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欲横流(短篇肉文合集) - 分卷阅读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几个红色的指痕。

    安德鲁把按摩棒抵到最深处,软刺拨开穴肉,触摸着手指无法到达的隐秘的g点,他把阿芙拉屁股蛋子上软绵的臀肉捏成各种形状,使得花穴甬道更加紧密的贴合着冰冷的机械。

    “好凉……”阿芙拉颤抖着嘴唇说出这句话,高温的肉穴被捅入冰冷粗大的按摩棒,却没有任何排斥的意思,反而用温热的穴肉紧紧的绞着按摩棒。

    也不知道安德鲁按下了哪个开关,软刺突然开始活动,用力拨开厚厚的肉层,搅动花穴甬道内的淫水发出淫靡的水渍声。

    “啊哈~~唔啊——!”阿芙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按摩棒以极高的频率在花穴里嗡嗡震动着,绞得花穴内的汁水飞溅,不知道是哪根软刺正正好好的顶在敏感的g点,软刺时不时摩擦那一点,她的花穴猛地收缩,紧致的甬道绞得按摩棒难以顺利的抽插。

    “这种东西也要夹的那么紧吗?”安德鲁似乎有些不爽,突然手上发力,把按摩棒顶到花穴内更深的位置。

    阿芙拉正处在发情期本就分泌过多的淫水沾满臀部,春光淫靡,两座臀丘水光淋漓,在安德鲁的指缝间打滑几欲溜出去,安德鲁发狠加大手上的力度,把两片臀肉向中间挤压。

    “别……不要……”阿芙拉几乎是在乞求,尊严被扔在地上碾碎,她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用手勾着安德鲁的脖子,却恶作剧一般用指尖抠挖着他颈侧的皮肤。

    “喂喂——!我的小女奴,你可别被按摩棒这种见鬼的东西给操松了……”安德鲁完全没去管阿芙拉犯上作乱的手,阿芙拉的花穴本就湿得不行,淫水横流,现在因为身体扭曲的姿势,花穴内分泌出的淫水流经阴唇,在小腹上留下一串淫靡的水痕。

    阿芙拉的花穴下意识的吞吐着按摩棒,原本冰冷的机械已被被穴肉摩擦得温热。安德鲁转动着按摩棒,按摩棒细致的光临了花穴内每一个细小的角落,几乎把花穴内的媚肉操至烂熟。

    安德鲁尽情的欣赏着阿芙拉大开双腿,下身含着机械,摇尾乞怜的淫荡模样。

    “太色情了。”安德鲁俯下身在阿芙拉耳边呓语。

    “别、别玩了……”阿芙拉喘着粗气,她的小腹痉挛着,花穴甬道内汁水汩汩不断的分泌着,一片淫靡的春色,穴口已经变得红肿不堪,而按摩棒还在不知疲倦的顶弄着,抵在花穴深处的g点小幅度的震动着。

    此时此刻,阿芙拉的手被安德鲁交叠着按在身上,她全身上下的肌肤都泛起一层粉红色,她的双眸里隐约凝聚了一些生理泪水,变成迷蒙的水雾浮在眼前,眼眶看起来也红红的。

    贵族大小姐沦为女奴5(“我怀疑你那家伙不好用,你不会是阳痿吧?”/挑衅主人被主人的大肉棒狠狠的肏弄到高潮)

    “啊哈~~”阿芙拉张了张嘴,她想要安德鲁用他的大肉棒亲自肏她,而不是什么按摩棒,但是她却又羞于开口,在按摩棒的刺激下只能吐出破碎的音节。

    欲望与羞耻感交融,自尊心和原始欲望纠葛,最后的结果就是阿芙拉绝望的阖上眼睛,在安德鲁嘲弄的眼神中用嘶哑的嗓音小声说了一句:“用大肉棒肏我……狠狠的肏我、啊哈~~”

