妹妹用什么玫瑰桂花好生清洗一番,这花树之名反而越发的名正言顺了!”

    他扶着红紫的粗硕肉棒跃跃欲试,摆弄几下看准位置便从下往上将大棒倏地顶进了那丰满奶儿之间深不见底的乳沟之中,白朗辰只觉那白花花的乳肉细腻柔软就跟入口即化的嫩豆腐似的,狰狞赤红的大棒陷入雪玉其中,爽利舒爽的惊人!

    “好妹妹……你看你的小手抬着这肥美圆润的大乳儿竟如此艰难,还是阿兄帮你拿着吧……”男人说话时,火热的大掌覆上白芙蕖的小手将肥嫩雪腻的大乳儿往中间推的更加厉害,饱满丰盈的奶肉被包圆揉的变了形状甚至溢出了指缝。

    同时白朗辰劲腰一挺,让自己那凶光毕露的粗壮大物一上一下地在那酥软肥乳里快速摩擦抽查起来,因着大物先前被涎水滋润又有精水流泻,柔软弹性的奶肉沾了柱身的水泽粘腻,更是滑溜溜嫩生生地携裹住这昂扬怒挺的硬物。

    前后挪移穿插的过程中极是凶狠迅速的贲凸拍打,圆棱的龟头在巨大的冲击中只觉润润滑滑地越发畅快淋漓,让男人顿觉畅美欢畅,那夹在嫩乳间的大棒更是爽的足足又胀大了两圈。

    男人不禁呼出一口浊气,低磁的嗓音:“好妹妹,阿兄这大花树也没有将妹妹的雪乳弄得很漂亮很舒服呢!”

    他下身耸动的动作似捣蒜一把,更是一下比一下来的更快更猛,不仅又滚烫灼热的温度烫的她乳儿麻痒瑟瑟,还有那粗硬茎身上虬结吐气的青筋一跳一跳地着重重刮蹭着美人的娇嫩乳肉,快速摩挲带来的热流与疼痛简直让白芙蕖无所适从。

    还有两颗皱巴巴的大囊袋还时不时的击打垂铺在她乳峰下缘,以及那卷曲粗硬的黑色耻毛湿漉漉的挠着她的肌肤,唔……痒痒的,受不了了……

    各种奇奇怪怪的感受在胸前位置弥漫蒸腾,层层叠叠的快感席卷全身,粗硬凶狠的冲撞不仅撞的她奶儿花枝乱颤最后的激烈插弄甚至弄得她身子一耸一耸的,竟是像被大棒操弄嫩穴儿一般让人咿咿呀呀的呻吟起来:“唔……阿兄好棒……大花树也好棒……”

    哼哼唧唧的小美人越发觉得胸乳饱胀难忍,奶尖儿更似即将绽放的花朵一般含苞挺立酥麻不已,这样的操弄肥乳反而让她情热难捱,下身泛着难以启齿的湿濡酥痒,两条白玉似的腿儿忍不住夹紧摩挲起来……

    衣衫半裸的美人,无辜娇羞的表情,咿咿呀呀的喊叫,白朗辰顿觉精力充沛威猛有力,两只大掌将手中那无法一手掌握的肥乳捏的形状变幻淫糜。

    劲瘦的腰身更是耸动的飞快凌厉,小美人不管是哪里都让他顿觉销魂蚀骨的享受简直是让人爱极了想极了,这肏乳儿的快感竟丝毫不比操弄嫩穴来的差劲,大物兴奋的可爱,他在一片酥华香脂之中拱来拱去冲撞的彻底完全。

    最后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似乎就连两颗沉甸甸的囊袋也要塞进两只乳儿紧紧挨挤着的沟里一样,啪嗒啪嗒作响,偶尔还有圆润冒水的棱硬龟头都顶上了美人好看的下颔……

    楚凝香恨恨地打了自家老公好几拳:“嗯……你坏死了……你要……什么口交,乳交人家都依你了,干嘛又要把那臭哄哄的精液往人家嘴里弄,唔……好恶心啊,呕……又要吐了……”

    霍甚笙看着老婆对着痰盂干呕了半天却什么也吐不出来的难受样儿也心疼的不行,他递过来一杯热腾腾的白开水:“怪我怪我……之前让你口的时候不是太激动了没有来得及拔出来嘛……不过老婆大人,之前用你的奶儿操弄的时候我最后可是乖乖的,没有把精液往你嘴里射啊,不过就是射到你白花花的奶子上,让白花花更白花花而已嘛!”

    他委屈极了:“谁想到你不过是闻到味道就又恶心的想吐了……对不起了,不过,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又是同意口交又是同意乳交的,老公我真的是受宠若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不过虽然我喜欢,但是也不能经常这样,亲亲老婆这样恶心反胃我很心疼呢,以后还是不要了!”

    楚凝香接过白水喝了一口缓缓胃里的不适,指使霍甚笙去一旁的卫生间里:“哼,油嘴滑舌,你刚刚不是爽的欲罢不能吗!老公你去把洗手台边放着的那个东西拿过来让我看看……”

    霍甚笙乖乖听话,他拿着那奇奇怪怪的长方体不明就里,翻来覆去的像研究一下:“老婆大人,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上面有两条杠……这什么意思啊……”

    楚凝香听见两条杠喜不自禁,她摸了摸还是平坦的肚皮一脸的母爱泛滥,嘴角的笑意止也止不住:“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主动帮你口,帮你乳……不过是怕你欲求不满夜里缠着我翻来覆去的,我怕你这个坏东西没遮没拦不管不顾的,再把我的宝宝给弄伤了……”

    她白了一眼还在云里雾里发着懵的老公,只好提示的更明显一些:“之前生理期没有来,还有点恶心想吐,我还不太确定呢!上午我用行李箱夹缝里藏着的那根验孕棒验了一下,还没等出来结果你就猴急的叫我来玩小白莲的角色扮演,为了宝宝的安稳我只能便宜你来搞什么口啊,乳的……喂,老公!前三个月你不许再对我动手动脚了啊!我可要在小岛上好好安胎的,暂时就不陪你玩什么角色扮演了啊!”

    “宝宝?生理期?想吐?验孕棒?”霍甚笙懵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想抱起老婆转上好几圈又怕老婆发晕想吐,他把耳朵贴在楚凝香的肚子上想听一听:“哇,我当爸爸了……我有宝宝了!宝宝有没有听到爸爸的声音?啊,老婆我们有爱的结晶了,有宝宝了!”

    兴奋了五分钟突然想到了什么很是怅然若失的新任爸爸哀怨地说道:“唉,宝宝啊,你看爸爸为了你都要吃素好久了,唔……老婆等生完宝宝咱们可以再继续白芙蕖的故事啊,我还想等着你花样百出勾引我呢!嗯,不对,三个月后是不是也可以稍微让我吃点肉解解荤腥啊……”

    楚凝香气的揪起了老公的耳朵,嗔怒道:“大色狼,你满脑子都是什么黄色废料!不许再和宝宝说什么色色的混账话呢!虽然现在宝宝还没成型什么都听不到!你呀,都要当爸爸了还没个正形!暂时剥夺你和我的角色扮演权利,杜绝一切淫秽思想!哼!霍爸爸,你还是先好好伺候我们娘俩再说!”

    全文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