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欲横流(短篇肉文合集) - 分卷阅读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菊穴。

    “水流得可真多,你下面湿的跟潮吹似的……”安德鲁的手托着阿芙拉的屁股,手指滑过指缝,隔着内裤在发痒的花穴穴口边揉搓着敏感的臀肉。

    阿芙拉用双手讨好似的勾着安德鲁的脖颈,手指指腹轻轻的骚弄着安德鲁脖子上敏感的肌肤。而阿芙拉却又面色通红,耻于睁眼看着安德鲁这个男人压在身上为非作歹,自己却下意识主动的迎合他的动作。

    “哈啊……好、好痒……”阿芙拉被撩拨的实在难受,她的花穴早已湿得不行,花穴内分泌出的透明液体浸透了内裤。

    “阿芙拉,你总不能让我帮你解决所有的事情吧?”安德鲁扬了下眉毛,他用自己的手按住阿芙拉的手隔着内裤覆上了花穴穴口的阴蒂,以生涩的手法一下一下套弄着阴蒂与阴唇。

    “呜……帮我……”阿芙拉的情绪几乎被崩成一条拉扯到形变的钢丝,即将崩溃,她难耐的晃了下处在发情期的粉扑扑的屁股,这种如同动物界的母猴子朝公猴子求欢的羞耻动作在清醒时阿芙拉是绝无做出来的可能。

    然而阿芙拉的请求被安德鲁忽视,安德鲁拽着她的手伸进她汗涔涔的内裤,触到微硬的耻毛,修长的手指埋在浓密的耻毛里,指腹刮蹭着花穴穴口的媚肉。

    “哈啊~~啊——!”在与花穴穴口的媚肉直接接触的那一刹那快感遍没过头顶,阿芙拉在安德鲁的引导下生涩的套弄着阴蒂,而安德鲁则一边欣赏阿芙拉自慰的姿态,一边揉捏玩弄着她浑圆饱满的臀瓣。

    阿芙拉似乎完全忘记了安德鲁的存在,自顾的爱抚花穴穴口的阴蒂,双腿紧紧盘在对方脖子上,她看不见自己乱糟糟的下身,慌乱的爱抚着阴蒂,感觉花穴穴口分泌出淫靡的汁水使得她的手上黏糊糊的,阴蒂的神经末梢传来酥酥麻麻的快感,羞耻之心也越过情欲占据主导。

    然而阿芙拉还是重复着单一的动作,闭着眼睛把头抵在枕头上,整个身体尽可能的蜷缩起来,时而因快感忍不住的颤抖。

    阿芙拉的花穴穴口阴蒂的胀痛感愈发强烈,安德鲁强行按住她的手,用她的手摩擦爱抚阴唇和阴蒂,透明的淫液沾染在手指上。

    “别……我自己来……”阿芙拉快要发疯,在安德鲁的帮助下自慰这种事情简直太过羞耻,她的脚趾痉挛着,粉色蕾丝内裤还半挂在腿间。

    “你连自慰都很少做过吧,阿芙拉。”安德鲁的手掌包裹住阿芙拉的阴唇,另一只手则牢牢抓住阿芙拉的双手以防止她反抗。

    安德鲁用手指坏心眼的扣挖着粉嫩的阴蒂,紧接着用娴熟的动作爱抚着阴蒂,“这么粉嫩……一看这里就很少用过。”

    “滚……”阿芙拉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双手无谓的挣扎了两下,她和安德鲁的力量差距悬殊,如今手腕上已经被安德鲁捏出一圈红痕,而花穴穴口的阴蒂处源源不断传来的快感几乎要将她淹没,麻痹了全身乃至大脑。