    “什么?大声点,我没听清楚呢~”安德鲁坏心眼的装作没听见,实际上整间屋子除了屁股里的水渍声和按摩棒的震动声以外再没有别的噪音。

    “啊哈——!”安德鲁旋转了一圈花穴内湿哒哒的按摩棒,只听见阿芙拉的呼吸一滞,嘴里溢出的呻吟声提高了一个音调。

    半晌阿芙拉睁开眼睛,用泛红的黑色双眸死死盯着他,眼底酝酿的是如浆的怒意,一下一下剜着安德鲁。

    安德鲁毫不怀疑如果阿芙拉此刻目光能够杀人,阿芙拉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不过当然了,他不会给阿芙拉这个机会,他把按摩棒顶在阿芙拉花穴内更深的地方,更加粗暴的抽插着,却绝对不肯用自己胯下的那根已经硬得不行的大家伙亲自上了阿芙拉。

    安德鲁看着阿芙拉强撑着绯红的眼皮,止不住发抖的身体,阿芙拉咬着牙朝他说了一句:“安、安德鲁,我怀疑你那玩意不好用……你不会是阳痿吧?”

    安德鲁握住按摩棒抽插的手僵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不得不承认阿芙拉的激将法很有作用,他此刻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按着阿芙拉把这个胆大妄为到胆敢挑衅他的小女奴干到下面那两张贪吃的小嘴合都合不上!

    而安德鲁也确实这样做了,却没有露出半点内心汹涌的怒意,只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安德鲁粗鲁的伸手将按摩棒从阿芙拉的花穴中拔出来,发出类似于瓶塞离开瓶口的“啵”的脆响,不出意外的看见阿芙拉的身子因为羞耻而抖了一下,脸也变得通红,红色甚至于蔓延到了耳后根。

    安德鲁脱了裤子,一根形状可观的肉棒弹了出来,粗大滚烫的肉棒抵在阿芙拉早已经变得汁水淋漓的穴口,穴口抽搐似的缩了两下,分泌出来的透明淫水淌在肉棒上。

    安德鲁硕大的龟头刮蹭着一片狼藉的花穴穴口的嫩肉,玩够了之后没有丝毫预兆的整根没入,粗大的柱身如利刃破开穴肉,碾平褶皱,直达花穴深处的g点,甚至于插到了子宫口,这是按摩棒无法企及的深度。

    “嗯啊~~啊哈~~……太、太深了……啊——!”阿芙拉胡乱的摇着头,安德鲁肉棒的滚烫温度是冰冷的按摩棒所无法比拟的,花穴内的媚肉讨好的裹住肉棒,描摹出肉棒的形状,甚至包括每一根凸起的青筋。

    安德鲁的肉棒在阿芙拉紧致的花穴甬道内整整肿胀了一圈,龟头在敏感的g点细细研磨,囊袋两颗肉球拍打在阿芙拉的屁股蛋子上,发出淫靡的啪啪啪的声音。

    安德鲁把阿芙拉侧过身来,半身靠在柔软的床铺上,一条腿架在肩上,另一条腿则被安德鲁支在床上的腿岔开,露出汁水横流的淫靡的花穴穴口。

    这个角度他恰好能看见阿芙拉的侧脸和泛红的耳垂,性器在花穴内研磨转了半个圈,最后恰好把龟头顶在g点上,刮蹭着最为敏感的那一点。

    “呜——!”安德鲁俯身含住阿芙拉左耳小巧的耳垂,舌尖舔着布满神经的末端,温热的唇瓣轻触耳廓,惹得阿芙拉的嘴里溢出一声娇喘。

    阿芙拉已经无力抗拒安德鲁的猛烈攻势,她几乎被勾了神智,半蜷着身体,埋在体内的肉棒却突然再次开始了抽插,大开大合的操弄紧致的花穴。

    “我肏得你爽不爽?”安德鲁一边朝他的小女奴阿芙拉提着羞耻的问题,一边用他的大肉棒如同打桩机一样抽插着花穴,毫不留情的碾着g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