    阿芙拉感觉到花穴甬道一阵抽搐,高潮的欲望涌上来,安德鲁总归没有恶劣到突然松开爱抚着她的阴蒂的手的地步。

    “啊哈~~”阿芙拉呻吟了一声,一股淫水从花穴深处涌出,沿着甬道流出,最终滴落在安德鲁手里。

    安德鲁的手指间沾染了粘稠的淫液,他把手伸到阿芙拉眼前,带着荷尔蒙气息的一股骚味钻入鼻腔,湿哒哒的液体掉在脸上。

    “你的蜜液的味道好浓啊,自己尝尝。”安德鲁不是商量的语气,他用两根手指抵住阿芙拉的唇瓣撬开牙关探进去,挑逗舌尖,他的手指被阿芙拉温热的口腔包裹住。

    阿芙拉下意识的用她那湿软的舌头吮吸安德鲁伸入她口中的沾满精液的手指,她眼神迷离的舔着安德鲁的手指,活像一只讨好主人的家猫,安德鲁心中一动把手指插入阿芙拉的发丝,爱抚她的头发。

    阿芙拉的腿被折到胸口,安德鲁用指尖轻碰阿芙拉花穴穴口敏感的嫩肉,那上面布满了敏感的神经,阿芙拉被刺激的浑身一抖,含住手指的嘴唇微微分开,红肿的嘴唇被蹭上白浊。

    安德鲁冷着脸用手指压住阿芙拉舌根柔软的舌苔摩挲,又揪着舌尖看着阿芙拉失神的舔弄手指间自己的淫液。

    安德鲁玩够了就把手指抽出来,混合着精液和涎水的半透明液体在手指间拉扯出几条银丝,反射着淋漓的水光。

    安德鲁把手指递到阿芙拉的眼前,手指张开,银丝断了线一般滴落到阿芙拉的眼睑上,安德鲁饶有兴致的在阿芙拉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做的还不错,小女奴。”

    贵族大小姐沦为女奴4(三根手指扩张紧致的花穴甬道/表面附着软刺的粗大按摩棒抽插花穴,把花穴内的媚肉操至烂熟)

    安德鲁把手伸到阿芙拉屁股后面,用温热的手指指腹搓着花穴穴口沾着汁液的媚肉,穴口翁张,吐出透明的淫水全部都沾到了他的手掌心。

    安德鲁从床头柜拿出来一根足足有成年男子手臂粗细的黑色按摩棒,按摩棒的表皮附着着软刺,十分适合用来调情。阿芙拉浑圆的屁股半悬在空中,被安德鲁沾着淫水的手掌心拖住,一根冰冰凉凉的粗长按摩棒抵在花穴穴口,按摩棒上附着的软刺勾着嫩红的媚肉,透明的淫水粘上按摩棒的柱身,安德鲁将冰冷的按摩棒抵在穴口使劲抽插了几下,但就是插不进去。

    “这么紧吗?”安德鲁掰开阿芙拉的屁股,媚肉露出,他伸出手将两根手指粗暴的捅了进去,手指上裹着粘稠的精液充当润滑剂,破开甬道,挤开紧致的穴肉。

    “啊哈——!”下身被突然入侵带来奇异的麻痒感,阿芙拉的头微微的后仰,大脑充血思维放空,她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

    两根手指在甬道里翻搅,安德鲁很快的捅进去了第三根手指,撑开肉壁,指甲抠挖着敏感的穴肉。

    “啊哈~~快……快点!”阿芙拉被撩拨到了极限,花穴贪婪的咬住三根修长的手指,亲吻着安德鲁的手。

    “这么想挨操吗?果然是发情期的omega,还以为你有多清高呢……”安德鲁揶揄的嘲笑一声,三根手指撑开一个缝隙,淫水顺着指缝淌出去。

    安德鲁把手指从阿芙拉的花穴抽出来后,他将手指沾染的淫水涂抹在黑色按摩棒的软刺上,然后将润滑过后的按摩棒抵在阿芙拉的花穴穴口,大力的一捅而入。

    “啊哈~~啊哈~~唔啊~~”按摩棒被插进花穴的一瞬间,阿芙拉的小腿肚因花穴内涌出的强烈的快感一阵抽搐,脸也涨得通红,手臂也无力的在空中挥动挣扎了几下。

    阿芙拉试探着挪了一下臀部,却被安德鲁用巴掌在她的臀肉上拍了好几下,清脆的响声回响在地下室里,白嫩的臀肉上瞬间印上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